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凤七传 > 第165章 尚飞过关

第165章 尚飞过关

作者:断章 返回目录

做为领袖江湖的七大剑派,自然是要压后出场的。


这也可以看出出名的好处,无论做什么,都是做为重量级的压轴法宝拿出来,以博人眼球。


这就是名气所能产生的效应。


当然,这种效应也是一把双刃剑,就比如现在的凤七,面对这个务必要使雕像睁开眼睛的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简直就是头大如斗。


可又能怎么办?


梅馨儿特小家子气的一个绊子再加上年怜丹别有用心的推波助澜,最后再加上自己近年来在江湖博得的所谓“名气”,直接导致了他现在骑虎难下的结局,那就是,他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


典型的赶鸭子上架。


“老五,你行不行?”


步梦达在后面悄悄地问凤七。


“你说呢?”


凤七翻着白眼说道。 https://m.geilwx.com给力文学网


“奶奶的,那个小娘皮,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还有那个年怜丹,满脸笑嘻嘻,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还在那里架秧子起哄,什么玩意儿……”


柳飞在那里气得直骂。


“实在不行,别逞强。伤到自己就麻烦了。这样的意气之争,没有必要的。”


易轻寒在那里轻声嘱咐凤七。


他老成持重,深深知道江湖少年意气用事的后果会有多可怕。有多少天资出众的少年人就是毁在了一时意气用事之上。


“唉,看情况吧。反正,我没什么信心。要让这雕像睁眼睛,简直就是一个美丽的扯。”


凤七叹了口气,实在无语了。


无意间抬头望了一眼,却发现一双炯炯有神的眸子正盯着自己,却是梅馨儿在那里满脸得意的笑容。


“这该死的丫头,我倒底招她了还是惹她了?她这么整我?”


凤七在心里破口大骂。


“没本事,就不要逞强。谁让你昨天强出头跟易飘零打架了?哈哈,这就是自高自大的下场。”


梅馨像是在自言自语,实则是在那里故意说给凤七听。


几句话有意无意地飘了过来,听得凤七心头一阵阵火起,可是当着这许多人的面前,他又哪里好意思跟一个不懂事黄毛丫头计较?只能在心底暗暗地生闷气。


其实,说到底,梅馨儿之所以这么为难凤七,恐怕自己的心里都有些弄不明白,或许,只是因为当初凤七根本就没正眼看过她一眼,对她的美丽视而不见?


谁知道呢!


“老五,你注意,公测马上就要开始了,你先看看虚实再说。”


易轻寒轻声提醒了凤七一句。


“是,大哥。”


凤七抬起了头,开始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看去。


由于此次灭魔行动是关系到全天下仙真一脉的大事,所以,凡是在修真界叫得出名字的门派几乎全都到场了,其中也不乏有行将没落的门派。


有的门甚至只有一个人,既当师傅又当徒弟,典型的光棍掌门。


比如说,金刚门的尚飞就是属于这个类型的。


说也凑巧,第一个念到名字的就是金刚门。


尚飞现在也不知道跟灵松护送那些小孩子回家到底结束了没有,一想到这个,凤七心中就有些着急。


这些日子他倒是收到了灵松的灵符飞信,说是已经快结束了,估计情况,能在公测左右赶回来,可是倒底是左还是右,这可就说不准了。


如果不能和凤七与灵松一起参加这一次灭魔行动,对于凤七来说,心里可着实有些难受了。


毕竟,他们都是同生共死过的患难兄弟。


现在,台上正念着金刚门的名字,连喊三声,也无人应答,凤七心里急得直打鼓,可是等了半天之后,却依旧无人应答,凤七叹了口气,知道就时间上来说,恐怕是够呛了。


点名的长老院执事摇了摇头,刚说了声金刚门弃权,要接着往下念,就听见大殿门口一声霹雳般的大喝,“别别别别,我来了,我来了……”


话音刚落,只见一条身高一丈开外的威猛大汉从外面腾腾腾迈着大步跑了过来,手里还提着一条黑黝黝地不知是什么质地做成的大棍。


凤七一见之下,登时大喜过望,这可不就是尚飞么?!


这家伙大概是跑得热了,竟然敞开了胸衣,露出铁打一样的肌肉来,再加上那黑黝黝的肤色,让人一眼望去不禁感叹,好一条威猛大汉。


“尚飞兄弟,尚飞兄弟,第一个点名的就是你们金刚门,快些快些,否则要来不及了。”


凤七高兴地向着尚飞大喊,倒是忘了自己是身处在这个庄严肃穆的文华殿中,周围可有两千多号儿人呢。


“老大,你放心,我肯定能过关,这一回,打死我也不走了,跟定你了。”


尚飞咧开大嘴向凤七笑道,憨厚的笑容里透着一股子别样的亲切。


也是的,这对患难兄弟已经快半个月没见面了,尚飞想凤七想得都快不行了,那可接连救了他多少次的好兄弟,他情愿为了凤七肝脑涂地。


“哈哈,好兄弟,好,你先过了公测这一关再说吧。”


凤七也是高兴得直搓手。


“咳咳……”


殿前那位执事有些不高兴了,这可是公测,很严肃的事情,这两个家伙在这里称兄道弟搞哥们义气拉帮结派,很是有辱斯文。


“这位小兄弟,你是金刚门的?”


那位执事咳了两声,肃起面容问道。


“嗯哪,我是金刚门的。”


尚飞向着那位执事又咧开大嘴笑了笑。


“好家伙,这小子的嘴可够大的,怕是能一齐塞进八个山东大馒头。”


那位执事很富有想像力地联想了一下。


“请问,金刚门的吴伯恩门主来了吗?”


那位执事想起了什么,赶紧问了一嘴。


“我师傅,他老人家,已经因病去世了。我是他老人家唯一的徒弟,尚飞。


这是我的掌门信物,玄铁戒指。”


说到这里,尚飞勾起了伤心事,亮了亮右手上的玄铁戒指之后,叹了口气,将金刚龙虎大棍往地上一拄,很是难过地低下了头。


“什么?”


大殿里不知情的人们都有些吃惊。


做为一个修真人,怎么可能会因病去世呢?除非生理机能老化得不行,或是走火入魔,否则绝对不会轻易翘辫子的。


要不然,凌入虚能活到九十多岁还只是像个四十岁左右的人吗?


“他老人家得了一种怪病,到最后是活活冻死的,连火光兽的内丹都无法治好他老人家。”


尚飞用粗大的手掌悄悄抹了抹眼睛,他实在不愿意让别人看到他的眼眶已经湿润了。


“唉,尚小兄,你节哀吧。”


那个执事长吁了口气,劝道。


“嗯,这位执事,请问,测试可以开始了吗?”


尚飞倒是没有忘记这一次来干什么了,暂时将师傅病逝的伤心事搁在脑后,问那位执事道。


当下,那位执事将整个测试标准说了一遍。


尚飞二话没说,在那位执事示意可以开始之后,上去便把手掌按在了那个巨大的掌印之中。


“金刚龙虎真力,破……”


尚飞静静地站在原地约有十息时间,凝息运气,猛然间一声大吼,震得大殿上悬挂的那座金钟都嗡嗡作响。


吼声未毕,尚飞身上忽然间腾起了一阵阵金光,那是全速催发道力的表现。


只见尚飞道力潜运之下,一个爆炸性的运力,登时,那个老君晶石雕像的祥云底座就全部亮了起来,呈现粉红之色。


道力余势不止,直接向上游动过去,相继点亮了老君晶石雕像的衣袂下摆、露出衣袂外的两足足尖,一口气直冲到了腰间那块玉佩的下方,才停了下来,随后粉红颜色上下下下摇舞不定,最后终于定格在了那块玉佩的环形洞孔中腰处。


“玄清中境……”


不少人讶然惊呼出声,他们真没想到,这个愣头愣脑的黑大个儿,竟然能达到这样高的道力水平。


玄清中境水平的道力,在这一代的新晋弟子当中,那已经是相当的不俗了。


看到这个憨憨傻傻的黑大个儿竟然达到这样的水平,有些人开始对自己充满信心了。


在他们眼里,自己绝对要比这个外表上看起来很对不起观众的黑大个儿强很多,他都能达到这个水平,自己也肯定能达到并且超越这个水平。


并且,开始有更多的人认为,这尊法器远没有想像中的那样难对付,连尚飞这样的笨人都能通过测试,看来,长老院的测试底线也并不怎么高嘛。


可事实却是残酷的,接下来上场的人便充分地领略到了现实与想像总是有些很大差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