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水货法师与梦魔小姐 > 第148章 被污染的梦

第148章 被污染的梦

作者:负面记录员 返回目录

夜晚,西德按照一直以来的露宿习惯,和娜丝莉在车队外修了一个小土房。


微弱的火光点亮了这片小小的空间。


眼见西德恍惚的样子与那深深的黑眼圈,娜丝莉心中一阵难受。她伸出纤指轻轻触碰着少年眼角的黑色。


“还在做那个噩梦吗?”


“嗯…”西德点点头,笑容有些无奈,“总感觉是岳前辈在记恨着我啊。”


“西德你不要乱想了,这件事不是你的过错。”说着的娜丝莉拿出了一个小试管,“喝下去吧,这是助眠剂,会让你晚上睡得舒服一点。”


“不用了。睡得浅一点还能从那个梦里逃出来…”西德摇摇头,靠在了身后的土墙上眼神黯淡,“我不想在那个梦里一直徘徊。”


“那就更要喝下去了~”娜丝莉的声音带着一丝微翘,西德抬起头,眼前白发的少女笑容妖娆。


一对犄角顺着白发略微露出,她一撩耳边的白色长发,一条黑色的小尾巴缠绕在她的纤腰上,眼角的泪痣让温柔笑容带上了一份浑然天成的邪魅。


“突然这样干嘛…”想到什么的西德摆摆手,“饶了我吧,这两天我实在没什么精力。”


“想什么呢,小色鬼~哼哼~”靠近的娜丝莉身上泛起紫色的光芒,蓝色的魔力渐渐转化成了紫色。魔力抓着试管打开,朝着西德的嘴里倒去。


西德把那味道有些怪异的液体喝了下去,他的脸被伸来的双手捧住,西德朝前看去,娜丝莉的淡红色的眼睛动了起来,枣核一般的竖瞳好像变成了一个扭动的漩涡,缓缓转动。


西德望着那双眼渐渐失神,捧着他脑袋的双手环过身体把他搂入怀中。


四目相对,低头的娜丝莉深深吻了下去,灵魂悄然链接。


怀里的少年抽动了一下,渐渐睡去。


妇孺哭泣的声音在耳边络绎不绝,天空中盘旋的乌鸦围绕着吊在城头的尸体飞起飞落。


城市是灰色的,尸体是灰色的,天空也是灰色的。


这个世界除了地上流淌出的鲜红没有一丝别样的色彩,绝望与压抑感扑面而来。


娜丝莉望向不远处准备入城的骑士,飘向了最前方独自骑马的西德。少年身披披风,胸口挂着数不胜数的徽章,但他却低着头,死气沉沉的好像要上刑场一样。


娜丝莉从后面坐在了马匹上,她挥舞左手,颜色重新回到了这个世界。挥舞右手,地上的血液回到了尸体中,倒地的尸体重新站了起来,活了过来。


天空飘飞的乌鸦变成了花瓣,哭丧与咒骂变成了欢呼与赞美。


听着周围的声音,少年一颤,抬起头。


碧蓝的天空下,道路两旁的人们向他投来了热切而崇拜的目光。鲜花飘下,身上带血的铁衣变成了华丽的骑士服。


眼中重新燃起光芒,抬头的少年露出笑容,他直起腰迎接着周围的赞美与称颂。


感受着西德的开心,灰暗的娜丝莉也忍不住露出了开心的表情,她从后面搂住了少年。


“是幻术吗?”


“??”娜丝莉不禁有些失神地看着转过头来的西德。


“这是你的潜意识,你的梦,你怎么会……”


“啊,我也不知道呢。可能是我天赋异禀吧。”抓抓头,西德无奈一笑。


“一个人再天赋异禀也不可能自由进出自己的梦才是……”喃喃的娜丝莉一幅奇怪的表情。


“那娜丝莉又是怎么进来的呢?”西德伸手从后面抓着那双变成灰色的纤手,握在一起。


西德主动的样子让娜丝莉颇为吃惊,但惊讶很快就变成了开心,她从后面咬了咬他的耳朵。


“我是梦魇呀小傻瓜~梦魇不能做这些还能叫梦魇么~”


“那我一直以来做的那些奇怪的梦……”


“嗯嗯~如果是关于我们之间成长的事情的话,那确实是我弄的哟~”娜丝莉非但没有羞耻,声音中反而十分自豪。


“谁让西德你开窍的这么慢啊,只能用一点手段来‘催熟’一下咯~”


“你这催熟的手段还真是粗暴。”


“哼哼~~再怎么说也是梦魇,可不会像你们人类这样温柔。”娜丝莉的声音带着些许调皮,她从后面抱紧西德,整个世界的阴霾似乎都随着这一个拥抱而消散。


“虽然在平时其他的一些事里帮不上什么忙,但至少我能在这里守护住西德的梦。”


“嗯。”点头的西德心境出奇的安静了下来,他闭上眼感受着这份宁静。周围欢呼赞颂的人群渐渐消失,散落鲜花的道路来到了尽头,眼前出现了一片火海,胯下的马匹消失不见,两人就这么朝火海中走去。


娜丝莉有些诧异,她身上泛起紫色的光芒,想要用梦魇的力量改变这景象。


但很快她就发现自己居然对这片景象有些无能为力。


火焰烧过耳边,西德全然不觉地走在前面,似乎是感觉到了娜丝莉的异样,他回过头来,“怎么了?”


“西德你没看到吗?”


“嗯?看到什么?”西德的表情有些疑惑,娜丝莉笑道,“没什么,只是我好像看见了一个花园。”


“花园啊,这里不就是吗?”西德声音柔和,火焰几乎贴着他的身体烧过,娜丝莉忍不住蹙眉。


看样子西德确实看不见,如果能看见的话,这一下他就已经吓晕过去了。


环视四周,娜丝莉看着这片燃烧着火焰的废墟,目光越发疑惑。


这个梦只有我能看到?


娜丝莉疑惑的同时突然想到了先前因被诅咒者跟踪而从南关逃出来的时候,那时候西德好像也说看见了一个火焰的城堡……


难道就是这个吗?


娜丝莉伸出手,周围的火焰穿过了她的手掌,没有留下一丝温度。


被烧焦的木梁断裂着砸落,眼前宏伟的城堡也随之一同倒塌,火焰之中,拉塔斯家族日月共圆的旗帜飘上半空。


一个身色赤红的恶魔从火焰中钻出,它握住了旗帜疯狂撕扯,在恶魔的身上,倒8的斯乌比莫族徽显得狰狞异常。


那副景象和曾经西德描述的一模一样。


盯着那个恶魔,两人继续朝前走,一步步走近那个倒塌的城堡。


被火焰沾染的人群在哀嚎,如地狱一般的景象中,倒塌的城堡后飞出了几个骑跨风马的骑士。


飞过天空的骑士洒下大把火焰,他们看见那个恶魔,不约而同地加快了速度。


长枪飞刺,吞下旗帜的恶魔被几根骑枪贯穿,丢入了下方的火焰。


更多的骑士飞出,与那些骑士聚集。


娜丝莉静静地看着那些远去的骑士。


她只听说过西德诉说的前一段,而后面飞来的骑士根本就没听他说过。


可能是西德的惧火病让他没有看到这里就被吓醒了吧。


看着面前和自己看见完全不是一个梦境的西德,娜丝莉伸出手拉着还在欢笑的他,在他疑惑的声音中转身朝着那个火焰恶魔坠落的地方跑去。


血泊中的恶魔一动不动,它火焰的外皮一点点消失退去,露出了里面普通人类的身体。


那是一个女人。


走进的娜丝莉仔细地观察着那个女人。


朴素的法师袍上绣着她的名字,那个斯乌比莫的名字让娜丝莉略微皱眉。


但随着那个女人渐渐死去,一种牵扯灵魂的悲伤感油然而生。


娜丝莉先是疑惑,随后目光有些惊疑,一个联想油然而生。


她松开了拉着西德的手,蹲下去翻动那尸体,随着她观察那具尸体,心中那个诡异的猜想就越是让她胆寒。


第二天上午,马车顶。


恢复些许精神的西德看着一旁低头书写着什么的娜丝莉,颇为好奇地凑了上去。


“娜丝莉,你昨晚让我看的那个是你创造的梦境吗?”


“西德你还有记忆吗?”


“记得梦里出现了你,也睡了个好觉。”西德笑容灿烂,看着他的笑容,娜丝莉也不禁微笑。


“昨晚那个梦是西德你自己的梦境,我只是稍微改了改而已。”说着的娜丝莉回忆起了什么,她眉头微蹙低下头继续书写起来。


“这是什么?”


“啊,是个惊喜。”娜丝莉推开了好奇宝宝,露出狡黠的笑容,“等到之后西德你就知道了。”


“哦哦~那我就期待好了。”双手抱胸的西德站了起来。他张开手,路边树上的一根枝丫被魔力折断飞入手中。握着小树枝,他像是挥剑一样挥了起来。


注视着西德的背影,娜丝莉眼中闪过一丝暗淡,她低下头把书本的一页夹层拿了出来,目光自上而下地看了下去。


萨拉尔·拉塔斯。魔源主金,副土木。金发蓝瞳。


西比尔·拉塔斯。萨拉尔之子,魔源主金,副土。金发蓝瞳。


米斯·拉塔斯。萨拉尔之子,魔源主金,其他不详。金发蓝瞳。


西普·拉塔斯。萨拉尔兄长,西德之父,魔源主金,副火土。金发蓝瞳。


西德·拉塔斯。西普之子。


娜丝莉抬头看了眼面前挥舞木制的少年,在纸张的最后落笔。


魔源纯水……黑发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