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火影之狐狸与猫 > 第184章:

第184章:

作者:若非之璃 返回目录

漫漫长夜终于破晓,天亮了……


但是战争又重新开始,原本要对付混进来的白绝就已经很困难了,现在天一亮,白绝军和秽土转生的忍者又开始进攻,让原本就一夜紧绷着神经的忍者们只能再次战斗起来。


医疗部队的入口那里。


“都说了不要总是假装伤者进来,换个身份不行吗?!老娘都审美疲劳了!!”,伴随着静不耐烦的大吼声,紧接着便是‘轰隆’一声地面被砸破的声响。


“……”,门口附近的守卫和感知忍者现在对这一幕已经有些麻木了,毕竟一整夜他们已经看了将近上百次,想不习惯都难……


地面已经破破烂烂,两个忍者快手快脚地上前把埋进土里的白绝尸体挖出来,然后搬到处理尸体的地方。。


而不远处正抬着伤者过来的几个忍者有些被吓到,不知道该不该上前来接受检查。


一夜都没休息过的静扫了他们一眼,淡淡地说道,“再不过来接受检查的话,那几个人就麻烦了。”


“啊,是!”,那几个忍者赶紧抬着伤者跑上来,胆战心惊地经过她身边之后才进入到第二关的检查。


看到他们都没有变成白绝的样子后,感知忍者便开始对他们的查克拉进行检查,然后再把他们送到医疗部队里面去。


静看看他们抬进去的人,歪歪头后忽然问道,“说起来,之前我就注意到了,有很多个都已经是尸体了,怎么还会送来医疗部队?”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其中一个感知忍者立刻解释道,“那些都是特殊遗体,也就是拥有特殊血继限界或者是特殊能力的忍者。虽然战争上有很多遗体来不及收拾,但是特殊遗体是特别的。为了未来不落入敌人的手里,他们都是被优先回收并封印进卷轴,之后便会被运回各自的国家。”


“也就是说,那些家伙要是被秽土转生出来的话,又会是比普通忍者更为棘手的敌人吗?”,静思索了一下,然后便继续集中精神准备下一轮的检查。


那个感知忍者知道她从昨天开始开始就帮忙治疗晚上没有休息就一直站在门口这里帮忙检查,忍不住劝说道,“那个,静小姐,你要不趁现在休息一下?你已经几乎一天一夜都没休息过了……”


“不必,我们的身体素质都很好,几天不睡觉都不会有什么问题。”,静并不怎么在意,握握拳头后咧嘴一笑,“刚好可以把火气撒在那些不知死活的家伙上~~”


那个忍者眨眨眼睛,再看看地面上多出来的无数大坑和裂缝,忍不住抖了一下……


…………………………………………………………


营地里面。


“为什么经过检查还会有人混进来啊?!老娘还想继续研究那些白花花的敌人呢!!”


舞不耐烦的喊声在时不时传来哀嚎的营地里响起,下一秒就是‘嘭嘭嘭’一阵乱响后一个白花花的家伙就被扔到了附近那个堆积了不少敌人的人堆上。


营地里多出了一个巨大的淡红色结界,里面主要是一些轻伤者。因为即使经过排除,但是还是不断地有白绝假扮成忍者混进来,防不胜防。


无奈之下,樱落风在离开之前,便在这里设下了一个结界,那些轻伤且不需要查克拉治疗的伤者则直接进去里面包扎或者巡逻的忍者进去里面休息,毕竟只要在结界里面,敌人就无法继续伪装。


虽然待在消无查克拉的结界里面让人浑身难受,但是里面却是最安全的地方,不用担心‘伙伴’会忽然捅自己一刀。


而重伤者则在不远处的帐篷里接受治疗,帐篷的周围都有忍者守着,而每个忍者手上都缠着一条血线,虽然没有办法使用查克拉,但是体术却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最重要的是,不怕敌人伪装啊。


“嘭咚!”,又一声巨响过后,裂开的地面又多出了一个坑,而握着拳头的舞这次则直接把刀拔了出来,咬牙切齿地喊道,“老娘打累了!下次还敢在我面前装的话直接砍成几段!”


这下子周围的几个忍者都有点被她吓到了,明明一开始的时候脾气还是很可爱的,怎么随着时间的过去她就变得越来越暴躁了????


原本可爱爱笑的双马尾妹子呢??


这时一个刚来的伤者好不容易才弄清楚了这里的运转方式,看看一些忍者手腕上的血线,再看看扛着长刀的舞,忍不住问道,“那个…舞小姐是吧?”


“干嘛?!”,舞瞥了他一眼,左手朝上举起让原本毫无缝隙的结界便出现了一道两米宽两米高的门,“要进去吗?”


“不不…我刚从里面出来…”,那个伤者赶紧摆摆手,瞬间看到她脸色阴了下来,赶紧解释道,“其实我就是想问一下为什么不把血线给每个人一份呢?这样的话就不怕敌人混进来了……”


“!!!”,附近的几个忍者立刻被他的问话吓了一跳,赶紧摇头晃手让他不要问那个问题。


黑着脸的舞直接放下手,结界关上的同时她獠牙喊道,“老娘的血不用钱啊?!这次给他们的已经是全部的备份了!我待会还要上战场的呢!!到时候还要自己割呢!”


“!!”,吓了一大跳的伤者愣住了,没想到她脾气会这么暴躁。


附近的几个忍者现在已经有些见惯司空了,默默地叹了一口气之后继续负责监视着周围的情况。


但是,亲眼见证着静和舞显而易见的脾气变化,不少忍者心里都逐渐地冒出了疑惑:


这一族…是不是熬夜之后都会从美女变成老虎啊……


………………………………………………………………………………………………………………………


鸣人制造出不少的影分身朝着不同的战场赶去,利用可以感知到恶意和憎恨的能力去把混在同伴里的敌人揪出来。


橙黄色的身影活跃在战场的每个角落里,在同伴们还没有察觉到危险的时候,就帮他们解除了隐患。


而且,现在白天一到,之前被收走的秽土转生者又被放了出来,战斗又开始在不同的地方展开。


天未亮,樱落风他们正朝着第一部队的方向赶去,途中看到组成小队行动的忍者时也帮忙检查一下里面有没有混进来的敌人。战场太大,他们不可能每个角落都去检查一遍,只能能帮就帮了。


两只雄健的老鹰快速地飞过森林,其中一只的背上载着雨和哲也,另一只则负责载着樱落风和龙也。


到处乱看的哲也又看到了一个小队的忍者,“前面有看到了忍者了,不知道里面还有没有敌人。”


“直接检查一下吧。”,雨直接在老鹰上站起,拿着弓箭摆好姿势对着下面的人。


哲也赶紧让老鹰飞得稳一点,并说道,“喂喂,雨你小心点啊,你可不像我们可以用查克拉稳定住自己。”


“没关系,要是我使用了能力的话,你也稳定不了,”,雨笑眯眯地说道,锋利的黑箭调了个方向对准了他。


“敌人在下面下面……”,哲也赶紧小心翼翼地伸手把他的箭移了个方向。


樱落风好笑地看了看他们,随后便站在老鹰上,双手组成相框姿势然后对着下方正在奔跑着的十几个忍者,淡红色的光膜出现在合拢的指尖,“锁定。”


“!!”,原本快速奔跑中的忍者们忽然身体一僵,维持着奔跑的动作一动不动。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的他们努力地用眼睛撇着周围的同伴,却同样从他们的脸上看到了惊讶和防卫。


但是也有忍者瞥见了在自己前面的伙伴忽然身上出现了变化,眼睁睁地看着他变成白花花的样子但却因为身体僵硬而无法除掉他。


下一秒,一支漆黑的箭悄无声息的出现,毫不留情地射中那个白绝的脑袋。混在小队里的另外两个白绝也被准确地射中,然后倒在了都是。


除掉了里面全部的敌人后,樱落风才松开双手。而下面的忍者们也感觉到原本僵硬的身体恢复了自由,立刻拿出苦无并警惕着周围。


哲也从上面跳下来,把黑箭回收后就借助细线回到老鹰上,大咧咧的喊声从上面传来,“喂,这里面的敌人除掉了,你们接下来要小心点。”


听到声音的忍者们猛地抬起来,便看到飞在上面的两只老鹰以及上面的人,认出了那显眼的黑色服装后便认出了他们是谁。


“小心点,拜啦~”,哲也大声地挥了一下手,然后便让老鹰继续朝着第一部队的方向飞去。


那些忍者愣愣地看着他们飞远了之后,便低头看着地上那几具脑袋上多了一个洞的白绝尸体。他们原本根本发现不到什么异常,要不是有樱落一族的人帮忙的话说不定真的会被这些所谓的‘同伴们’所解决掉……


“这些家伙到底是什么时候混进来的?”,有个忍者惊魂未定地开口,并伸脚踢了踢头部中箭的白绝尸体。


“不过幸好他们刚才经过这里,不然我们就麻烦了……”,另一个忍者也有些后怕,毕竟他们完全不觉得这个家伙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一直以为他们是同伴。


一会之后,一个橙色的身体朝着这边跑过来,看看倒在那里的白绝之后忍不住愣了一下,“原来是被干掉了,恶意突然消失了我还觉得奇怪的说……”


看到一个全身包裹在查克拉衣下的人,不少忍者都愣了一下,但根据之前总部传过来的消息便也了解。


“这攻击方式是……”,鸣人看到插在白绝头上的洞时愣了愣,想到什么之后眼睛一下子亮了,一下子抓住一个忍者的肩膀并激动地问道,“刚才风是不是在经过了????”


“风??谁??”,那个忍者有些莫名其妙,完全不知道他说的是谁。


“就是风啊!一个很漂亮的女孩的说!还有那支箭是不是那个笑得跟狐狸一样的二哥射出来的??”


“啊,你说那个美女和那个帅哥啊,他们刚走了。”,那个忍者指指他们离开的方向,并补充道,“他们是坐在老鹰上的,现在应该离这里挺……”


他的话还没说完,原本抓着他的人就闪身消失不见,很明显去追人了。


“……远的……”,还有些懵的那个忍者讷讷地把最后几个字说完,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其他忍者也有些不解地面面相觑了一会之后,才把这段插曲抛到脑后,并继续前行至他们的目的地。


……………………………………………………………


龙也看看前方,随意变回头对坐在鹰背上的樱落风说道,“还有一段时间才到第一部队,风小姐趁现在休息一下吧。”


“对啊对啊,风小姐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呢。”,另一只老鹰身上的哲也劝说着,并抬头对站在身后的雨说道,“还有你别耍酷了,不仅伤还没好,而且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怎么休息……啊!”


还没罗嗦完的哲也又被那把黑弓打了一下,气鼓鼓地捂着头后不服输地瞪着雨,“我又没说错……”


“我倒是觉得没什么不适,你要是精神这么好的话,可以下去下面然后跑过去~~”,雨笑眯眯地开口,右手拔箭架好后便对准他。


“不不不不我拒绝跑过去!!!”,哲也立刻牢牢地抱着老鹰的脖子,也不管因为自己而导致老鹰难受地甩甩头。


“那稍微安静点~”,锋利的箭头移了个方向对准右下方,纤长的手指微微用力后便放开,漆黑的箭瞬间便消失在视野里。


哲也立刻好奇地看着那边,看到一个秽土转生出来的忍者被射中了之后立刻激动地握拳,“很好!中了!哎嘿嘿嘿嘿~~~”


龙也也没有管他们,默默地跳下去把黑箭回收后才回来。因为不知道前方的战场还有多少敌人,虽然他们携带的卷轴里还封印着不少黑箭,现在还是需要节省点武器才行。


“这样更容易中呢。”,雨又把一支箭拔出来,并对准了哲也的后脑勺。


“不不不!我立刻给你找靶子!!”,瞬间绷紧神经的哲也随便指了一个方向并把他的箭移过去,“那边那边!!”


“我还是觉得近一点好一点~”,雨继续把箭指向他,拉着弦的手指动了动。


“啊!!敌人!!”,千钧一发的时候哲也终于看到了几个跑出来的白绝,赶紧把他的箭移向那边。


“…………”,看到他们的吵吵闹闹,另一只老鹰上的两人有些无奈,随即便无视他们两人。当然无视的动作不能坐得过于明显,他们可不想下一秒就被一支箭射中。


“风!!!!”


忽然间,后方传来熟悉的大喊声,紧接着一个橙黄色的身影便飞了起来,踩着附近的树木朝着他们飞过来。


“???”,原本闭着眼睛休息中的樱落风听到自己的名字便睁开眼睛,看着朝他们飞奔过来且还发着光的身影时愣住了。


那家伙……


谁??


刚搞定那几个白绝的雨也回头看向那边,歪歪头后便又拔出一支箭对着那边,但却不知来人是敌是友也就没有立刻射出去。


浑身都在橙色查克拉包裹下的家伙一边朝着这边飞奔过来原本不断地挥着双手,兴奋的大喊声很熟悉,“风、二哥、哲也、龙也~~~~~~”


“???????????”,被点到名的几人都统一地冒出几个问号,而最先回过神的樱落风才总算认出了那是谁,带着不少伤的脸上满是不敢置信,“鸣人????”


“那个狐狸小子??”,雨和哲也同时歪歪头,脸上难得统一地出现疑惑。


“好像找风小姐有事。”,龙也伸手拍拍老鹰,让它飞低到树梢附近。同时自己也下去把箭给收回来。


“风~~~”,总算追上来的鸣人直接一个飞扑,脸上满是灿烂的笑容,“好久不见~~~”


“鸣人~”,虽然外表变得有些认不出来,但樱落风还是开心地朝着他伸出手。


哲也注意到她双手还戴着的黑色手套,赶紧提醒,“风小姐,你的手套!”


“嗯?”,樱落风才想起这件事,但是现在鸣人已经跑到自己面前了。


橙黄色的查克拉外衣快速地消失,但是完全不自知的鸣人依旧笑得激动得扑过来。


樱落风的身体因为他的动作而向后倒去,戴着黑色手套的双手不自觉地抱紧他,鲜艳的红色染上了他后背的衣服。


好不容易见到人的鸣人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嘭’的一声化为烟雾消失不见,而顺着惯性的樱落风则直接从鹰背上摔了下去。


“…………”,樱落风愣愣地看着什么都没有的双手间,往下坠的身体和被风吹起的长发让她猛地回过神,右手摸出一把小刀并粘上细线后便直接朝着上面的老鹰扔出去。


细线快速地缠住了老鹰的爪子,被那把小刀卡住也因此不会松开。右手抓紧细线让自己不继续往下掉之后,樱落风才想明白刚才那个鸣人只是个影分身……


右手抓紧细线的樱落风低头看了看左手手套上的湿润,默默地握紧左手并且神色暗淡了不少,“什么啊,难得见上一面的……”


雨他们的那只老鹰飞下来,载住她之后便继续往前飞去。哲也帮她把缠在另一只老鹰爪子上的小刀和细线收回来,还是有些惊讶地说道,“没想到刚才那个真的是九尾的人柱力啊,要不是后面露出真面目还真的完全认不出来……”


樱落风回过神,戴着手套的双手不自觉地握紧了一下,随后便微笑着说道,“嗯,他现在好像变得很厉害了~”


“的确很厉害,虽然只是个分身,但是那个查克拉量却很惊人。”,哲也同意地点点头,把收回来的小刀和细线递给她。


“这样看来的话,他有好好地修行呢,这样就行了~”,樱落风笑了一下,然后默默地把细线收回护腕里并把小刀重新藏在短裙下。


“不过这改变不了他把小风推下鹰背的事实呢~”,修长的手指间转着一支锋利的黑箭,雨笑得愈发的灿烂,“要是待会再来的话,就先当一下我的靶子吧~”


樱落风愣了愣,赶紧解释,“这不关他事,那是我自己站不稳而已……痛……”


话都还没说完的她就被雨敲了一下头,只能乖乖地保持安静,但却又眼巴巴地看着自家二哥。


“别用这种小动物的眼神看我,这改变不了什么,那小子要是不好好道歉的话,我绝对会把他变成马蜂窝~”,笑眯眯地说完后,雨便不管樱落风求情的眼神,继续悠闲地在下方寻找着猎物。


樱落风眨眨眼睛,视线瞥向一边的雨专属的万年出气筒。


“!!!”,瞬间毛骨悚然的哲也看到她的眼神就知道她在想着什么,还没等她开口就直接跳到了龙也的那只老鹰上。


笑话,每次风小姐惹雨生气的时候,无辜的自己就会被推到枪口上。他这次才不要这么笨呢,反正那只狐狸小子跟自己也没关系,风小姐要是心疼的话,就自己去把雨那只老狐狸搞定呗~~


刚拿着黑箭回来的龙也回头看看藏在自己身后的那个家伙,淡淡地开口,“你是比我早出生一分零一秒的哥哥吧,每次躲我身后合适吗?”


“合适合适!!弟弟帮哥哥挡箭是天经地义的事!!”,哲也拼命地点头,表示自己才不要出去当靶子。


龙也默默地在心里翻了翻白眼,就因为跟这个家伙长着相同的脸,他都不知道背了多少个莫名其妙的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