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来自远方的守护者 > 第四十八章 重要之事

第四十八章 重要之事

作者:沐雨落笙歌 返回目录

“爸爸他……这是怎么了。”洛依贝心急如焚的问道。


她从没有见过父亲这样狂躁的一面,所幸与阿姨灵魂结合而成的魂灵歌者能够让他平静下来。


“没事的,依贝。爸爸只是想到一些伤心的事,你去睡吧。”洛祁铭安慰着女儿。


洛依贝看到面色如常的父亲,看到几位圣殿的主人也相继坐下,不像有什么异常,忍不住悄悄松下一口气。


“我今夜会守着他。”汐承诺道,他微微颔首示意洛依贝放心回房间。


洛依贝心下再无任何顾虑,转身上回到自己的房间轻扣住房门。


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有了父亲即将离开她的预感……


就像曾经出现的那个梦境,父亲一步一步的远离,再也没有回身。


女孩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抑制不住的胡思乱想一阵,最后终于在潮水般袭来的疲倦中闭上双眼。


“你该知道你的状况。”汐微敛双眸低声出言打破了众人之间的沉寂气氛。


绝影、梦、桑落的目光也下意识转移到这位前任女王守护者的身上,不知不觉中他们的心底浮现了一种血脉相连的悲戚之感。


这位同族的守护者终究走到了末路。


作为艾维拉家族前任女王索菲亚的守护者,他一路陪伴着彼时还是公主的继承者,教导她那些鲜为人知的道理,替她解决前行道路上的所有阻碍,他看着她逐渐强大一步一步登上属于统治者的王座。


他看着年轻的女王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庭与牵挂,看着她的孩子们悄悄长大。


也是他目送索菲亚女王走到人生的终途,或许他曾经为自己所奢求的爱情欺瞒过他的主人,可是他从未改变初衷,也从未背弃自己的信仰。


在失去守护誓言力量的那一刻,他本该作为一个战士继续以余力效忠家族。可他遵从了主人最后的遗愿带领着年幼的公主回到属于自己的家庭。


从那以后,他不再是一位战士,只是一位父亲,是能让妻子依靠的丈夫。


失去妻子后的每一天他都在被银翼老者的残影折磨,心魔蚕食着他原本健康光明的躯体。到了现在,已然是强弩之末。


洛祁铭自己也早就知晓。


他遗憾的是自己再无法回归那片故土,无法为妻子复仇。还有……洛萧然与依贝……他最爱的两个孩子。


失去他,对他们来说将是不可磨灭的伤害。


“不要再隐瞒那些事。”汐克制住自己的情绪,语气有些强硬。


“那时我遵从女王陛下的意愿去往血族亲自探查莫奈尔公主的下落。祭司雪漠趁机偷袭,导致她重伤陨落。带着公主离开家族是她给予我的最后一道命令。她赐予我一缕最后的气息言明我今后帮助公主回归家族的重要使命就彻底消逝于艾尼希德最顶端的宫殿内。我……并不知道她这样做的原由。”


洛祁铭斟酌着语句说出了过往曾隐瞒的事情。


“雪漠竟能够重伤索菲亚女王!”桑落神色略显惊异。


“那老东西,隐藏了自己真实的力量,或者……他有能够与女王对抗的东西。”绝影的眼神阴沉不定,稍加思索便已想到关键的地方。


雪漠是近三代女王统治下稳居神职位置的大祭司,掌管着艾维拉家族所有的祭祀事谊。他有着与那片大陆神灵沟通的权限。


但在过往的时代中,他从未显露出与王相抗衡的实力。


“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女王弥留之际的托付,不会掺杂个人感情,她或许发现了什么……雪漠原本可以继续隐藏实力,是什么促使他对女王突然发难?”


梦微皱双眉,感觉从这番话语中捕捉到了一些说不清的重要之处。


“那件事,很重要,与她有关。”


汐依照几位伙伴的意见做出了最终的结论。


所有人都知道“她”指的是洛依贝。


发生在洛依贝身上的所有事,都有些巧合。


女王最后的命令是要她的守护者将公主带离家族。


身为血族分支卡拉米尔家族族人的纳尔本该在与银的对战中死去,却有不可思议的力量挽救他并将他带到了洛依贝的面前。


从那之后洛依贝的人生出现重要转折,她不得不被迫接受纳尔的存在,开始建立两人之间独特的羁绊。


雪漠不惜违反空间执法部的规则也要于人类世界中设下结界埋伏血族守护者纳尔,而在失败后他仍然执意想借自己的力量以意外事故来杀掉洛依贝。


四大圣殿的主人毫无征兆突然被带入到人类世界,他们与银以及另外一位神秘的守护者将成为洛依贝回归异世界那片大陆不可或缺的力量。


目前所有人的猜测是雪漠想阻止洛依贝作为继承者回归艾维拉家族。最终目的应该是反叛甚至覆灭家族。


可这件事为什么会牵扯到纳尔,因为他是会导致洛依贝解除自身封印的必要因素?


始祖曾表示事情关键之处在纳尔身上,这一切是因为洛依贝对那个血族人产生的爱恋感情。


家族的兴衰覆灭,又怎么会与继承者的私人情感产生联系……


纳尔独坐在窗边,四大圣殿的主人并没有刻意要求他离开,他也就顺势听到了艾维拉家族的隐秘事项。


他轻轻拾起颈间那枚精致的六角雪花吊坠,目光变得复杂而幽深。


虽然事情仔细推敲下有些荒唐,汐依然遵循始祖的意志下达了命令:“这件事暂缓,梦,考验的事尽快解决,我们需要那个答案。”


“嗯。”梦淡然回复。


……


清晨,洛依贝迷迷糊糊起身。


因为昨天兴奋过了头,晚上又遇到父亲失控的事情,她整晚一半的时间都在潜意识中不断循环着自己担心的那些状况。睡得实在不是很安稳。


叹了口气,洛依贝捋了捋睡乱的发丝,从床上爬起,将珊瑚绒睡衣换成了平日外出穿的厚款卫衣,又简单换过自己的长裤。


女孩这才舒展着僵硬的躯体,左右摇摆活动了几下,来到被窗帘遮掩的落地窗边。


出现吧……美妙的阳光!


洛依贝豁然将合拢着的浅色窗帘彻底拉开,让冬日里的温暖阳光尽数照到自己全身,沐浴着光明的洗礼,她忍不住舒服地深深呼吸。


“拉上。”身后传来稚嫩的微弱声音。


洛依贝被突然打破一片安静的声响吓得呼吸一窒,她急忙回身望向自己的床上。


那只有着黑发与暗红眼眸的小布偶幽幽望着面前惊讶的女孩,圆圆的小脸上透着浓重的不悦之色。


“……你怎么睡在这。”洛依贝转身缓缓拉上窗帘,心虚地问着。


见刺眼的光亮重新被遮挡住,小布偶再次将小身体埋入柔软的被褥中。


“你哥哥休息。”小布偶平淡回复。


洛依贝这才想起她与纳尔的约定,某一天夜晚纳尔在哥哥面前稍微暴露了自己不同寻常的地方。因此两个人约好哥哥休班期间纳尔可以暂时睡在她这里。


这也是为了避免哥哥再多深入发现家中隐藏的秘密。


很不幸的是,洛依贝之前起身换衣时并没注意到自己旁边揉成一团的被子中有一只纳尔。


可两人的关系这样尴尬她也不好意思再去询问他到底有没有看到什么不该看的这种事……


“那……你睡吧。”洛依贝简单将揉皱的被褥铺平,没再多说悄悄退出了自己的房间。


待女孩离开房间,床铺上的小布偶缓缓睁开深邃的暗红眼眸,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些,他白皙的脸颊浮起点点红晕,有些烦躁的又将被褥蒙住自己整个脑袋。


他不是故意的……


父亲又去了空间执法部,只留下早已备好的早餐。四大圣殿的几位主人知道洛萧然今日休息,他们很自觉的全部离开了洛家。


家中只剩下一人一猫……


洛萧然看了眼“煤球”空空如也的饭盆,他顺手将昨天剩下的两条炸鱼轻轻放进去。


可惜“煤球”并没像其他温顺的猫咪一样欢喜地开始啃食那两条鱼。它抬起毛茸茸的小脑袋向洛萧然投去一个冰冷的眼神。


从金色眼瞳里透出些不屑,“煤球”舔了舔自己的粉红肉垫,转身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远。


“……”洛萧然微愣。


这只猫咪似乎很高冷?是食物不对它的口味?


洛依贝上午依旧会跟随银学习上次的攻击系魔法,不同的是今天还会有桑落与汐跟随指导。


梦与绝影则是为了各自的某些事情忙碌着,洛依贝一整天都没有见到他们的身影。


接近傍晚时分,洛依贝告别了银,独自行走于回家途中。


天色渐暗,夕阳已经悄悄没入远方的地平线,前方的路旁是个面积略小的幼儿园,此时已经到了放学时间。


许多自行车、电动车、私家车将幼儿园大门的两侧围堵住,陆续有背着书包的小孩子从门口走出。有些活泼好动,有些乖巧安静,他们相继投入接送的父母怀中。


看到这副情景洛依贝忽然想起自己曾经在这条路拐角遇到的那家布偶店,正是在那里她将布偶形态的纳尔带回了自己家中。


这一切似乎像极了故意的安排。


脑中突然出现这种想法。


女孩忍不住快步向着小路尽头奔过去,她要去确认那家布偶店的存在,店主必然是知道一些事情。


她很快到达最初那个布偶店的位置,同时也看到了伫立在店门口的那个熟悉身影。


洛依贝犹豫地停下脚步不再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