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逍遥异识录 > 第二十五章 前日

第二十五章 前日

作者:迷糊但静心 返回目录

五大宗族相继收到信帖,也都决定次日便赶往观世乐极宗。


观世乐极宗


允子臣站在月湖走廊上,看了一眼月湖水面上微微凝结的冰层,蹙眉深思,眼睛直直的看着远方。凛冽的寒风四处乱窜走廊各个地方。


“子臣可是在为几日后的冬日野猎盛会烦心?”话音刚落,一件厚实的披风落在了允子臣的双肩上。


搭上自己左肩的手,拉着放入手心中,并排站立着。“是的,你知道的,自从为夫接管继任宗主以来,每次举办这冬日野猎盛会为夫都得十分小心谨慎,观世乐极宗后山虽说大都平坦,可有几处在大雪覆盖之后就显得极为危险峻。为夫得派人巡视并加重标示,以防参加野猎时有人不测。”


“你看你,次次盛会前都会庸人自扰。再说了你每次不都办的很好吗?你呀,就是对自己做事要求太过严谨,这些事你一向都做的很好,不必如此烦心的。”


允子臣也是笑笑不说话,搂着一旁的人儿,转眼看着平静的湖面。


翌日


观世乐极宗内,下人一大早就都在忙着布置宗内上下。


“看看那边还有什么需要的,等会五大宗主即将提前赶来共同商议此次大会,切不可怠慢了!”宗内管家模样的下人对着其他下人吩咐道。


听完这话,大家都忙活起自己手头里的活,一片忙碌的景象。最后长长的红毯由宗门铺至大殿门口,整个看起来既隆重又庄重。


殿内各桌上安排了酒水、茶水和小菜,就只等候五大宗主的到来了。


临近晌午时分,各大宗主们的马车相继抵达宗门前,允子臣带着夫人前来迎接。


大殿上,允子臣首先出声说道“各位宗主放下宗族事务前来帮助子臣共商协办此次冬日野猎大会,子臣在此先行感谢各位宗主!”微微倾身诚恳的说道。


“子臣,你这样就见外了。我们六大宗族向来同气连枝,形同一树。这种客套话就不必说了。”威远宗淳于宏率先说道。


“是啊。是啊。允宗主不必如此。”剩余几人陆陆续续附和道。


“即是如此。那子臣就劳烦各位宗主了。一路车马劳顿,我们先用饭吧,大会事宜我们后续在慢慢商量。各位宗主,请!”


“请……”


“请……”饭间各大宗主之间相互寒暄交谈声不断。


趁此期间允子臣命人安排好各大宗族的马车与暂住房间,好让各大宗主饭后好好休息一下。


几人用饭后陆陆续续都去休整一番,打算稍后再好好共同商议大会事宜。


颜淼饭后并未立即回去房间休整,出了大殿走在长廊间,身后跟着自己的亲信侍卫,看着外面的雪景悠闲漫步。移开双眼直直的看向观世乐极宗后的山林——野猎大会的场地,目不转睛。


允子臣刚好从这里路过,看见颜淼也在此,便上前说道“颜宗主看似很欣赏我观世乐极宗的雪中美景?那可真是允某的荣幸啊,哈哈……”


“此番美景,如若没人欣赏岂不辜负?那颜某就驻足停留下来做这不负之人,允宗主不要介意就好。”


“哈哈……哪里的话,难得颜宗主好生雅兴,需要允某为您引荐一些其他地方吗?”


“这就不必了。我且就在庭院附近随意看看,走远了找不到回来的路那可就麻烦了,呵呵……”


“颜宗主真会说笑,这观世乐极宗说大也不大,来过这么多次了,想必颜宗主心中早有地图了。那我就不打扰您的雅兴,您请便了。”说完点头示意了一下,绕过颜淼往别处走去。


看着人影消失,颜淼这才侧身又看向观世乐极宗后山处,心中蕴良着某些计划。


下午五大宗主在允子臣书房共同商议此次大会事宜。


“各位,此次大会野猎的场地想必大家都知道。没错,就是我观世乐极宗后山林处,大会所需猎杀之物在林中也应有尽有。”允子臣指着桌上的地图看向众人率先说道。


“这几日就要劳烦各位宗主带领下人与我等一同巡视好地界,标示好危险区域与规划野猎范围。”


“我等会尽力协助允宗主,请放心!”颜淼率先表示赞同,其余众人也点头示意赞同。


“子臣再次多谢各位宗主!”颔首一拱地说道。


“对了。子臣兄,这次野猎大会第一名的奖励是什么啊?戴某还挺好奇的,给我们说说呗!”戴明诀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赶忙一脸好奇的开口问道。


“呵呵。戴宗主,本来子臣是打算在最后时刻宣布的,既然您问起了,那我就告诉你吧,这次的奖励是——锁魂炉!”


“锁魂炉?那不是你父亲得来的一件宝贝吗!你这都拿出来了?如若最后不是你们家夺魁,那可是会亏得血本无归的呀!”戴明诀想到这些笑着说道。


“哎,明诀兄,您可就别取笑我了,我也舍不得啊。可着实不知道有什么拿的出手了,便只好出此下策了。再说了,六大宗族间如一体,最后谁夺得第一不都一样吗?”


“不愧是子臣,这份宽敞心胸与淡泊情怀我甚为钦佩!”欧言惑在一旁拱手道。


“欧兄过奖了!”允子臣微笑着如沐春风般回礼道。


安排好一切事宜之后,就只剩一件大事未了了。后面几天六大宗族都相继派人巡视着野猎场地,直至大会举行当日。


冬日野猎大会前日,五大宗族的亲眷子弟们都赶了来。


观世乐极宗宗门前马车来人渐渐增多,好不热闹。


欧凌昱儒雅端正的下了马车拿着纸扇站在门口细细打量着,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声惊喜的声音。


“凌昱哥!凌昱哥哥!这里!”戴笠苼站在离他不远处的人群中笑嘻嘻的冲着他喊到,一边使劲的挥舞着双手。


看到自己注意到了他,戴笠苼立马屁颠屁颠的跑到他面前笑的更灿烂了。


想到了什么似的,转眼低头带着埋怨委屈的语气说道“凌昱哥哥,你上次在傲桀宗都不跟我说就走了,亏我后面想了你好久……”


欧凌昱听后脸颊微微泛红,强压几秒后面上一笑,启唇向他解释“我看你正在熟睡,便没有只会你。”


“是这样的啊,我还以为你讨厌我了……嘻嘻”听了原因,又抬头笑嘻嘻的看着他。


看着笑的更开心的戴笠苼,不自然的轻声一咳,撑开纸扇掩饰自己的尴尬。


正当接下来欧凌昱自己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威远宗淳于彦也从马车上下来了。


路过欧凌昱戴笠苼身边时,驻足看向两人,点头示意。


欧凌昱同样回敬一个点头,戴笠苼说了声“彦哥哥好”顺带也一个点头。


淳于彦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转身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