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刑警使命 > 第964章 徒劳无功

第964章 徒劳无功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返回目录

第964章  徒劳无功


诸葛将军差点一口盐汽水喷老板娘一脸。


老人家!


陈扬那点年纪,能称老人家吗?


难道自己搞错了?


“你确定,他叫的是陈少?”


诸葛将军再次问道。


这个可不能搞错了。果真是陈扬给他打的电话,那就“石锤”了,陈扬百分之百和这些流氓团伙有着无可辩驳的勾结。


这种关键时刻,他一个市政法委的干部给李勇打电话,难道还是为了聊天叙旧的?


“是叫陈少!”


这一回,老板娘没有迟疑犹豫,很肯定地答道。


“诸葛,我们本地对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为了表示尊重,通常是会叫老人家的。”


一位本地警察就在一旁解释道。


“有这样的风俗习惯?”


诸葛将军还是有点将信将疑。


“有!”


本地同志给了他肯定的答案。


“我估计,这个人应该就是他!”


本地同志很谨慎,没有点名。一方面是不能百分之百肯定给李勇打电话的这个人就是陈扬,另一方面,自然也是为了保密需要。


诸葛将军点点头,对老板娘问道:“那李勇后来去了哪里?”


老板娘双手一摊:“那我就不知道了,他接完电话就走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走!”


诸葛将军再不迟疑,转身就走。


如果是陈扬给李勇打的电话,基本可以确定,李勇这时候应该已经跑了。


三个小时,足够他跑出市区了。


“特么的,就应该早点监视那个王八蛋!”


徒劳无功,一位同志很恼火地说道。


这个所谓“王八蛋”,毫无疑问,指的就是陈扬。


诸葛将军摇摇头,没有附和他。


身为省厅下来的副大队长,诸葛将军对有些情况的了解,自然比普通同志要多一点,知道沈老总那边已经采取了相关的措施。至于具体是什么措施,诸葛将军没有去打听。


这样的大案子,纵算在专案组内部,纪律要求也是非常严格的。


不该你打听的事,胡乱去打听,必然会引起误会,对景时候,恐怕就说不清楚了。吃过这种亏的同志,可不止一个。作为老资格刑警,这种低级错误,诸葛将军是不会犯的。


虽然大家都觉得,李勇应该是跑了,可抓捕行动自然不可能到此结束。


紧接着,抓捕小队又去到李勇家里,对李勇的住处进行了搜查。


出发之前,相关手续早已办齐全了的。


搜查结果表明,李勇确实有很大可能性已经出逃,因为他的住宅乱成一团,衣柜抽屉打开来,都没有合上。这明显是胡乱抓了几件衣服,再带上现金跑路的表现。


抓捕小队的第三个目的地,是李勇经常去的一家夜总会。


自然也是一无所获。


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半。


通过电话联系,其他抓捕小队的行动倒是比较顺利,一举抓获了五名“黑旗军”骨干成员,加上今早上在大石煤矿抓的八个,“黑旗军”的主要骨干成员,除了李勇之外,基本上都已经落网了。


当然,作为一个“纵横”广武市区好些年的大型流氓恶势力团伙,“黑旗军”的成员远远不止这十几个,还有好几十个外围小弟马仔。


比如黄金子的“复兴社”,组织“冲街”的时候,可是足足有六七十个人。


“黑旗军”的规模丝毫也不在“复兴社”之下。


这些外围马仔,可以慢慢抓。


只要主要骨干成员落网,基本上就代表着这个流氓恶势力团伙已经被“成建制”摧毁!


过往的经验表明,只要首恶被擒,在强大专政铁拳的威慑以及相关政策的感召之下,有相当一部分外围马仔会陆陆续续地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能省去办案人员不少的时间和精力。


实际上,政法机关打击黑恶势力团伙的指导思想,也一直都是“首恶必究,胁从宽大”。外围马仔只要没有犯下太过严重的罪行,投案自首之后,通常都能得到一定程度的宽大处理。


紧急讯问那几个被抓的骨干成员,他们都不清楚李勇的去向,李勇跑路之前,甚至都没有通知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


“这混蛋,这么不讲义气!”


南关派出所的老吴恼火地说道。


“光顾着自己逃命!”


老吴这话,其实很容易引起误会,不知道的人听了,还以为他“向着”那几个骨干成员呢。实际上,老吴自然不是这个意思。


“哼,这家伙狡猾得很。他要是通知其他人逃跑,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到时候怕是一个都跑不掉。跑路这种事,当然是一个人跑更隐秘了。没有包袱,轻装上阵。”


诸葛将军冷哼着说道。


李勇倘若通知了那几个骨干成员,说不定就有人要缠着他一起跑。


多一个人,目标就要大上许多。


“那现在怎么办?要不要马上给大队长打个电话?”


老吴问道。


“当然需要了。”


诸葛将军掏出手机,拨打了叶九的电话。


“诸葛,情况怎么样,抓到李勇了吗?”


电话那边,传来叶九的声音,听上去,他已经坐在了车上,面包车发动机的“嗡嗡声”清晰可闻。


算算时间,也该从大石煤矿赶回来了,应该正在路上。


“没有!”


诸葛将军有点郁闷地说道。


“有人提前给他通风报信了。”


“谁?”


对这一点,叶九倒也并不如何意外。突击大石煤矿,抓捕李四和一干“护矿队员”,出动了整整八十人的兵力,这种大动作,是很难完全保密的。


后来把李四抓回来,又直接送进了医院,叶九还差点挨了一枪,就更加会引起其他同志的关注。


专案组保密纪律再严格,也难保没有人泄密。


广武这些大大小小的流氓恶势力团伙,原本就和本地政法机关的少数堕落分子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现在初步调查,极有可能是一个叫陈少的人,在下午四点左右给李勇打过电话。”


诸葛将军很谨慎地说道。


尽管大家都怀疑这个人是陈扬,但在没有取得实际证据之前,向上级的任何汇报,都必须尽量客观。


尤其是叶九还主动申请了“回避”。


“我们去过李勇家里,还去过他平时喜欢去的几个地方,都没见到人。”


“嗯,我知道了。那黑旗军的其他成员呢?”


叶九的语气还是很平静。


类似的情形,在叶九的刑警生涯中遇到过太多次了。破案抓犯罪分子,从来就不是一帆风顺的。


“骨干成员抓了五个,还抓了十来个外围马仔。”


“成绩不错,大家都辛苦了。”


叶九笑着说道。


“我们已经在路上,很快就到市区了。”


现如今的叶大队长,已经渐渐有了些领导的味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