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我和血族公主有个约会 > 93、她莫名地有些兴奋

93、她莫名地有些兴奋

作者:浛央 返回目录

捏了一把采薇的俏脸,看她在怀里瑟瑟发抖的样子,沐云这才放开采薇。


他佯装恶狠狠道:“怎么,怕公子调戏你?”


采薇低下头,她满脸彤云捏了捏衣角:“不,不怕。我,我是在担心公子的身体。”


这妮子,忘了当初亲密的时光了么?


龙虎山密林那个简陋洞府,二人可是孤男寡女的,度过了不少日子呢。


好险~


采薇撞见他和九娘的小秘密。


和九娘交了一上午的心,,如同两位江湖高手酣战过招,短短几个时辰你来我往,恶战数次。


要不是有修士最强四境的体魄,沐云此刻怕是要扶墙而走。


九娘就像是一颗熟透的水蜜桃,果形丰满,桃汁满溢。轻轻唆一口,满齿唇香。


和她交心,绝对是沐云经历过最激烈的硬仗。


不过九娘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出门的时候,虽然强忍着回眸一笑,沐云却能看出来她眼神中深深的疲惫。


走路的样子也很怪。


你来我往的一番讲价之后,沐云渐入佳境,开始主动掌握交心节奏。


他在九娘断断续续的退步求饶中,许诺她,你若不离我定不弃,十年之期,给你想要的东西。


好在采薇来的正巧,九娘已经撩起长长的裙摆离开,沐云猜她,一定是回房补觉去了。


被沐云说了句听起来让人有点害羞的真心话,采薇反倒忘了问他,屋子里怎么有一股奇怪的幽香?


还有,公子一脸疲惫,到底是什么原因?


沐云赶紧招呼醉仙楼小厮,令其将被褥都换了,说什么这屋子怪得很,怎么一股汗臭味儿,咋个能让采薇姑娘待得下去嘛。


小厮只是埋头干活儿,他年纪不大,只有十三四岁,可是心里精明着。


否则九娘也不会委以重任,让他在外面伺候。


采薇不喜欢给人添麻烦,他见小厮动作麻利,忙得满头大汗,低声道其实我没事的。


怎么没事?


沐云不由得语气高了几分,你们醉仙楼怎么搞的,一个房间都收拾不干净。


小厮眉头紧锁,差点脱口而出,你狗日的别血口喷人啊!


由着你和掌柜的没天没地的打一上午架,用圣洁的莲花给你铺床也架不住这么折腾。


但小厮低眉顺眼:“采薇姐,是我做事不细心,怠慢了您和沐公子独处的雅兴~”


他尤其在“独处”二字上,补足不少语气。


听了小厮长弓的致歉,采薇越发些怪罪自己:看,多心了吧,连累人家小长弓,只能后面有机会再找补。


长弓收拾完屋子,麻利儿换好被褥,叹了口气。


不是他喜欢和沐云同流合污,蒙骗采薇姐姐;


而是有一只手悄悄伸进他兜里,塞了个大银锭。


长弓明白拿人手短的道理,所以这出戏就该陪着沐云演完,而且事后烂在自己肚子里。


长弓抱着换下来的被褥,赶紧离开雅间,他娘的,多待一秒都恶心。


他不禁回看画儿上仙女一样好看的采薇姐,搞不懂她为啥对那种人,痴心绝对?


“不要脸!”


“臭不要脸!”


长弓一连骂了两句沐云不要脸,然后伸手去摸银锭。


还好得了赏钱,不至于让良心太痛,否则自己要自责而死的。


“他娘的银锭呢?”


长弓勃然大怒,狗日的沐云,居然在他兜里塞了一块石头。


是石头!


一个有本事搂着掌柜的打架,还接连打了一上午架的男人,居然抠门儿到给小厮赏钱,都作假!


“狗日的,看我不去掌柜的那里告你刁状。”


然而长弓刚打定主意,沐云似乎料到长弓的暴怒一般。


他当着采薇,在楼上隔空喊道:“长弓啊,抱歉抱歉,忘了正事,回头记得来找我要赏钱。”


然后长弓又闭嘴了。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沐云这是敲打他呢,没啥比揣进自己兜儿里的银子,更实际。


“九娘姐姐呢?”


采薇如梦初醒,她一拍额头,小声道:“屋子里,好像有九娘的水粉香味儿。”


屋子里终于只剩下二人,采薇还是有些好奇,她鼓起勇气想问问...


她刚有一丝儿问问的念头,沐云忽然板着脸:“我闭关这两年,交代你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采薇像是顽皮了一个暑期的蒙童,忽然被古板的先生要求检查课业。


她赶紧将问到嘴边的问题吞下去,小心翼翼将这两年做过的事情向沐云汇报。


她汇报得很细,一边回答,一边偷看沐云的侧脸,细致到就连几个石狮子卖了多少银两,都一清二楚;


不出意外,挂在师父罗城名下,那个由大夏王朝修建的行宫别苑,被拆了个精光,全部换成现钱,用来供农七、范思思作启动资金。


沐云问道:“师父的行宫,一块砖瓦都不剩?”


“还剩的还剩的。”


沐云脸色一变:“我当初怎么交代的?不是说好了要看起来像是被洗劫了一样,比你的小脸还干净?”


采薇忽闪的眸子,偷偷瞥了一眼沐云,细声道:“还剩下一个功德碑,上面刻了罗城大剑仙名讳,我又修了一座小祠堂,留在原地。”


“什么?岂有此理!”


沐云怒道:“刻了师父名讳的功德碑,不应该是最抢手的物件?那帮大胆乡民,居然敢如此不识货?”


采薇更加不敢看他:“不,不是的!功德碑单价最高呢,范思思前辈,出资叁拾万两白银;还有韦铮山君,出价更高,说是那功德碑放在山君庙,能辅助他镇压邪气。”


“可是,可是我以为那是公子心头物,不敢轻易卖出去。”


沐云心里感慨这妮子真是男人在外时,操持家务的一把好手。


但他仍旧皱起眉头,摇摇头。


说到最后,采薇甭提心里多没底。


那可是沐云郑重其事,拜托她的事情呀。


可惜她不知道,沐云当初急于进入龙渊洞天提升修为,不过是随便找个人代劳罢了。


请她代劳的时候,也是因为她恰好在身边。


再者,沐云匆匆交代给她的时候,要多仓促有多仓促,根本没奢望她能做成十分之一。


哪来的郑重其事,都是装的。


不,是咱少年老成,看起来就庄重。


沐云大概和采薇讲了一下深渊魔窟的见闻,采薇一脸震惊:“妖族要开始攻城了?”


她脸上,居然莫名有些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