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一苇启航 > 第一百一十二回 御剑 会主

第一百一十二回 御剑 会主

作者:养歆 返回目录

仙蝶宫一直流传这样的歌谣,“宁愿被罚面壁十年,也不愿发配出去试炼!”


可想而知,这试炼在仙蝶宫的名头有多不好。


当下,徐君羽连忙磕头如捣蒜。


“师尊,哎哟喂,我的好师尊耶,能不能不要这么搞我,好不好?像试炼这样好的差事,就不要交给弟子这等人渣身上啦!”


“不交给你,交给谁啊?”郗雪芸诡异一笑,“不搞你,也不害你,须知,师尊这是在锤炼你!”


“哎呀,好师尊,给弟子一丢丢面子,好吗?”


徐君羽抬起头来,随后,朝着郗雪芸嬉皮笑脸,道:


“怎么说,您最中意的弟子如今筑基成功了,难道不该开个庆功宴什么的吗?”


“嘿,师尊的话你也敢顶撞了,当真是反了天了,我跟你说,我们仙蝶宫没有这个传统,想要为你开庆功宴,等你进阶到金丹期再说!”


“啊,这么说来,是没得商量了,是吗?”


徐君羽还想再争取一下,当即使出了一点儿绝招,挤出几滴猫尿来,干哭道: https://m.geilwx.com给力文学网


“既然没法商量,那能不能在时间上给弟子宽限几日啊,少说,也得给我留出大半年的时间来,这样的话,弟子的境界方能巩固啊!”


“你想得美,别说给你大半年了,就是大半个月都不可以!”


“不是吧?”


徐君羽急忙接着问到:


“不要说,师尊只给弟子留几天的时间吧,这可不行,几天的话,还能干啥?境界要是不巩固,出去试炼不是送死吗?”


说到这里,他再次磕头卖惨道:


“您可不能让弟子出去随便犯险,而且培养像我这样的天才弟子多不容易啊,要不,留15天,行不,好师尊?”


郗雪芸冷冷一笑,“还想15天,做梦吧!就是几天,为师都不会给你留!”


哼了一声,郗雪芸大袖一甩,就将徐君羽像丢沙包一样,直接丢出了殿外。


“明天日出时分,你就可以出发了!具体去哪里,试炼什么,明早你师叔会给你说明白!”


话音一落,大殿之门随之关闭。


望着紧闭的殿门,徐君羽知道,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不过,该行的基本礼仪还不能省略,对着大殿哭嚎一声:


“师尊,弟子告退!”


说完,徐君羽迈起飞毛腿往自己的起居室跑。


只是才跑了几步,他却是一下想了起来,“偶买噶,我都筑基期了,飞毛腿也该下岗了,是时候用御剑术啦!”


“嗡”的一声响,养歆剑一下跃了出来。


“咳咳,养歆剑,告诉你,一会儿给哥飞拉风一点,听到没?这可是我的第一次,怎么说咱哥俩也要表现得吸睛十足吧?”


“嗡嗡”两声响,养歆剑似乎在说,“了解!”


自觉准备工作也做得差不多了,打了一个响指,徐君羽右手掐出御剑诀,刹那之间,养歆剑变成了一把长九尺八,宽两尺六的长剑。


随着一声嗡鸣,徐君羽迈起飞毛腿,一下跳到养歆剑身上。


“走你!”


嗖的一下,一道剑光冲天而起,转眼之间,一人一剑,直接插人到厚厚的云霞之中。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天空中的白云,徐君羽当然有点飘飘然了起来。


左一抓,右一捧,上一顶,下一拉,玩得不亦说乎。


玩耍了一会儿,也玩腻了,前脚轻轻蹬了一下养歆剑,笑道:


“这飞入云端的感觉也就那样子啊,哥们儿,这就是给我表演的节目,感情和坐飞机没什么两样啊?不对,要论舒适度,还不如机舱里舒服呢?”


“嗡嗡嗡”几声,养歆剑似乎有点生气了。


“这个小蝼蚁,真是一点情调也没有,坐飞机能和御剑术比吗,看来我得好好表演一下,这样才能堵住他的嘴!”


随即,剑光再次一闪,养歆剑朝着正北的方向疾飞了过去。


为了给徐君羽一个很好的“乘剑”体验,养歆剑特意给他免费增送了一个“商务”套餐。


这个商务套餐很特别,就是“冲浪”!


什么,冲浪?


没有搞错吧?


真没有,嘿嘿,其实,这只是一个比喻而已!


一般人,只能在海上冲浪,但是二般人,比如徐君羽这样的特难伺候人,就得给他提供空中“冲云”的服务!


还别说,这冲云的服务,很对徐君羽的口味。


踩着养歆剑,在无边的云海起起伏伏,那叫好一个飘逸脱俗。


飞着,飞着,徐君羽觉得脖子有点儿发凉了起来。


稍微一寻思,他知道,槽糕了。


飞出界了!


确切地说,是飞出了仙蝶宫的势力范围。


后脚猛地一蹬,养歆剑和徐君羽心神相通,立刻意会。


认准了仙蝶宫的方向,唰地一下,就往反方向疾飞,这回养歆剑也不搞冲云套餐了,飞得那叫一个认真。


突然间,一道爽朗的笑声突然响起:


“羽姬道友,既然我们都碰上了,那不打一个招呼,显得多不合适啊?”


话音未落,一道白衣飘飘的俊秀青年,出现在徐君羽面前。


这声音好熟悉,我好像在哪里听过,想了一下,徐君羽心中突然一凛,是他,是钱嘉瑞,尼玛,这回悲剧了!


上次在月神圣地,由于是黑夜,加上那日钱嘉瑞故意用黑袍遮掩了样貌,所以单凭样貌无法认出他来。


好在钱嘉瑞没有改变自己的声线,徐君羽这才想起来是他。


要说徐君羽这个人坏毛病一大堆,但是优点也不是没有,比如,有一个就值得表扬。


心细如发的他,在来到了隐世界之后,就将钱嘉瑞的老底给打听了一遍。


但凡和他有过节的人,徐君羽一向都非常重视,这样一来,不说可以有的放矢吧,但至少也可以心里有个数。


心念电转之间,他朝着钱嘉瑞打了一个标准的道家稽首礼,道:


“晚辈仙蝶宫徐君羽,见过芙蓉会主!”


之所以要这么做,那也是经过一番考量的。


在隐世界这一年多来,徐君羽别的没学到,唯独学到了一些虚礼。


他知道,这些虚礼虽然很虚,但是没做好的话,一不小心就会引来杀身之祸。


在这里,没有法律戒条,只有实力为尊。


遇到了比自己修为高的人,若是不搞点虚礼给人家,那么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而特意点出自己的名字来,那也是为了还对方叫他“羽姬”的话。


一个大男人,被人当面叫“羽姬”,这等于就是打脸行为,倘若他还不表示一二,只怕日后也没法在修道界混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