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风行剑歌 > 第二十七章 连斩八骑

第二十七章 连斩八骑

作者:李紫冥 返回目录

天早就完全黑了。


不过,皎洁的月光并没有让急着赶路的陆林风和明珠很难走。


这种夜间赶路,其实很危险,因为草原狼就是在这个时候活动的。但陆林风顾不了那么多了,早一些把卓力格图明天出兵相助的消息带回去,就早一些能让军心安定。


大战开始往往不是最危险的,最危险的是大战还没开始,就已经军心浮动而不战自溃。那样的话,勉强硬战,只能枉为被屠戮的对象。


二人并没有注意到后面有人跟随。要说那人也奇怪,靠着月光的指引,跟他们只保持一定的距离而不再靠近,仅仅就是跟着。


六月草原的夜里,还是很冷的。明珠显然没走过这种夜路。


行至午夜,她虽然出来时带了一个兽皮大氅披着,但仍然感觉有点冷,但又要强的不肯说出来。人一冷就容易犯困,在马上开始不时地“点头”。


陆林风见状,就知道她累了。


二人下马,陆林风从行囊里拿出行军帐篷支了起来。


“你进去睡一会吧,帐篷里会暖和些,我来守夜。”说着,他朝着帐篷一指。


明珠也不造作,直接就钻了进去,把身上的兽皮大氅往身上一裹,严严实实的。


陆林风盘腿坐在帐篷边上,开始修炼引气决。


他对引气决的修炼,每日不停,三年多的时间,似是一直在做无用之功。可他知道,每一份努力,每一份坚持,都会换来收获,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他刚摆好修炼姿势,这时,帐篷里探出一个小脑袋。


“我还想听《搜神记》里的故事,等了五年了。”明珠冲他古灵精怪的一笑。


“这么黑的天,如果你再吵着找阿爸阿妈怎么办?我可没时间把你送回去呀。”


陆林风找理由搪塞,他哪有心情讲故事?


明珠一连催问了几次,可陆林风都没有答应。


“我今天帮你那么大的忙,讲个故事听都不行!”她有些恼了。


陆林风不用看都知道,那小下巴肯定快跟眼睛持平了。


突然,陆林风像明珠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他隐隐地听到了马蹄声,不是一匹马,足有十几匹。他断定十有八九这是乃蛮的斥候。


“乃蛮果然在防着西北海部,斥候都深入西北海部的腹地了。”他心中暗道。


他快速地把明珠从帐篷里叫了出来,并且把帐篷收起,平放在地上,然后把两匹马牵向旁边一处洼进去的草丛。


他这么做是尽量减少被发现的可能。这都是几年来与对抗乃蛮时积累的经验。


明珠裹着大氅坐在地上一言不发,显然她有些害怕。


其实作为卓力格图的女儿,弓、马、刀她都很娴熟,甚至比一般的草原勇士都要强不少。只是她从没经历过战仗,本能地产生了畏惧。


“不用担心,他们没发现我们,只不过乃蛮的斥候都派到这里了,接下来的路程很可能会遇到麻烦,夜间尽量多赶路,你再休息半个时辰,咱们接着出发。”陆林风正色地对明珠说道。


明珠轻声“嗯”了,语气中没有往日的俏皮。


她意识到了,打仗,不是闹着玩。


……


皎洁的月亮开始争不过欲出的朝阳,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这时的明珠已经哈气连天,她的眼皮已经快撑不住了,在马上有点摇摇欲坠地的感觉。


草原虽然整体上平坦无垠,但总还是能找到一些能够提供遮掩和休息地方。


陆林风指着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小丘,那小丘下面连着一个半丈多深的沟壑,正好是一个能够隐蔽休息的地方。


“别睡着了,前面就能休息了。”陆林风微微加紧了一下马肚两侧,他没舍得用鞭子催马前行,马也很累了。


他把两匹马先安顿好。在这个小沟壑里,两匹马借助外面已经一尺多高的野草,确实不容易被远处发现。


他跟明珠二人,找了个相对舒服的地方,垫了些草,倒地而眠。


那个从昨天他们出来就一直跟着他们的人,这时在不远处也找了个地方休息了。


陆林风勾了那人所在方向一眼,闭上双目,嘴角微微往上一挑。


……


西北海部的三万大军,在陆林风和明珠二人开始休息前的一个时辰就出发了。之所以提前出发,就是因为那个刻字的马凳,卓力格图得知女儿跟陆林风偷偷跑了之后,又气又急,几乎一夜未睡,天还未亮,就早早地号令大军开拔了。


明珠无意间帮了东北海部的大忙,战争时期别说一个时辰,就是一盏茶的时间都可能扭转战局。


昨夜陆林风他们遇到的那些斥候,在发现西北海部大军向东南开拔的第一时间,就拼命地往回赶,这个消息太重要了。


临近中午的时候,明珠还睡的香甜。


陆林风嘴里叼着一根细草,背靠着小沟壑的边缘,正无趣地望着天上的白云。


他早就睡不着了,可现在叫醒明珠出发,又容易被发现,心里着急,却无可奈何。


忽然,陆林风又隐隐听到了马蹄声,由远及近,而且就是冲着他们方向来的。


他顿时警惕起来,摇醒了身边还在熟睡的明珠。


“你干什么!”明珠睡眼惺忪,刚要发起床气。


陆林风立刻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明珠也马上意识到什么,她也听见了马蹄声。


过了一会,马蹄声好像出现了分散,一匹马似乎是正冲着他们来的。


能感觉出马离他们很近的的时候,那人下了马。


陆林风忽然意识到了他要做什么,草原上的草太高,蹲下不舒服,而他这里是个小沟壑,里面没什么草。


他要来大的!


坏了,那人再走近一些就能发现自己这边的两匹马了。


既然没法躲了,那就索性先杀了他。


他眼睛中带出一芒杀机,右手紧握身侧的斩马刀。


靠听脚步声,待陆林风觉得那人将要看见马之时,突然从小沟壑中跃起,那人只觉得寒光一闪,脖子处凉凉,自己飞起来了。


他的脖腔鲜血喷出一丈多高,头颅在空中打着滚掉入草丛之中,死尸栽倒在地。


明珠看了,小脸煞白。


陆林风没工夫管她,杀了一个,后面还有十二三个呢!


另外那些乃蛮斥候,注意到了同伴被杀,都急忙催马杀来。


“明珠,快上马,往那个方向去,那里有咱们的人!”陆林风用刀指了一下跟踪他们的人的方向。


明珠倒也果断,直接上马奔向他所指的方向。


陆林风大呵一声,竟向那十几骑发起了徒步冲锋!


那十几骑乃蛮斥候,各个弯弓搭箭,一轮箭雨朝着林风射来,均被陆林风的斩马刀挑落。


那最靠前的一骑,只见一个少年跳跃而起,斩马刀向着他连人带马一起劈来!


那人还没怎么反应,斜着就被劈成了两半,胯下战马的侧腹也被劈开了,那马一吃痛,双蹄高高抬起,内脏留了一地,随即一人一马全部倒地而亡。


后面的乃蛮斥候见同伴惨死,都睚眦欲裂,猛挥手中武器攻向陆林风。


陆林风的斩马刀左攻右挡,无奈的是,对方都在马上,交锋一瞬而过,而且是几人同时攻来,很难有一击杀之的机会。


乃蛮斥候显然也看见了正在逃走的明珠,分出了六骑去追击。


陆林风一见,大惊。


这时他看清楚了,对面还有十二骑,没去追击明珠的六骑,调转马头又向他冲来。


陆林风摘下后背黑木弓,搭箭抬手射出,这一箭从摘弓到射出,不足一息时间。


那箭直奔一名乃蛮斥候的颈(gěng)嗓咽喉,来了个对穿。


这时,那五骑也杀到面前了。


陆林风手中换成斩马刀,一个侧滚,闪到一旁,斩马刀向最近一匹马的小腿处砍去,那马的右前小腿顿时飞出,马身子向前栽倒,坐上的乃蛮斥候,被摔出几丈远,躺在草地上痛苦哀嚎。


还剩四个!


陆林风必须短时间内将他们消灭,不然明珠性命堪忧!


他不再等那四骑冲来,飞奔过去,高高跃起,朝着最近的斥候一个横斩,那人从腋下处被斩成两节。借着这一跃惯性,回身又是一刀,刚从他身边交错而过的另一个斥候,侧腰从后面被豁了一个大口子,人在马背上颠簸两下,肠子流出,落马而亡。


此时交错而过的另外两骑,已经胆寒,这少年是杀神吗?都是一招必杀!


两人拨马便逃,陆林风又摘下黑木弓,啪啪两箭,都从后心穿出,死尸纷纷栽落草地。


这时那个被马甩出去,躺在地上的斥候,还在不停地哀嚎,肯定是有骨头被摔断了。


陆林风一个健步,手起刀落,帮他解除了痛苦。


接着,他赶忙飞奔到小沟壑里,上了另一匹马,把斩马刀当鞭子使,朝着明珠逃命的方向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