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你的诺言 > 第2099章 龙少篇,将计就计睡佳人(2)

第2099章 龙少篇,将计就计睡佳人(2)

作者:红鸾心儿 返回目录

歪头夹着电话,傅重匆匆又把衣服套了上去:“确定吗?是明阳集团的……张春开?”


“我知道了!”


眸色凝重地挂了电话,傅重又快速拨打了龙驭逡的手机。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sorry——]


“不会已经出事了吧?”


倒是接啊!


接连打了几次都无人接听,傅重抬眸看了下墙上的挂钟:还不到九点,不至于吧!


快速抽过外套,傅重转身就出了门。


一路直奔了四海国际大酒店,傅重便直奔了包间而去,推开门,就见几个男人、女人正喝着酒,似乎相谈甚欢,视线一个逡巡,没看到龙驭逡,却捕捉到了一边明显空出的一个位置,傅重本就急切的面色瞬间丕变。


“傅特助,还以为你不过来了呢!我可是特意给你带了上等的雪茄!”


“欢迎欢迎~”


屋里陆续有人站了起来,傅重刚一张嘴,身后,熟悉的嗓音传来:“阿重?你怎么又过来了?”


倏地回身,傅重就感觉到一股酒气铺面而来,见龙驭逡面带红色,似乎喝了点酒,眼神还算清明,伸手,他就扶了他一把:


“奥,突然想起一份很重要的文件我忘在了办公室,想找你拿个钥匙!”


原以为他是过来喝酒凑个热闹的,一怔,龙驭逡就知道是有事,身上摸索了下,转身便道:“可能放车里了,我给你拿!抱歉,先失陪下!”


随后两人便转身出了包房,走出了一段距离,拐过了过道,傅重看了下四周的情况,才附耳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蓝灵刚刚传来的消息,点出了名字,应该是不会错!”


话音落,傅重又看了看他,压低了嗓音道:


“我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怎么也不接?我没敢直接给你发短信,怕被你身边的人看到,刚刚没看到你吓死我了!”


摸出手机,龙驭逡看了看:“静音了!”


“逡哥,我看你喝得有点多,找个接口我送你回去吧?”


手下微微一紧,抬眸,龙驭逡的眸底却闪过一抹精光:“这个计划其实挺不错的!”


“啊?”


惊叫一声,傅重的眼珠子差点没整个掉出来,下一秒,却被龙驭逡勾住了脖颈:“来都来了,进去喝一杯吧!”


“可是——”


“别可是了,这么一出大戏你不想看看?”既然傅重临时决定不过来,那这个计划肯定是把他考虑在内了!


给他使了个眼色,两人嘀咕了几句,随后傅重又被他给拉回了包房。


进门,刚坐下的几个人又跟着站了起来,做醉熏状地扯了扯领带,龙驭逡主动解释道:“我这特助天天绷着小题大怪地,没事,不急,我让他进来喝一杯再走!”


房门一关,几杯酒下肚,一度中断的热络气氛也跟着回来了,打发了几个女人去唱歌,一边的男人继续刚刚的话题道:


“龙少决定投资这个项目绝对是明智的选择,据我所知,现在有不少耄耋之年的富豪都是靠国外的这个‘补脑针’来续命,一针就要**十万,一年一个亿是家常便饭,但这针吧,你


又不能说它是?头,的确是管点用!所以,命也是可以用钱来续的!”


“不过现在这些保命长寿药都是去国外操作的,国内还真没听说!”


“要是都听说了还有我们的商机吗?”


“所以现在我们合作投资一个研发室绝对是来得及的!研发需要时间,每个人出个千百万研发上个几年还能不成?这说来说去,还是命最贵!”


“是啊,说什么都是假的,这钱、酒、色哪一样不是好东西,可再好的东西,没有命、没有健康有什么用?”


……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各抒己见,最后凑了凑,地点,资源,金钱甚至连以后的代言各个方面几乎都能想到凑齐,情绪高涨处,陪玩的女人回来,便有人顺势搂着所谓的美色就出去享受了,陆续几个借口之后,屋内就剩下可数的几个人,除了龙驭逡傅重跟那个明阳的张总,剩下的便是两个长得还算漂亮的女人,一人身边一个,傅重插在中间算是做了个大电灯泡。


开始他就一直在玩手机、偶尔喝个酒、很少发言,估摸着时间该差不多了,果然,一个服务生进来就送了一瓶新酒还另外配了杯子,此时,张总也起身,笑道:


“这些人,可真是没福气,我这准备的好酒还没上呢,一个个地先倒了!不管他们,龙少,阿尔芒·德·布里格纳克玫瑰香槟,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收到这么一瓶,难得畅快,今天就借花献佛了!”


“那倒真是我们的荣幸!”


香槟开启,张总将几个杯子倒满,便推给了龙驭逡跟傅重,还伸手把两个女人给遣退了下去,往两人身边靠了靠。


举杯,刚要喝的时候,傅重的手机就响了下,一个打断,他便把酒杯又放了回去,道:“不好意思,家里出了点事,我得先走了!抱歉!”


很急切地,几乎没给人多话的机会,他就率先起了身,随后几个寒暄的拉扯,他还是消失在了门口!


楼下转了一圈,很快地,他便收到了龙驭逡的短信,一路直奔上了八楼,推开80六的门,他就看到了地上躺着的张总,此时,龙驭逡坐在床畔,看着手中的酒杯发呆,桌上还摆了一瓶同样的昂贵香槟!


“逡哥?”


“原来药在这里边!”


傅重还没回过神来,龙驭逡举杯抿了一口,伸手,傅重却还是晚了一步:“逡哥!”


他也不先检查下就喝?也不怕有毒?


扯着他的袖子,龙驭逡隐隐地感觉似乎有股热气开始往上冒了:“该干什么你不知道?”


咬了咬牙,傅重只能恨恨地点了点头:“知道!”


丢不丢人,为了睡个女人命都不要了!


“把他拖出去,一会儿会来个叫‘梅梅’的女人!”话音落,龙驭逡把还剩了大半酒的酒杯塞进了他的手中。


“我知道了!”


将龙驭逡扶上床,傅重便快速出了门,很快地,便有一个服务生上来,开了隔壁隔着一个房间的门,两人将男人拖了进去,还把酒杯里的酒给他灌了下去。


随后傅重在服务生的耳边低语了几句,男子便恭敬地道:“特助放心,我跟二哥会在这里守着的,不会离开人的!”


“嗯!”


随后又交代了几句,傅重便翻出了慕容云裳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