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穿成炮灰家族里的赘婿 > 第二十九章 【拜师】

第二十九章 【拜师】

作者:东道 返回目录

高岩离开后,其他监考官,也都纷纷效仿,写出自己的监考单。


毕竟只是炼丹士的考核。


只要魂力达标了,后面的考核测试基本就是走个过场。


洛鸣也如愿以偿地得到了炼丹士的丹徽,以及一个凡级下品的炼丹炉。


宋义也将高岩留下的三十几个药方交给洛鸣,并且把自己的一些炼丹心得一起给了洛鸣。


因为这是洛鸣入门的第一天。


宋义知道,洛鸣在此之前,对炼丹是一窍不通的。所以需要大量的理论作为基础。


好在洛鸣的真实修为是炼气境第四层,到了这个修为,记忆的储存量超乎常人,一夜时间背下自己给他的炼丹心得,并不算什么问题。


不过,宋义还有一点,需要确认。


待其他监考官都离开后。


宋义又再次把洛鸣带到试灵台前。


他料想刚才的测试结果,是因为朴老道给洛鸣开小灶的时候,不小心弄巧成拙,才导致的故障。


于是把洛鸣带来。


“再试一次,方才那次失灵,想来应该是因为你的特殊体质的原因。而我......虽然可以看穿你的修为,但魂力这种存在,很难判断具体数值,所以便再来一次。来,把手放上去。”


宋义一边说着,一边催促着洛鸣把手放上试灵台。


洛鸣先前已经从朴老道那里知道了999魂力值代表着什么。


这魂力值,也算是评定炼丹师星级的一个标准。


比如炼丹士的魂力标准为100以上。


根据初始魂力值,给炼丹士分为甲乙丙丁四级,甲级最优。


一般只要达到200点魂力值,便算是甲级。


而成为一名一星炼丹师,也是需要魂力达到100以上,并且成功炼制出一星丹药。


而后,根据炼丹师目前所能炼制最高丹药品级,来定自身等级。


能炼制普通一星丹药,为一星丁级。


炼制初级一星丹药,为一星丙级。


炼制中级一星丹药,为一星乙级。


炼制高级一星丹药,为一星甲级。


一直到能够成功炼制出二星丹药,并且魂力达到500之后,才能晋级为二星炼丹师。


像宋义和高岩这两位一星甲级炼丹师,便是魂力达标了,但还没有成功炼出二星丹药。


此外三星炼丹师,便是炼出三星丹药,并且魂力达到1000。


就像昨晚见到的左枫左大师。


左大师也是魂力达标了,所以才一直在收集三星丹药的药材,企图突破到三星。


而左大师都没有看出洛鸣的修为。


说明自己的魂力值,比那左大师还要高得多。


想着,洛鸣便把手重新放到试灵台上。


在宋义期待的目光中,悬浮在空中的试灵石,顿时亮起光芒。


其上代表魂力的纹路,开始向上升涨。


然而这次,洛鸣并没有任由它长到最高,而是在其上升到大概十分之二的位置时,将手松开。


等它进入统计画面后,才又放回去。


宋义与朴老道和两个徒弟的目光,一直盯着试灵石,所以没有察觉到洛鸣这的小动作。


只是看到那试灵石上,浮现出的魂力值为:二一三。


“二一三吗.......”


看着这个数值,宋义的眼中不由露出一丝失望,随后又转头问了一旁的朴老道:“朴老,那韩丘的魂力值是多少?”


朴老道摇了摇头,道:“不多不少,二五零。”


“二五零.......哎,刚才我就不应该一时脑袋发热,答应那厮。”


说着,宋义看了洛鸣一眼,挤出笑来,道:“不必担心,你的初始魂力并不低。日后的成就无可限量,我既答应了那位前辈,自然会对你倾囊相授。”


听到这里,洛鸣知道该拜师了。


随即跪了下来,行了这个世界的拜师礼。


宋义将其搀扶起来,并将一个玉葫芦送到洛鸣手上。


“从今日起,你便是我玉葫门的二代弟子。我们玉葫门本是中州一大炼丹大派,门下弟子遍布苍龙国。皆以此玉葫为信物,你收好。”


洛鸣将玉葫芦拿在手上看了一眼,就见那玉葫芦上刻了一个“夜”字,里面似乎放着什么东西。


“这夜字,便是我们玉葫门祖师爷的姓氏。玉葫芦之中,存放着的是一枚玉钱。当年祖师爷是个落魄炼药师,餐风露宿在中州的街头,幸得一名贵人,赠与一枚玉钱。祖师爷便是凭借这一枚玉钱,才在中州立足,苦学炼丹术,继而创立玉葫门。所以,我们玉葫门的信物之中,都会有一枚玉钱。”


听着师父讲玉葫芦典故,洛鸣点了点头。


不知为何,这个故事听起来,为何那么像有钱人施舍乞丐的故事?


正想着,宋义突然问道:“洛鸣,你可知此典故中,悟出什么来?”


面对师父突然的发问,洛鸣先是一愣,心说,这分明就是一个乞丐出门遇故人的典故。


还有啥可悟的?


但师父发问,洛鸣也不好不答。


随即侃侃而谈道:“此典故是在告诉我们,若非那一枚玉钱,可能就没有我们玉葫门了,所以玉葫门的弟子,绝不能忘恩负义。”


听了洛鸣的见解,宋义却是挑了挑眉,道:“狗屁!”


洛鸣:“???”


师父摇了摇头,道:“这个典故是在告诉弟子们,炼药的都饿死了,只能靠他人施舍度日。唯有没日没夜的炼丹,方能出人头地。”


“呃.......这.......弟,弟子,弟子悟了。”


“悟了便好,你先回去吧。你既有俗事缠身,我也不强求你与我一同回观了。不过,从今往后,每日午时,你必须到城外玉葫观来,为师亲自教你炼丹。”


“是,谢师傅谅解。”


·


天色渐晚。


洛鸣回到秋府。


在路过主院时,发现秋策一家正在设宴。而招待之人,竟是秦烈。


秦烈居然愿意来秋府?


想来,应该是沾了“王鸣”的光。


但看那大厅之中,秋挽棠正站在一旁,脸色阴翳。


反倒是秋策的大儿子秋蕴,坐在秦烈身边。


看起来,秋蕴和秦烈两人,交谈甚欢。


这两人能聊到一块,倒也不奇怪。


毕竟秋蕴本来就在城主府做事,那秦烈与城主叶三千的关系匪浅,因此秋蕴能和秦烈说上话。


秦烈此次前来,自然是来谈生意之事。


不过,想来希望也不大。


从那天晚上,秦烈对韩陆的态度来看,生意的事情,基本是板子上钉钉了。洛鸣就算有心想帮秋挽棠一把,恐怕很难说动秦烈。


秦烈再想巴结自己,但他终究是李家的使者。


韩家与李家有生意往来,其中关系错综复杂,秦烈也不敢轻易拿拍卖会的生意来给洛鸣献殷勤。


想着,洛鸣最后看了秋挽棠一眼,随后向着自家院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