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有印凉聘 > 第046章 书童

第046章 书童

作者:恰似温水 返回目录

眼看着雨已经停了,可工匠们也只陆续来了十多个,秦保急的不行,甚至请了戴忠派王府护卫去问,而一个时辰后得到的消息却是:来不了了。


秦保呆滞的一时没了反应,倒是白荼还算镇定,问明了情况:却原来有人称病不来,有人已经出城,也有人以功底不深而直接拒绝……


总之一句话,无论借口有多千奇百怪,人就是不来。


秦保听罢,气的直拍桌子:“这些人当凉王府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白荼赶紧上前宽慰道:“秦管事稍安勿躁,当务之急,还是先与王爷禀明情况,然后再查缘由。”


秦保想了想,无奈道:“也只能如此了,又不是两三个,过大半的人不来,肯定是有人从中作梗,我先去与王爷禀明,今日白掌柜白跑一趟,对不住了。”


白荼连忙摆手:“哪里哪里,既然涉及到王府内部事宜,我也不好留下,今日便先回去。”


秦保亲自将白荼送出内廷,然后又问了来的工匠这两天是否有任何异常,他本来也只是惯性一问,没想到真的问出了关键:竟然是白明坊在背后使坏。


秦保也听过白明坊的传闻,可白明坊一向是替百姓出头,以往盯上的都是贪官污吏或者乡绅恶霸,这次却是针对上了凉王府,秦保自认凉王府从未为难过陈州百姓,被莫名针对实在怪哉。


就在他困惑不解的时候,有工匠递给他一张白明坊印,秦保细细一看,却是大惊失色,来不及安排一众人等后续事宜,就着急忙慌的小跑去了承心殿。


“王爷,出事了。”秦保一进殿就急忙禀道。 给力文学网址m.geilwx。com


邢琰面上一冷,“你这总管是不想当了?”


秦保心中一骇,赶紧跪下磕头道:“奴才失礼,请王爷恕罪。


邢琰顿了顿,才淡淡问道:“何事?”


秦保已经在心中将事情理了一遍,一面将白明坊印呈上,一面简明扼要道:


“昨夜出了白明坊印,以七年前钦天监一事煽动工匠拒绝参与国策刻印,今日本该到的一百五十名工匠,只来了五十七人,其余人等皆被白明坊蛊惑了。”


一旁的铜雀听罢,立即上前,面露愧色道:“仪卫司一直在查白明坊的踪迹,却始终没有进展,这次突现白明坊印,也未先察觉,属下失职,请王爷责罚。”


邢琰平静道:“白明坊行动隐蔽,又无规律可循,这事不怪你。”沉思了片刻,忽然问秦保道:“工匠们都收到了白明坊印?”


秦保点头:“应当是都收到了,没来的肯定是受了蛊惑,来的所有人奴才也问过,都收到了。”


邢琰冷着眼盯着手里的印纸,片刻后,嘴角忽然勾起一抹冷笑,“黑明坊的那个掌柜现在何处?”


“工匠未齐,又涉及到王府内部事宜,适才已经回去了。”秦保答道。


“把他给本王叫来。”


秦保有些疑惑,却也不敢多问,应了“是”退下。


邢琰再次将目光落在印纸上,冷冷道:“去查查他的底细。”


铜雀心中微诧,早在确定白荼就是擅闯者的时候,他就派人去查过底细,此人早先是行商,直到两年前才在太行街开了书坊,一年前改了黑明坊的名,却并未见可疑之处。


可王爷既然这么说,那肯定还有是遗漏的地方,他面上应是,心下想着还有哪儿没有查到。


“去衙门查查他的黄册,不要惊动任何人。”


铜雀脸上闪过一抹恍然,他确实没有查过白荼的出身,虽然行商一般都是商贾出身,可没有亲眼确认就不能断定,之前他是疏忽了。


“是,属下即刻派人去查。”


*


却说白荼刚回到黑明坊没多久,就被秦保派来的人唤,说是凉王召见,他不得不又赶去凉王府。


与昨日来的地方相同,这次白荼先看了看头顶的匾额,写着“承心殿”三个大字,他想了想,才惊觉自己来的是何等重要的地方:王府三殿之一的议事大殿,也是凉王平日处理政务的大殿。


知道了这层关系,白荼再进大殿的时候,就规矩的再也不敢东瞄西瞄了。


“草民叩见王爷。”他依礼叩首,等了片刻,不见任何动静,便只能一动不动的跪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才听到一声淡淡的“起来罢”。


白荼叩谢一声,动了动已经麻木的膝盖,然后艰难的扶着膝盖站起来,又因跪的太久腿脚失了灵便,趔趄了好几下才站稳。


“过来。”邢琰冷冷的看着他。


白荼心里一紧,隐隐觉得有些不妙,惊道:“草民身份卑微,不敢上前。”


“过来。”声音又冷冽了几分。


不同于以往的冰冷口吻,这次却是冷冽的,叫人心颤的。经过这么几次的见识,白荼也稍稍摸清了些这位王爷的脾性,知道这时候不能再拒绝,遂乖乖走到案桌前站定:“不知王爷有何吩咐?”


“本王身边缺个书童,日后你便随侍在本王身侧。”


又恢复了一贯的冰冷,然这口气却是不容置疑的。白荼眨了眨眼,压下心头的不安,为难道:“能做王爷的书童,草民求之不得,只是草民学识有限,字还认的不全,只怕当不了这差啊。”


“起刻之后你留在王府,正好去学堂学字。”


“王爷……”白荼抬眼看着前面的人,委屈的恳求道:“黑明坊若是离了草民,就得关门大吉了,草民好容易白手起家做到现在,那一屋子的人都靠草民养着,若是草民不在了,那些人可不就没了生计么。


王爷您爱民如子,一定不忍心看着老百姓没饭吃的。”


邢琰抬头,笑看着他:“本王记得昨日有人说,自己就是个甩手掌柜?”


白荼一噎,呵呵干笑道:“黑明坊主要是与书商合贾,草民就是那谈合之人,书坊里的杂事儿草民是没有管,可这外面的事儿,却是离不开草民的。


王爷您是不知道,草民那账房先生,心高气傲嘴不饶人,不知得罪了多少人,还有那跑堂的,也是个笨小子,剩下一个厨工和看门儿的,都老大不小的,却还是孤家寡人一个,若是没有草民,他们可真就活不下去了。”


“既如此,那就都入王府,本王会让秦保给他们安排个合适的差事,饿不死他们。”


真|他|娘|的。白荼心里直翻白眼,这是铁了心要让他当书童啊。说什么缺书童,他才不信,凉王府几千人,还愁找不到个书童么?


哼,反常即为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