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情蛊的形成 > 第51章:等待消息

第51章:等待消息

作者:无情的酸菜 返回目录

瞿缘一夜未眠有点担心,怕出什么事,毕竟是第一次尝试,可是又找不到那种药草。所以用盐来代替虽然两者的属性差不多。


毕竟没有用过,当然这是外用,而且并不是口服,应该没有多大的事,但是那种药草在茅山的药王坡才有,要是回去采药,不说那些茅山的长老了。


而且采药要得到允许才可以,要不然那四大神兽都会让你有去无回。


要是没有治好,就砸了茅山这块牌子了,连谈了几口气,可是发生的一切归根结底都是她的责任,是她咎由自取。


没有谁比她更清楚药草的力量,一旦出错而要背负的罪孽有多沉重。


事到如今,她甚至找不到说服自己的理由、或者借口,她有点忐忑不安,站不是坐不是在床上翻来覆去。


小雪梦中惊醒观察了她一会:“是不是很后悔?当初不应该给她找那一副药,而是你现在又拿不准药的药性,看你担心的样子,不会你是给她乱开的一副药吧?”


瞿缘心揪了起来,想发火嘴唇动了一下,却终究没说出口。


“我还真的有点担心,别说我真的还拿不准,早一点去那里,想知道结果,起床吧?”


顾小雪摇头,头一下缩在被子里,被子里面很暖和,她宁愿死在她手上,也舍不得离开这个温暖的床。


“呵呵,一做事情就偷懒,你再不起床我就杀了你?算了…算了…算了,不杀你了,是……舍不得杀你?这样应该可以了吧?”


瞿缘揪着她的睡衣使劲的拉,眼前看见她身上穿的金线所绣的肚兜带都要快被她拉断了,雪白的身体一大**露到了外面。


小雪不由得苦笑,她如今为什么对自己的医术这么没有信心,自己的胆子天大地大。


还有什么是不敢做的?不过始终还是相信她的医术,就算没有治好,也还是出自内心的善良单纯的心。


而如今发生的一切,她只是感到焦虑,而是太担心了,在跟小雪闹脾气。只能让她平静下来,等到天亮了有结果,一切见分晓。


“呵呵……害怕了吧?这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在茅山的时候就喜欢乱改配方,你明明知道婆婆最反感随便更改药方,担心只会更加让人焦虑。想必你对你自己的新药方还是非常有信心的,不然你不会去做,既然有信心,何不把忐忑不安一切通通放下?”


瞿缘在心底冷笑:“你说的那么轻松,不管理由是什么,错了就是错了?难道一句放下,就把昨天的事忘得一干二净?跟你说吧!是药三分毒,要是医坏了人,那将是背负一生之中抹不去的愧疚。当然我也明白,给的配方只是外用,不会伤害到身体,我只是担心,哎呀……我也说不清楚了,都是我咎由自取,要是没有治好,说我是个庸医到没事,要是砸了茅山这个牌子,那也未免太可笑了,你以为事到如今,我还能回得了头么?不过……”


瞿缘突然上前一挪,猛的贴近小雪,脸几乎要碰在一起。


小雪退无可退,被那阵阵诱人事好的语气逼得几乎窒息。然后就听瞿缘低声恳求音如同无数只蚂蚁在咬着她的耳朵。


“哎呀好肉麻呀…,如果你是个帅哥那该有多好呀,如果真的是我心仪的那种男子汉,你留下来我任你玩弄,我一点也不介意,我的大帅哥现在才三更天,还睡一会儿吧,我好困呀!”


瞿缘依旧望着她,缓缓吐出三个字:“不会吧?。”


瞿缘顿时扭头看了看外面,只看见明亮的月光,擦了擦眼睛,她自己笑了笑。


小雪一头钻进被窝里,怕瞿缘再叫她,所以挪到了另一头蒙头大睡。瞿缘慢慢起来走向窗台,静静地望着天空上的月儿。


月儿像一个未出阁的青春少女,羞答答地从这片乌云快速的躲到那片乌云背后,从乌云背后慢慢伸出一点点脑袋。


偷偷地向下窥探,发现没有什么动静,生怕被人发现试试探探的露出头,出现在天空中。


天空中就像挂着一盏明亮的灯,周围的景色都被月光照射大地而明亮,特别是小河里的水月光折射闪闪发光,真是好看极了。


月儿身穿无价之宝白色发光宝衣,娴静而安详,温柔而大方,她那洁白纯洁而害羞的脸,透过树梢背后留下温和的笑容。


千百年来,它圆了又缺,缺了又圆,圆圆缺缺,缺缺圆圆,周而复始,却始终悬挂在天空。想了又想月儿阴晴圆缺。


瞿缘静静的坐在那里,仔细观察看月亮,心中不由得想,难道婆婆说:世界万物相冲相克。


不会人的身体,也是阴晴圆缺,参透万物了解宇宙苍生,她扬起手来,明白了。


世界万物相生相克,但是药物只要有那种成分,其实都可以用,对了对了。


只要等到天亮,就会有结果。她自己自言自语,声音越说越大,对于还没睡着的小雪在房间里听着特别刺耳。


小雪蒙着被子一动不动,可是突然一只手在被子上面,通过身体感受到一阵阵的摇晃。


“小姐,不要挑战我的极限,你不要逼我,呜呜……。”苦苦哀求着她。


瞿缘沉默不语,小雪对她百般无奈,头从被子里面伸出头来,趴在床上一只手撑住自己的下巴,眨巴眨巴着眼,看着过她。


小雪另一只手握住她的手,感觉好冷,用被子给她盖好,沿着小雪的身体缓缓而下,留下一道浸入骨子里的冰凉。


瞿缘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闭上了眼睛,却只是长叹一声。《祝由术》书上提起过,医病先治心,心若放下,药到病除,若放不下,苦的不仅是当下,还有未来。


花开自有花落时,人生之路,随时可能遇到沟沟坎坎,每一次跨越,都是一次成长。


人生最大的障碍,不是困难,而是自己的内心。只有放下过去,才能成全现在,只有放下担忧,才能一往无前。


“小雪不用这样看着我,放心啦……我没有事。”


看着她掩盖自己的担心,小雪反而隐隐感觉心有点不安,就怕明天万一失败的消息。


消息才是最关键的,对于一个药师能治好病,那是医术界的肯定,比什么都好,她就是一个医痴。


瞿缘挑眉,慢慢缩回手“明白哪怕失去大夫这个称号,却心依旧坦然面对,事已至此担心没有任何意义,只会让自己失了分寸。”


瞿缘起身转身离开,又慢慢的走到了窗台前看着外面空荡荡外面发呆。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