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古风谣 > 第六章 始于心动

第六章 始于心动

作者:草难生 返回目录

(看这一章时,循环周董的简单爱和银临的泸沽寻梦应该会很饱吧?)


红花汁液的苦辛味随着药杵的落下而溢散在空气中,床榻上的清秀少年亦随之悠悠醒转。


太古转头,一片明净入眼。木窗外,花成海,草成荫,彩蝶翩翩舞。


“我这是在哪里?”太古茫然自语。双臂下意识地去撑起身体,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失败后揪心般的疼痛。


“你终于醒了。”循声看去,是一名脸上带着喜意的窈窕少女,少女的手中还捧着小巧的陶碗。


药香飘入太古鼻间,是佩兰的香气。


“你不要乱动呀!你伤得很重。”少女有些嗔怪地叙叨着。她将陶碗放在木桌上,然后迅速解开太古手臂上的布条。


手臂溢出的淤血被少女仔细拭净,她将一小块布谨慎地撕成一根根布条,然后将布条紧密地缠绕在伤口上。


“我叫太古,谢谢你救了我。”


“没什么啦,没什么啦。”少女不好意思地将额前的碎发捋到耳后,白嫩的手轻轻在红扑扑的脸颊旁扇动。


“我叫风灵儿。” 一秒记住m.geilwx.com


太古细细打量着风灵儿:风灵儿很美,就像邻家采桑而归的少女,不同的是一份出尘与轻灵,不施脂粉,却能让人心动魂颤。


“你,你莫要看我啦。”少女手捏着浅黄色衣袄的一角,低垂着眼睑,羞涩着不与太古对视。


微风拂过,衣袄微摆,少女如花般淡雅。


太古笑着,这种未名的感觉,虽然是初次品尝,却是那么的美好。


……


“好了。”看着光溜溜地陶碗,风灵儿满意地笑了。她轻扭着玲珑的身段,带走陶碗。


目送着那道倩影离开,直到隐没在门后,太古才收回了视线。


笑容在他脸上渐渐消退,就仿佛未曾存在过。


恢复伤势至少需要半个月,而洪荒试炼只有短短的三天。


四肢骨折,下肢几乎粉碎,太古苦笑。他明白,他或许错过了仙缘,也丢失了解开自己身世谜题的钥匙。


他不甘,想要呐喊,想要挥拳,却连嘶吼和握拳的能力都没有。


“唉。”


……


清凉的河水映着少女的容颜,游鱼都在为那一抹红沉醉。


风灵儿痴痴地笑着,直到击石的水流翻起水花,滴滴水珠溅在她的脸上。


“呀,风灵儿,你在想什么。”


风灵儿轻拍脸颊,对着河中倩影自语。


那天在河边见到那个人时,那个人就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像亲人,却又与亲人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哎呀,不想了。”风灵儿起身离开河边,盘桓的游鱼也陆陆续续地散去。


……


午后的阳光下,风灵儿推着在藤椅上悄眯眯的太古,于花林深处漫步。


太古给她讲洪荒外的世界,她向太古诉说着她的曾经。


“其实,在遇到哥哥前的事情我都记不得了,我见到的第一眼就是哥哥。”


风灵儿轻轻说着,眉间蹙着淡淡的愁。


太古弯腰,将一朵小小的白花捻于手中,轻轻别在了风灵儿发间。


手指拂过风灵儿晶嫩的耳垂,风灵儿低下头,羞涩地笑着。


“还好遇到了哥哥。”


花海中,阳光下,两道斜影轻轻相倚,又如蜻蜓点水般缠绕,一沾即离。


风卷云舒,日出日落,太古的伤势在平淡如水的日子里渐渐恢复,而在这平淡中,还有一份独特的甘贻。


……


清晨的光冰凉,照亮了太古的脸。细雨靡靡,太古掖了掖衣角。


“天凉了。”太古轻叹,思绪遥飞到千里之外。


一件大氅轻搭在太古肩上,太古转头看去,是风灵儿闪躲的眼神。


“哥哥,你要走了吗?”风灵儿目光中溢满了秋水,咬了许久的下唇轻颤。


“我……”太古将说的话凝滞在嘴边,呆呆地看着一泓秋水从明潭中溢出,滴落在他心里。


他不忍欺骗风灵儿,却又不忍见到风灵儿流泪。


他想要替风灵儿擦去眼泪,提起手臂时却又感到无能为力。


他的胸口像是噎住了什么,喘不上气来。


“灵儿?”


“嗯?”风灵儿抬头,小心地凝望着太古的眼。


“跟我走吧,我带你去外面的世界。”太古吻去风灵儿的泪,在她耳畔轻语。


“好。”风灵儿坚定地应道,像是怕太古没有听见般,她羞红了脸,却没有避让。


晨光中,两人一伞,在微雨中缠绻成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