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无敌小医仙 > 第158章 阵法

第158章 阵法

作者:毕云涛林雪 返回目录

“你?”


白日凡嗤笑一声,轻蔑一笑。


自己等人都是豪门贵族,特别是这个张小姐,白日凡虽然不知道其真实身份,但之前见识到她那随行保镖的身手,便知道这人身份绝对不简单!


并且根据白日凡的观察,这个张蝶梦有轻微的洁癖,对一切污秽之物都极其厌恶。


眼前这个浴足店的小学徒,天天面对各种大汉的臭脚,一定会引起张蝶梦的反感的。


是故这次白日凡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云涛笑盈盈的望着张蝶梦,张蝶梦听到眼前的小年轻要坐自己的车,本能的皱了皱眉头。


“好吧,看在裴老的面子上我就载你一截。”


终于,张蝶梦还是点了点头。


“张小姐,这恐怕多有不便吧?你坐前面,我坐后面,哪里还有多余的空位?”


白日凡闻言,顿时苦丧着脸道。 https://m.geilwx.com给力文学网


“没事,后排不是可以坐三个人吗?两个人完全坐得下,你若是不愿意,可以不坐我的车。”


张蝶梦说着,这边已经上了车。


白日凡赶忙也跟了上去,他这次可是专程为了泡这个身份不简单的大美女,哪能放过跟她多相处的时间?


云涛向张蝶梦道了一声谢之后,便坐上了轿车后排位置。


这车子里面空间还算是比较宽敞的,莫说是两人,即便是四个人坐下估计也不甚拥挤。


可当云涛坐上去之后,旁边的白日凡立马厌恶的朝窗边挤了挤,甚至还将车窗完全打开,似乎有什么晦气一般。


云涛不以为意,若不是为了为了调查张蝶梦体内到底是什么东西,云涛才不会跟上来呢。


并且这群人刚好也要去海东市找魏北邈。


不得不说,这是上天的巧意安排。


车子从江南市往海东市行驶,白日凡有一句没一句的与张蝶梦交谈,而司机兼保镖的林叔与云涛却一直一言不发。


云涛手拿一个古朴小本,盯着一团玄奥至极的图案目不转睛。


“她身体内那东西,十之八九应该是一种阵法,可究竟是何种阵法,我居然毫无头绪!”


云涛心中疑惑,令狐圣除了修为不高,医术占卜八卦无一不通,成就也是堪称绝顶大师级别。


在令狐圣的熏陶之下,云涛在阵法一道自然不会太差,可即便是这样,云涛还是没有将张蝶梦身体内的奇异阵法作用搞明白。


一番左右无事之下,云涛便将当初从王平那里多来的阵法书拿出来仔细揣摩。


这阵法书前面都是从最后一页的祖阵推衍而出,以云涛如今的阵法造诣,只要揣摩这最后一页便可。


“果然不愧为上古阵法,这一个月以来,我只能看出其十之一二。”


云涛苦笑摇头,即便他神魂力量庞大无比,但一直推演阵法消耗也十分巨大,轻轻揉了揉额头。


不过这一个多月不断研究上古祖阵,他在阵法上的造诣又有所提升,估计已经勉强能算一名阵法师了。


若再次遇见庆帮的囚龙破海阵,云涛完全可以以巧力破之,不会如同上次那般以力硬抗。


“白少,我虽然从来没见过魏北邈大师,不过也是听闻过他堪称全才,脾气又古怪至极,若是到时候不给我诊断,岂不是白跑一趟?”


张蝶梦坐在前面一脸忧色道。


白日凡一脸傲色道:“放心吧!我白日凡在海东市也有几分薄面,刚好认识魏大师的徒弟,有他引荐,一切都不成问题!”


“有这位医道江北之最的魏大师出手,张小姐你肯定会药到病除的。”


张蝶梦闻言,心中稍安。


这个魏北邈确实声名远扬,即便自己远在京城,都是听说过这位江北武道圣手的名头的。


“江北之最?”


就在这时,云涛皱着眉头开口了,一脸疑惑。


若论医术,江北这三位圣手中,应该是裴元博当属第一,毕竟裴元博一生都沉醉于医道之中,无论是医道天赋还是接触医道时间都不是其他两人能比的。


若不是苦于无法修炼武道,裴元博只怕会一飞冲天,成为国手一般的人物。


而这个张蝶梦明明每年都找了裴元博,连裴元博都没有办法医治,这个魏北邈又怎么可能医治成功?


“不知道魏北邈跟裴元博比起来,医道水平又是如何?”云涛问道。


白日凡闻言一愣,继而支支吾吾道:“裴大师年愈近百,而魏大师才不过花甲之年,我相信等魏大师也到了裴元博大师那个年龄,一定会将裴元博远远超出的!”


云涛闻言一笑道:“看你这意思,就是不如裴元博了?既然连在魏北邈之上的裴元博都束手无策的病症,魏北邈又怎么可能有办法?”


白日凡斜着眼,厉声喝道:“无论我海东市魏大师医道水平跟你江南裴大师比起来孰高孰低,魏大师的医术也不是你个小小浴足学徒妄自评论的吧?信不信我现在就将你扔下车?”


白日凡望向云涛的目光中充满了鄙视神色。


一个浴足小学徒能跟自己等人共乘一辆车已经算他走了狗屎运,在自己这些上层社会交流之时,他就应该好好待着别插嘴。


可他没想到这小学徒不仅插嘴了,言语之中还对自己海东市德高望重的魏北邈大师充满了不屑之意,这瞬间就让白日凡动了怒气。


张蝶梦也皱着眉头道:“裴元博大师退隐多年,早已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我未曾找他治过病,你又是如何知道裴元博大师对我的病症束手无策。”


云涛闻言,瞬间明悟,原来这个张蝶梦并不知道裴老就是裴元博。


云涛想明白之后,便闭口不言。


虽然云涛不再言语,不过这也放张蝶梦皱了皱眉头。


若不是看在他老师的面子上,自己都想将这胡言乱语的家伙赶下车。


轿车下了高速之后,进入一座繁华大都市,在路牌之上,赫然写着“江州”两个大字。


白日凡道:“海东市还有些距离,我们就这么赶,只怕得凌晨三四点才能赶到,依我看今天晚上就在这江州歇息一晚吧。”


张蝶梦笑道:“我这病从小时候便存在了,倒也不急在这一时。”


“那好,江州这边我刚好认识几个狐朋狗友,在江北还算是有点名声,待会儿可要好好宰宰他们!”白日凡轻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