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封锁异次元 > 第四章小心……?

第四章小心……?

作者:为了达拉然 返回目录

不得不说,成为一级封锁者后,任务也变得更为正式了,前面三场任务几乎没有任何介绍,任务限制什么的同样没有,进入黑洞后,全靠封锁者自己去摸索。


正式任务就像盲人复明,近视眼带上了眼镜,一切是那么清晰。


温池反复看了几遍所有关于任务的描述,心中大致了解了情况:“我不能使用魂魄撕裂器,也就是说,杀死虚体这活不用我干,没有意外的话,是那个叫古贝尔的来做,所以我才要保护他,不能让他死。”


他唯一疑惑的地方是在第三条限制上:“我不能做出攻击他的举动,也不能伤害他,这好像……有些多余吧,既然要保护他,为什么我会做出这种事?”


他不由想到了第二条——本次任务不允许使用万能身份证。


“难道是这个原因?”他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当然,事实究竟是什么,是不是他猜测的那样,还要进入任务才能知晓,好在任务规定的时限是一个月,他有充足的时间,调正好状态去面对这场任务。


看完关于任务的介绍,别的也没什么好看的了,变化不算特别大。


不过就在他刚要关掉磁表时,却突然注意到,通话功能上……貌似有两条红色标点。


自从他明白封锁者可以凭号码联系到其他人之后,为了防止有人恶意骚扰,乱发信息,他把磁表设置了免打扰,只有好友才提示,所以这两条未接受的信息他一直没发觉。


“应该不是第三次任务之前发给我的,那会我检查过,通话功能和信息功能都没提示。”温池看着磁表,心中不断猜测:“那就是进入黑洞之后到现在,中间一段时间别人给我发的。”


是骚扰还是有事来找他,温池不知道,他考虑了一会,决定打开两条未接受的通话留言,看看究竟是谁。


留言点开,来电人的号码清楚出现在屏幕正上方。


——10号。


“南天门?”温池的记性虽然没那么好,但也不至于没过来两天就忘了,他第一时间就想起了这是南天门的号码。


“他不是死了吗?”温池不由怔住,死人自然是不会给人留言的,所以这两条留言应该是任务中,他还没死之前发出来的。


“当时我们不是都在一起吗,有什么事为什么不当面说?”温池本来还觉得奇怪,但忽然间,他好似回忆起了什么:“是他跟我分开,在楼梯的那段时间?”


直到这时,他还没有觉得有不好预感之类的心理,毕竟根据瞿悦的描述,南天门当时已经发现了虚体是影子,没准就是因为这个他才会留言,想提醒自己。


这么想没错,可当他点开播放键时,却发现……事情并不是他想象的这么简单。


“小心……”


第一条留言里,只有两个字,而且南天门的语速非常快,语气也非常急切,好像烫嘴一样,迅速念了出了这两个字。


小心?小心谁?


温池更疑惑了:“影子吗?”


于是他马上点开了第二条。


“她——啊!!!”


第二条与第一条差不多,南天门的语气同样很急,而且也没把话说完,接着就伴随着他的惨叫,第二条留言到此戛然而止。


“他?她?它?是其中哪一个?”温池只听声音,自然是听不出南天门口中人的性别。


在任务里使用通话或短信功能,上面显示的时间在现实是看不到的,所以温池随后只看了眼两条留言相隔的时间——3!


“三秒?”


可能是当时发生的事太过于突然,让一向从容不迫的南天门也慌了,着急中多摁了一下,导致他完整的话被分开,温池只能听到这几个莫名其妙的字。


“小心……他/她?”温池陷入沉思,他依旧没搞明白,南天门是让他小心影子还是人。


“人的话,当时在他身边的,好像就瞿悦一个吧?”温池试着往人的方向猜测,但又觉得不太可能,瞿悦那副柔弱爱哭的模样,仍浮现在他的脑中。


这么一个胆小的人,为什么要小心她……


温池不了解女人,世上也没几个男人敢说真正了解女人,他只能根据南天门的话,试着做出假设。


“总不能,她这幅模样是装出来的,南天门不是死于虚体,而是……她?”


…………


…………


深夜,J市,地宝山正南市区中心,留恋酒吧。


炫目迷幻的灯光中,瞿悦一个人坐在高高的吧椅上,目光在周围俊男靓女中游离,嘴角带着轻松写意的微笑。


她喜欢这种氛围,也习惯了每次任务后,都要来这放松。


虽然……那些困难艰巨的任务,对她来说算不了什么,但既然已习惯了,无论在哪座城市,她都会来‘放松’一下。


不过,今晚她已经放松了很长时间,按照习惯,她早在三个小时前就该走了,可她却依然留在这里。


桌上摆着三杯酒,一杯已经见底,另外两杯纹丝未动。


毫无疑问,她在等人。


哪怕是她已多等了三个小时,但她脸上仍带着笑容,不急不燥,与任务里中的两种模样截然不同。


她很有耐心,也不会因此生气。


因为她知道,自己要等的那两个是什么人。


这时,一只粗壮的手臂蓦然伸来,动作野蛮的拿起了酒杯。


然后,瞿悦就听到了咕噜咕噜的喝水声,不过,她没有抬头去看那个人,只是淡淡的道:“这酒挺贵的。”


回答她的是一道粗犷的声线:“你想说什么?”


“你不能把它当水喝。”


瞿悦终于抬起头,看向那个拿着酒杯的男人:“这是浪费。”


眼前的男人如他的声音一般魁梧,壮实,二十七八岁,短发,长相精悍。


对于她的话,男人只是挠挠头,一副疑惑的样子:“是么,我没喝出来啊,说实话,这玩意还不如水好喝。”


“浪费。”


这两个字不是瞿悦重复的,而是一道略显稚嫩的声音。


两人低头看去,才发现,就在他们眼皮底下,不知何时……已有一个长相老成的男孩坐在了吧椅上。


“你什么时候来的?”男人皱眉问道。


“就在你牛饮的时候。”男孩悠然端起了酒杯,轻嘬一口:“看到没,红酒是这么喝的。”


“切,小鬼头,装什么大人。”男人极为不爽的看着他,眼珠一转,随即板着脸冷声问:“你作业写完了吗?”


“还没。”男孩放下酒杯,从背后书包里拿出了几个笔记本:“不过我带来了。”


“你来酒吧写作业?”男人不由骂了一句:“神经病!”


“注意你的用词。”


男孩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随后把‘作业’铺开,夹在里面的……是一张血红色的纸条!


“各位,扑街又下达新的命令了。”


男孩慢悠悠的说着,眼神却越来越冷:“一号会与四号接触,我们的任务只有一个。


那就是,抢在她们接触之前——杀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