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灵蔚妖书之灵界残卷 > 第七十五章 跟踪者

第七十五章 跟踪者

作者:归孕 返回目录

纨族别院。


少年躺在冰蚕丝被褥上,只有肚子上盖着一条毯子,他睡着以后睡衣就卷到了腹部以上,因此白花花的胳膊、肚皮和腿脚都暴露在空气中。


安详的睡容显示他睡眠还不错,嘴角还挂着一串晶莹的液体,随着呼吸起伏无声地流到脑下的枕头上,晕出一片湿痕。


少年睡得是这样安稳,完全不知道院子里有人在为他而担忧,他身处漩涡中心,故周身围绕涌流,本身却平静如静海。


院外,月汶很担心地对乞烛说:“樨那小子的问题有点复杂,短时间之内恐怕没法消除恐惧。这个原理类似于童年阴影之类的,但是又像是一种本能,不管怎么样,你想克服童年阴影很困难,想克服恐惧更难。”


“不管怎么样,聊胜于无。”乞烛看着樨屋子的方向,神情凝重,“我可不希望我的两个弟子就这样变得关系疏远。”


“我也不希望。”月汶耸肩,“我试着尽可能多地去冲淡那个印记,不过想要彻底过了这个坎,要看樨自己。”


“我知道。”乞烛点点头。


月汶看了他一眼,又道:“至于雨鹙的情况,不算复杂,还是精神力透支的问题,不过结果也很严重,他会得严重的精神创伤,而且究竟是哪方面受创我还需要进一步观察。所以这段时间,雨鹙还是住我那里吧,有什么需要我会和纨族说的。”


乞烛没有说话,只是叹了口气,以此表示自己担心又无奈。弟子优秀是优秀,他敢说整个别洛都找不到比他们更优秀的弟子了,可是这么能折腾,他也不消生受啊。


月汶见他一副心好累的样子,不忍道:“你也别太担心,更严重的情况老娘又不是没见过。放心吧,他们两个能跨过来的。你小时候就没吃过苦头?操磨得跟个老妈子似的。” 给力文学网址m.geilwx。com


乞烛被月汶的话逗笑了,想到自己最近一直在做的事情,笑容又收敛起来。


“对了,所以……两仪界的事情,怎么说了?”月汶想起因为樨和雨鹙扯出来的事端,不禁八卦起来。而且这也算是职业病,只要却长城有点动静,她都习惯性想打听一二,毕竟以前是北阁的王牌成员,收集情报是工作也是乐趣。


何况,她以前可不知道凌族里面居然包藏着一个两仪界的节点,北阁的情报是怎么收集的,坤王脚下就有天大的秘密没发觉到。


乞烛也不隐瞒,道:“还能怎么样,鹙都做到这个地步了,他把自己扯进去,又把纨族扯进去,这件事情就没法化了。凌族和纨族关系不好你也知道,纨族好不容易抓到凌族尾巴,怎么可能简单放过。这件事现在已经交给北阁处理了,两仪界算是暴露了。”


“那凌族的日子可不好过。”月汶几乎可以想象凌族在坤王面前失去信用的场面。


“那是当然,所以说鹙还算是做了一件好事,为他自己家族。”乞烛摸摸下巴,露出一个浅笑,“有意思的是,你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是谁引起的吗?”


月汶很有兴致地回道:“我听说是凌族大小姐,族长的嫡女。”


乞烛道:“没错,是她带着樨去两仪界的,一个本家大小姐,居然拉着站在对立家族那边的朋友去本族的核心所在,这传出去可真是个笑话。凌之菍子虽然是大小姐,实际上受家族掣肘的地方很多,她一开始甚至不知道两仪界的事情,可见族长一系败落的速度实在太快。”


月汶抛了乞烛一个白眼:“还是某个臭小子废了凌族族长的经脉,现在又在这里感慨,说些风凉话。”


乞烛嘿嘿笑起,脸皮红都没红一下,无赖道:“那是他们族长水平不行,再说这样削弱凌族对大家都有好处,谁希望他们壮大起来呢?”


月汶闻声陷入了沉默,似乎在想别的事情,过了一会儿,她无声地出了口气,和乞烛打了一个招呼,就自行离去。乞烛习以为常地把她送出纨族族地,然后目视她背影的离开,他猜想自己说的话让月汶敏感了,但是她并不会因此而埋怨他。


当年,或许也是因为不希望梦族壮大,所以才让南阁一夜之间暗杀全族吧?月汶这么多年来虽然没有彻查过,但身为北阁曾经的高层,她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之所以假装不知,实际上也是给自己一个安慰吧,没有哪一种快乐,不是无知中取得的,又何必让自己太辛苦。


乞烛有些寥落地看着自己曾经的监护人离去,心说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糊涂总比明白高兴点,哪怕是傻乐呢?


但是乞烛一向不是会露出心事重重神情的人,月汶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以后,他又很快露出了漫不经心的微笑,转身朝雨戒院里走去。临走前,他有意无意地朝某些方向看了看,那里空无一人,却给他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


这不是错觉。


鱼头街18号,月汶宅。


因为纨族二少爷“屈尊”到月汶家暂住,冬语冰和玄淯飞快收拾出一个房间,把依旧昏迷的他安置在内。


冬语冰很快发现,自从雨鹙住过来以后,自家女儿就总是心神不宁,心思总往那房间跑。貌似还是因为碍于他还在家,加上女孩子的矜持,才没一天十趟八趟地过去看望人家。


这个发现让身为人父的他有点心塞。


然后这种感受在女儿终于来找自己的时候加重了。


玄淯用她那对和母亲十分相似的琥珀色眸子忽闪着盯着冬语冰看:“爸爸,这么晚了还不去书店吗?”


坐在沙发上看书的冬语冰感觉自己嘴角一抽。


他放下书抬头仔细端详自己的女儿,小姑娘一向藏不住心思,原本他看书时她望得倒是殷切,现在他不看书准备和她好好聊聊了,她又移开了目光。冬语冰见状,无奈地笑道:“爸爸去书店了,谁来照顾雨鹙呢?”


小姑娘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我我我!我可以!”


由于她表现得过于激动,冬语冰忍不住咳了一声,好提醒她收敛一点,然后道:“小淯,你想照顾伤患的心是好的,但是雨鹙的情况很特殊,我必须在这里看着。如果你真想帮点忙,不如帮爸爸去开书店。”


“我不要。”玄淯噘嘴,“你的书店平时半个人影都见不着,那么无聊我才不想去呢。”


“因为生意很清淡所以爸爸偶尔几天不营业也没什么吧?”冬语冰笑,然后看着自己女儿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


几天?


玄淯在心里叹气,等过去几天雨鹙哥说不定就回去了,到那时候想见他一面可就难了。


毕竟月汶教导雨鹙的时候,时间总和她的上学时间出奇一致,而纨族也不是那么好进的,何况她这么主动跑去找他,说不定会给他带来什么麻烦。


看她有些失落,冬语冰默了一会儿,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道:“你不用太担心雨鹙的事,出去玩玩吧,今天不是难得的周末吗?”


到底是小姑娘,玄淯先是还有些难以释怀,等出门后就又是一副开心的样子,跑去了朋友家的方向。冬语冰站在窗前看着女儿跑远,自嘲地笑笑,也许是他想太多了,小孩子的心情就像阴阳海的洋流多变不定,她对雨鹙,也只是单纯的喜欢吧。


站了一会儿,冬语冰看到月汶朝家里走来,目光顿时更加柔和起来,但是很快他就察觉到不对。月汶倒是神情自然,如果不是冬语冰发觉那些在她身后探头探脑的家伙的话,真的会以为什么事也没有。


月汶一进门,就对冬语冰道:“外面有人跟踪我。”


“嗯,我看到了。”冬语冰沉着脸说。


月汶好像并不担心被人跟踪的事情,反而是有些恼怒:“他们是不知道老娘的手段还是怎么样,居然跟我玩跟踪,他们一出动我就发现了。”


冬语冰问“”“从哪里开始的?”


“一出纨族就被盯上了,可能他们早就在监视了。”月汶愤然道,走进客厅发现不对,屋里一片安静,便问道,“小淯呢?”


“她刚出去和朋友一起玩了。要不要我去找她?现在外面有人跟踪你,她说不定会有危险。”冬语冰担忧道。


月汶点头:“去吧,我去看看雨鹙。”


两人对视一眼,各自去往不同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