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凤七传 > 第75章 仙云机关炮

第75章 仙云机关炮

作者:断章 返回目录

那只保命金人已经被打飞了出去,整只右臂不翼而走,浑身上下焦黑一片,现在它正躺在离浪青达不足五丈远的地方。


刚才还威风凛凛的保命金人,现在已经将近爆废的边缘了。


“啊……我的保命金人,天杀的小贼,我要,我要,我要杀了你……”


浪青达心如刀割,这只金人可是他费了将近二十年的功夫才练制而成,行走江湖,多少次都是靠这保命金人才屡次在仇家的追杀中逃出生天。


可是,现在却被凤七几乎一拳打成了一堆废铁,他焉能不心痛如割?


“妈的,好厉害的……保命金人……”


凤七也已经从那座快要涌出泉水来的大坑中爬出来,摇摇晃晃,如风中残烛,站立不稳。


刚刚苦笑着说出了两句话,却已经是“扑”的一口鲜血喷出,单膝踣倒在地,摇摇欲坠。


“杀了他,给我杀了他,将他碎尸万段,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浪青达疯了一样地大喊,再次向保命金人发出了指令。


随着令人发酸的“吱吱嘎嘎”之声,那只丢了一臂的保命金人竟然神奇般地再度站了起来,开始向着凤七一步步走去,硕大的左拳已经再度举起,只需要五步,仅仅五步,便能将凤七一拳砸成纯粹的肉饼。 https://m.geilwx.com给力文学网


“完了……”


凤七两眼一闭。


他刚才不自量力地与这只金人硬拼了一记,结果虽然将人家的右臂打丢了,可是自己也负上了不轻的内伤,现在道力还有些运转不灵,如果要是给他哪怕是半个时辰的时间,凭他深厚的道力底子,也会复原过来,可是,现在他体内的筋脉受损,道力时断时续,又哪里能够再次跟这尊金人对打?


要知道,前前后后,他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二次负伤了。


任他的底子再厚,这伤势也够缓一阵子的。


心下哀叹一声,仰脖等死的同时,也深深地为自己的鲁莽后悔。


不过,如果再来一次,恐怕凤七还会这样做。


不为别的,就为了不能让段大师这样的江湖奇人死在一个屑小之辈手里,那对整个江湖、对所有正义的人都是一种莫大的侮辱。


“仙云机关炮,打!”


正在那尊金人已经走到凤七的面前,再度举起了硕大的金拳之时,猛然间只听一声长喝,就见天地间轰然一声巨响,一道炽烈的光流奔雷闪电般的轰击了过来,一下正中那尊金人的背心,随后便钻进了那尊金人的体内。


紧接着,便看见那尊金人通体由内向外的冒起了艳艳红光,不到一息之间,那只硕大的金拳竟然从空中掉落下来。几乎是贴着凤七的鼻子尖儿砸在了地上。


凤七见机得快,顺势一个后滚翻,骨碌出去好远。


在远处,刚刚将气喘匀的凤七定睛一看,不禁大吃一惊。


只见那尊刚才还威风凛凛的金人,几乎只是在三息的时间里,便开始熔化开来,先是两腿,而是上半截身子,接下来是那只巨大的头颅。


眼看着那尊金人地化成一滩铁水缓缓锉倒在地,凤七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老天,倒底是什么兵器?这也太恐怖了吧?竟然一下就将这尊至尊无敌的保命金人化成了一滩铁水,威力简直无法想像。


凤七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的一切,感觉一切都是那样的不真实。


“小子,帮我杀了这个浪青达,要快。如果等他恢复过来,我们两个,咳咳,都要,咳咳……死!”


不知何时,院门已经大开,紫金玄光镜的道量圈已经消失不见,只见段大师手捧着一尊看起来很威风的炮管模样的东西倚在院门边,正仇恨地地盯着浪青达咳个不停。


“好,段大师,我这就杀了他。”


已经恢复了几分道力的凤七正待扑上去直接结果了这个邪恶的妖人,陡然间只听身后一声娇脆的咤喝,“浪青达,你这妖人,今天千山剑派定要为江湖除害。”


语声刚住,一阵香风从身边疾疾掠过,随道,一道彩光穿空而出,向着浪青达刺了过去。


“你这,啊……”


浪青达刚刚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一柄仙剑一剑穿透了肺叶,冒着满嘴的血沫,仰面倒了下去。


只是,死之前,却颤颤地举起右手,凶睛怒凸,指向了面前的这个人,手刚举在闪半空中,就已经垂头死去。


一代机关铸造术的奇人兼凶人,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死在了一个女子的剑下。


“呸,你罪有应得,到阴曹地府里去告我吧。别忘了,来生转世投胎的时候,要做个好人。”


那道身影向着浪青达的尸体啐了一口,随后转过身来。


凤七定睛一看,却是原本守候在山下的罗诗。


却不知是何时,她已经跟着上山来了。


“你,你真的杀了他?”


凤七有些不能置信地望了望地上浪青达的尸体,又看了看罗诗,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孩子,杀起人来却是连眼都不眨一下。


“啊,我,我,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谁知道罗诗却突然间扔下仙剑,竟然一头扎进了凤七的怀里,大哭起来。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凤七翻了翻白眼,推开也不是,不推开她也不是,连动都不敢动地站在原地,表情甚是尴尬。


“看来这妮子也是头一次出来行走江湖杀人吧?反应倒是挺大的。”


凤七在心里如是想道,不禁对这个罗诗好感增加了一层,也冲淡了最开始时的那种莫名其妙的疑虑。


毕竟,他也是刚刚出来行走江湖的,本质里还是对罗诗这样与自己同类的人有着本质上的认同感。


“你们两个,都是谁的门下?为什么到这里来?说……”


猛然间,却听见段大师提高了嗓音陡然历喝道,随后,便举起了手中的仙云机关炮对准了两个人,只有言语间稍有回答不慎,便是和浪青达的那尊保命金人一样的下场了。


“段大师,请别误会,我是雷霆剑派凌入虚门下,我叫凤七,来求您铸造仙剑,撞见江湖所不齿的浪青达,才替天行道。


这位姑娘,我与她只是初识,还是由她自己来介绍吧。”


凤七脑袋很灵活,借着这个籍口,将兀自趴在自己怀里大哭不已的罗诗推了开去。


这一切,都看在了段大师的眼里,眼中神色一变,倒似乎很欣赏凤七的这种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