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诡异版综漫 > 第五十二章 逮捕

第五十二章 逮捕

作者:牛排糊了 返回目录

“初步鉴定,死者身上除了陈旧的伤疤,并无明显外伤,只有一些被殴打过的痕迹,但不致命。死亡原因很可能是……”


高木突然迟疑了。


“是什么?”


目暮警官追问道。


“是心脏衰竭……”


高木警官咬了咬牙道。


“什么!?”


目暮警官顿时目瞪口呆,他没到居然会遇到这种情况。


“目暮警官,我可以说一句吗?”


勾鸣突然开口道。


“勾鸣同学,你有什么想说的?”


目暮警官表情显得有些不满,警方办案,一个外行高中生围观不说,还想发表意见,以为自己是名侦探吗!?


如果不是勾鸣也与这起案件相关联,目暮警官早就把他轰出去了。


“在我发现了神宫寺成美秘密之后,她甚至想要下药迷晕我,将我也拘禁起来。我趁她不注意将放了迷药的红茶吐在手帕上,才逃过一劫,并假装昏迷,发现她将比良坂龙二囚禁在地下室内……”


目暮警官看了高木一眼。


高木立刻点点头。


“客厅里有一杯红茶,地下室发现了沾染茶渍的手帕,已经拿回去鉴定了。”


勾鸣继续说道。


“我想说的是,我在地下室见到过比良坂龙二,他全身的伤疤惨目忍睹,很显然这五年来,神宫寺成美一直在反复虐待他。”


目暮警官立刻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


“你是说,比良坂龙二因为遭受长期虐待,最终导致了器官衰竭吗?”


勾鸣耸了耸肩。


“这恐怕是最合理的解释了。”


目暮警官摸了摸下巴。


“你说的虽然很有道理,但我们还是不能妄下结论,高木,你立刻向上级请示,我要申请对死者进行尸检。”


霓虹,无论是法医数量还是尸检率,几乎可以说处于发达国家末流。


因此尸检在霓虹属于稀缺资源,必须要经过上级批准。


“是!”


高木立刻敬了个礼。


“对了,嫌犯呢?”


“嫌犯已经被逮捕,应该马上就快上来了。”


正说着,一位气质干练的短发美女警官押解着神宫寺成美从别墅内出来了。


只是勾鸣发现神宫寺成美的状态实在算不上好。


她不仅精神萎靡不振,眼睛无神,从众人身旁经过时,勾鸣甚至闻到一股淡淡的排泄物气味从她身上传出来,而且她的睡衣下摆也几乎全湿了,俨然一副受到了极度惊吓的表现。


勾鸣脸上露出一丝了然的神色,不用问也知道是谁干的了。


目暮警官却只以为她是罪行败露,内心惊慌导致的,并没有发现她的异样。


“押她回警署!”


目暮警官大手一挥,立刻有两名女警将带着手铐的神宫寺成美架着上了警车。


这时目暮警官又转过身来,拍了拍勾鸣的肩膀。


“对不起了,勾鸣同学。这次的案情有些严重,所以我必须带你一起回警署,做一份详细的笔录。”


勾鸣立刻义正言辞地拍了拍胸口。


“没关系,协助警方破案是良好市民应尽的义务。”


很快勾鸣坐上了目暮警官的警车,开车的人是高木。


勾鸣装作看窗外的景色,借着玻璃的反光打量着车内的两位警官。


目暮十三与高木涉。


勾鸣通过原作加上实际接触,基本已经确认了,两人属于霓虹警方少有的正义感很强,很有责任心的类型,而不是向生活与现实妥协的老油子。


这样勾鸣想办的另一件事就有希望了。


“目暮警官,不知道你认不认识一些胆子比较大,影响力比较高的记者?”


勾鸣组织了一下语言,突然打破了车内的沉静。


坐在副驾驶席上的目暮警官一脸诧异地回过头来看着他。


“勾鸣同学,你找记者干嘛?”


“是这样。神宫寺成美在离开医院前,将医院的所有资金全部转移到了她自己的私人账户。现在她被捕,这笔资金一定会被查封,可是当年医院的工作人员都没有得到补偿金……”


勾鸣曾经看过一部大热日剧《半泽直树》,里面就详细描述了霓虹企业破产后会遭遇的情况。


当企业破产时,霓虹的金融厅、税务厅、银行……这些部门就会像狼一样扑上来,撕咬企业残余的尸体,榨干最后一滴剩余价值,以此来弥补自己的损失。


看《半泽直树》的时候觉得很热血,很有感染力,可现实没有半泽直树,有的只是一群为了弥补自身损失而疯狂的野狼们。


被这些野狼撕咬之后,企业的员工们又能拿到多少补偿金,甚至能拿到补偿金吗?


神宫寺成美被捕,她费尽心思转移到‘黑旗’银行的那一大笔财产铁定被各个部门盯上,等到他们瓜分完之后,当年的医院员工还能否分到补偿金都是个问号。


勾鸣不是正义的伙伴,但如果是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又可以帮助许多人,他很乐意去做。


让勾鸣硬刚霓虹的政府机构自然是不可能的,但如果将这件事报道给媒体,让公众去施压,顺手而为之,他不介意帮助一下那些被神宫寺成美坑害的数百名医务人员。


“你找记者难道是想……”


目暮警官是圈内人,经验、阅历也丰富,勾鸣虽然没有细说,他稍微一想就明白了。


他揪着下巴沉思了片刻,说道。


“我倒是认识一位这样的记者,可以介绍给你。”


“是吗,太感谢了!”


目暮警官接着摸出手机,鼓捣了一下,似乎在与什么人联系。


过了一会,他对勾鸣点点头。


“我已经联系上了,到时候会有人来采访你。”


勾鸣点点头,警车内再次恢复了安静。


充当司机的高木,刚才忍不住竖起耳朵倾听两人的交谈,结果听了半天一头雾水。


员工补偿金为什么要找记者,真奇怪……


来到警署,目暮警官让高木帮勾鸣做了一份详细的笔录,详细记录下了此次案件的经过。


高木让勾鸣在笔录上签了字,合上了文件,然后一脸严肃地对勾鸣说。


“勾鸣同学,今晚就到这里吧,这段时间请暂时不要离开樱花市,我们警方可能还会需要你协助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