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灵蔚妖书之灵界残卷 > 第七十七章 菍子的处境

第七十七章 菍子的处境

作者:归孕 返回目录

因为背上好歹有个人,樨走路没有蹦蹦跳跳的,菍子大大咧咧趴在他后背上倒也舒服。


“我还以为你会拒绝呢。”半路上,少年忽然笑着来了一句。


菍子也笑:“为什么?免费的交通工具不坐吗?”


她说着,俯身把下巴搁在樨的肩窝,呼吸蹭得他脖子痒丝丝的,樨的身体瞬间僵硬,刚要说些什么,就被菍子打断了:“别说话,让我这么靠一会儿。”


不明所以的樨把到嘴边的疑问咽了下去,一声不吭地背着菍子继续走,小道悠长地通向月观的医馆,脚下踩着厚如地毯的青苔,软软的不发出一点声音。一时间,只有树上偶尔的鸟鸣,以及连绵不断的蝉鸣。


这种静谧就像他们刚进入凌族核心时一样,但又没有那种诡异的气氛,反而让人很放松,忍不住要闭上眼感受一下。


“真安静啊。”


樨忍不住开口道,说完才反应过来,忙去看菍子的反应,结果发现她呼吸平稳绵长,已经睡着了。


他想想菍子的处境,肯定好不了,这段时间一定累坏了,还是让她多睡一会儿吧。他没有惊动她,加快脚步往医馆跑去。


常驻医师玥之赤琏原本在看书,察觉到门被人打开了,抬头一看,原来是常客。


不过少年脸上身上的伤口明显被处理过了,反倒是他背上的白发少女——如果她没看错那是凌族的大小姐凌之菍子——看上去不太好。 给力文学网址m.geilwx。com


“赤琏姐姐,菍子她受了伤,脚踝也肿了。快帮她包扎一下,医药费我来出”樨轻车熟路地走到后面隔间里,把菍子放在病床上。


赤琏跟着走进去,往菍子脸上看去,她看起来神情平静,睡得很安心,可这掩盖不了眼下的乌青。樨把人放下以后,迟疑了一下,对赤琏道:“姐姐,你能不能等她醒过来了再包扎?”


“这个嘛,得看她的伤势啊。不过应该没什么事,她看起来只是有点疲倦,还有——肚子饿了。”赤琏歪头想了一会儿,笑了,“总之你先出去吧,我会照顾好她的。”


樨感激地笑了笑,正要离开,赤琏忽然又出声叫住了他:“樨,我不知道这么说合不合适。之子她现在被禁足了,但听说了你的事后一直很担心。不管你愿不愿意,能不能和她见上一面?聊聊天,给她报个平安……你们还是朋友吧?”


樨心中一动,道:“这个,当然可以了,我们之间本来就没什么。不过她怎么会被禁足?是不是我激怒了族长害她被迁怒了?”


赤琏摇头:“不是,流言传出来以后,族长亲自去问她,之子不知怎么和族长吵了一架,才被禁足的。并不是你的原因,不要想多了。”


樨这才放心,对赤琏摆摆手,离开了医馆。


但他没有直接去玥族,而是先去藕香居买了点饭菜送到医馆,这才悄声去了玥族的族地。


说真的,他现在还不是很想看到雨鹙。


在离开那个世界之前,那个世界的雨鹙给他施下了很可怕的东西,现在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世界的雨鹙了。


虽然知道这么逃避不是办法,何况他还吃他的用他的,但是樨也想不出什么好的解决方法了。


他来到玥族族地门口。


门房看到他以后眼睛闪烁着,警惕起来,樨见他一副防着自己拱白菜的神情,只好移开视线,假装路过,绕到了玥族族地的侧面。有了潜入凌族的前科,樨决定这次也潜进玥族,不过一进去就会触动结界,所以动作要快。


之子盘腿坐在床上,在腿上放着一本医术,不过很显然她并没有把心思放在书本上,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一整天了。


她昨天从族人的闲聊里听说了樨从凌族被抱出来的事情,担心他出了什么事,可惜她出不了这个房间,也就只能听到一点小道消息。更可怜的应该是菍子,这么一闹菍子的日子一定很艰难,如果可以真想去看看她。


不知道她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之子正兀自烦恼间,只听窗棂轻响了两声,隔着窗纸还能隐约看到一个人影,看起来躲躲闪闪的不像好人。


不过之子倒不害怕,大白天的还是在族地里,她不信有什么人敢把自己绑走。她打开窗户,看到了自己想了一整天的少年。


“樨!”之子惊喜地叫道,随即又紧张起来,四下张望道,“你怎么来了?”


“偷跑进来的呗。”樨翻身跳进之子闺房,“你还好吗?我听赤琏姐姐说你很担心我,就来看看你。你族人没对你怎么样吧?最近很兴禁足吗?”


原来樨是听了赤琏姐姐的话才来的,之子失落起来,恹恹道:“我没什么事情,就是和父亲吵了一架让他生气了。族人不会真拿我怎么样的——”她抬眸望见樨明显轻松起来的神情,“倒是菍子,她还好吗?凌族出了事,好像和她有关系。”


樨闻言,顿时跳起来诉苦:“菍子的情况很不好!你都不知道,她从他们族地出来的时候,又困又饿,而且身上的伤都没处理,尤其是脚踝还肿着!太可恶了!”


之子听了也难过起来,任谁听到朋友的处境这么糟糕都不会好过的。樨看了之子一眼,提议道:“不过现在她在月观医馆,你要是担心她……”


“可以吗?”之子眼眸亮了亮,她一直在想办法离开族地,可不会秘术的她别说族地了,连从房间出去的能耐都没有,“你能帮我出去吗?”


如果有樨在的话,说不定是可行的,别的不好说,他总可以带她飞过去的嘛,那些人一定不会猜到她会去月观。


樨见之子愿意,也不多说,当即决定带之子去看菍子。而且他进来已经触发了结界,这里不可多留,一把把之子拉进怀里,不顾之子恼羞的尖叫转身破窗而出。外面的看守被惊动了,惊愕地看着两人,樨对他们做了个鬼脸,抱着之子乘风而去。


这公主抱可真够刺激,樨有一只手不好用力,就任由之子挂在身上,之子感觉自己脸都被风吹麻了,索性把脸埋在樨怀里,还能听到不知是谁的心跳声。


这么急促,一定是她自己的吧……


之子心说,她想起樨被父亲激怒拂袖而去的事情,就是一阵难过,也不知道自己在烦恼些什么。


他们很快就降落在医馆门前。


樨和之子对视一眼,一起走了进去,只见菍子正坐在床沿吃饭,腮帮鼓鼓的,见有人进来了也没有赶紧把吃的咽下去的打算。


不过这样也好,省得噎着,反正菍子本来就没包袱。看到她吃这么急,樨又高兴又难过地想道。


但看到之子,菍子明显愣住了,然后,还是噎住了。


之子过去帮她拍背,樨在他们面前要笑不笑,见之子趁着菍子喝水的工夫给自己使眼色,他迷糊了好一会儿也反应不过来,回以困惑的眼神。


他怎么这么……笨。连之子也忍不住吐槽起来,只好直接说道:“樨你出去看着我族人有没有跟来行吗?我和菍子说几句话。”


樨见有机会脱身,整个人都自然起来,立马就出去了,还顺便帮忙关上了门。


却说冬语冰找到玄淯以后,把有人跟踪月汶的事情告诉了她,意思是这几天小心点,不要一个人行动。玄淯没当回事,毕竟爸爸上下学都会接送她,她不怕有什么危险。


虽然爸爸不是秘术传人,但玄淯却觉得很有安全感。


冬语冰看到她一副没上心的样子,无奈地摇摇头,看来只好多用心点了。


两人回家后,发现月汶和雨鹙都不在,冬语冰便猜他们去后院花房了,结果真是如此。玄淯看到雨鹙醒了,整个人看上去都开心了几分,跑到他身边的藤椅上坐下,热情道:“雨鹙哥,你感觉怎么样?妈妈说精神力透支会很累,你是不是也感觉脑子很疲惫?”


雨鹙转头看向她勾唇一笑:“和你说的一样。”


“没关系的,你在我家多住几天,妈妈会帮你恢复的。”玄淯眉眼弯弯,琥珀色的眸子在阳光下泛着蜜糖般甜美的光泽。


冬语冰有些好笑地看着她,见桌上的花茶已经见底,过去收拾了盘子端出去。


雨鹙点头:“那之后几天都叨唠了。”


玄淯毫不介意他的客套,道:“没关系的。我们也休夏了,以后我可以帮忙照顾你。”


算算日子,确实也到了下一届学员休夏的时候,雨鹙忽然觉得时间过得可真快,自己和樨去年休夏的场景还清晰如昨,而现在他们都已经是准毕业生了。


他感慨着,顺便像个老头一样回忆往事,想起去年休夏和樨一起旅行过的每一个地方,再想到自己的计划,他的笑容愈发柔和起来。雨鹙期待着自己回族的一天,以及之后的日子,他迫不急待要看到樨到时候的模样了。


但想到樨如今对“雨鹙”带着恐惧,雨鹙心里又蒙上一层阴霾,笑意也逐渐褪去。


玄淯在一边一直注意着雨鹙的神色,见他神情不定,以为是觉得自己聒噪,只好闭上嘴巴。一时间,月汶冥想,雨鹙走神,玄淯闭嘴,空气就此安静下来。


冬语冰端着新准备的花茶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安静的场景。


玄淯小心翼翼的样子让他心里不禁犯嘀咕,不过还是端着茶盘走过去,温声问:“要喝点茶吗?干玫瑰的。”


玄淯听是自己喜欢的花茶,兴致重新高涨起来,忙不迭点头,自己动手沏上一杯,然后往雨鹙那儿看上一眼:“雨鹙哥,你还喝吗?”


雨鹙回神道:“不用了,我不渴。”


玄淯有些失落地缩回手,盯着手里泛着浅红的花茶,赌气喝下一大口。浓郁的甜香溢满鼻腔,她享受地眯起眼睛,眸光在银白纤长的睫毛下微闪着,像是一只餍足的小猫。雨鹙没有错过这个美好的瞬间,觉得女孩子露出这样的表情都很可爱,包括樨也是。


他想到樨在阴界忘乎所以地夸赞他时脸上闪烁的光芒,以及之后总算察觉到自己的傻样羞窘到捂脸笑哭的样子,那分明和露出享受美味时完全不同的神情,却还是让他无端想念。


玄淯喝完才发现雨鹙一直盯着自己看,浑身都不自在起来,结巴道:“雨、雨鹙哥,你……看着我笑干什么?”


阳光下黑发少年露出了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温柔神情,唇角笑意晕染,如世间罕有的幻术一般,展现在少女面前。


“没什么,笑你可爱。”


他轻声道,似乎没有意识到玄淯的反常,自顾自闭上了眼。


玄淯只能庆幸他这会儿开始了闭目养神,不然他一定会看到她红透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