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我是魂使 > 第三十五章 信使可复器欲难量

第三十五章 信使可复器欲难量

作者:魂使一号 返回目录

夜宴的味道好不好一行六人都没吃过倒不了解,但是这家的盛名是广为流传,座位也是真的好紧张,要不是吴蕾的名气,要不是吴蕾对老板说好吃同意现场拍个照,以门口在那嗑着瓜子坐等的人数来看,按照正常排队他们能吃上只能是夜宵了。


走过小桥流水,六人在似人家小屋的包间里坐下,店员送上两捆竹简,竹简上面用简体字写着这家店的菜名。


尽管店里生意很好,但是菜的价格还是正常的,素菜三十左右,荤菜一百左右,海鲜是时价。


点菜的事由吴蕾和李梦婷包了,这可是一个费时的事,服务小妹很贴心的先将她们选出的蔬菜沙拉、甜蜜番茄、水煮花生和华金腿片送了上来,要不然其他人不知道,叶星肯定会急得直跳脚!


好吧,事情是出乎叶星的预料之外,吴蕾和李梦婷两人一边讨论一边报菜,竟然仅仅用了十分钟就选好了!


“开水白菜、铁板香芋、一品鸭、江南小炒肉、蒜蓉粉丝虾、松鼠桂鱼、蟹黄豆花,再来一份招牌饭。你们喝什么呀?”


夏夕提议道:“我们喝点酒吧。”


周帅和高嘉伟热烈附和,叶星也懒得反对,就算结合了那么多人的记忆他对女人这种生物还是无法了解,也知道女人决定的事事男人无法反对的。


点的是红酒,杯是玉色玻璃杯,很称这古色古香的氛围。


“为美食举杯!”


难得吴蕾没有偶像包袱,率先酒杯。 一秒记住m.geilwx.com


“干!”不得不说,周帅的酷很好的掩饰了口吃的事实,目前为止,他的结巴还是只有叶星和夏夕知道。


“蕾蕾,你们现在拍的阿修罗界是讲什么的呀,能不能给我们剧透一下?”好吧,话多的高嘉伟也很是出了份力。


“呜呜~”吴蕾咽下嘴里的香芋想了想,说,“剧本我是整个看了一下,但现在我光顾着记台词了,而且都是打乱顺序按场景拍的,搞得我有点乱。”


李梦婷好奇地问:“拍电影好玩吗?”


吴蕾把头甩得跟拨浪鼓似的:“拍电影太苦了,一点都不好玩,我还是比较喜欢唱歌。”


“拍电影可以演绎多彩人生,怎么会不好玩呢?”叶星也好奇了,他的这么多记忆还都没有演艺圈的,只看到他们风光无限,实在无法想象他们哪里苦了。


“你不知道,李龙大哥在里面演的是阿修罗王,他每天要一动不动的坐两个多小时完成造型,邓子齐除了最后身着铠甲外整个拍摄过程全都是一件粗麻马褂,眼看天气越来越冷了,真担心他吃不消啊。”


叶星说:“怎么,你不会爱上他了吧?”


给自己舀了一碗蟹黄豆花的吴蕾被第一口给呛得满脸通红:“你瞎说什么呀!”


李梦婷给周帅夹了只虾,被片成两半的虾嫩滑入味:“你在里面演什么呀?”


“演如意,一位仙女。”


高嘉伟给李梦婷夹了一块鸭肉,说:“听说张辉也在哦,我超喜欢他的,主角是邓子齐,还是张辉呀?”


“主角是邓子齐,张辉大哥演我们的师尊。”


“你是女主吧。”叶星呡了一口红酒道,“一般女主和男主都有感情戏的。”


吴蕾杏眼一瞪道:“那也是戏里的事,我才十八岁好不好,只想赶快拍好我的部分回学校。”


“呀,你还在读书啊!”高嘉伟一脸过来人的样子劝道,“听歌的,大学可好玩了,这世界上什么都可以辜负,伟大的大学是不能辜负的,我跟你说啊……”


高嘉伟看了李梦婷一眼,卡带了,但还是弱弱地说完了:“精彩的大学错过了会抱憾终身的。”


李梦婷白了高嘉伟一眼,道:“人家蕾蕾的人生不知道比你精彩多少倍。好嘛!”


叶星凑到高嘉伟耳边说:“想要追人家梦婷,可不是请人家坐坐跑车喝杯就就能搞定的事,得有事业!”


被李梦婷呛成苦瓜脸的高嘉伟更苦了:“可是,我不想继承我爸的事业啊,我有我自己的追求!”


坐他旁边的周帅慢条斯理地说:“教-你。”


高嘉伟瞬间恢复精神:“魔法?!”


周帅嘴角牵动了一下,道:“魔-术。”


叶星嘴角抽搐,他忍住只在心底偷偷吐槽——你丫真会魔术吗?


翻白眼会传染,明显高嘉伟被感染了。他翻翻眼球,心想我要学魔术都可以找刘谦学,干嘛找你啊!


“不必,多谢!”


周帅一副随便你的表情,叶星按住一直给他夹菜的手,看着堆成小坡的碟子说:“我吃不惯混合菜。”


夏夕含情脉脉地问:“要不,我直接喂你吃?”


这狗粮撒得真是够了!


李梦婷竟也舀起一勺蟹黄豆花吹了吹,送到周帅嘴边,道:“不烫了,喝吧。”


叶星和周帅几乎同时起立,互看了眼,叶星说:“我先去趟卫生间。”


周帅点点头道:“一-起。”


吴蕾抓抓头:“男生也喜欢组团上厕所的吗?”


十一月份是个尴尬的月份,在这个月份里,穿秋裤的人和穿T恤的人都会觉得对方是傻子,同样的,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叶星在周帅眼里,也是个傻子!


“你对-夏夕-做了-什么?”


“我只想抹除她那晚的记忆,”叶星无奈地摇摇头,“却不知魂力还是会对脑神经留有痕迹。”


周帅理解地点点头,却又接受不了的问:“没有-办法吗?”


叶星摇摇头,或许……只能尝试着接受了,夏夕很漂亮,不是吗?


“和他们说一声,我先回去了。”


周帅看着叶星就这样拍拍P股,独自走了,尽管他听不到叶星的心声,但他感觉得到,叶星有心事。


对于Z国来说,横店是一个小地方,但对很多人而言,横店就是全世界。


十一月份的夜幕降临得越发的早了,才七点就黑漆如墨,幸好上帝要有黑人类还有灯,黑夜并不能阻止人们躁动,反而释放了他们的欲望。


叶星没有立刻回酒店,这个城市的味道不同与Y市,他想逛逛。然而总是这么巧,命运通常会特地不经意的把英雄救美的桥段安排给主角。


饭店门口,一男子拉住一女孩说道:“只要你满足我,我可以在戏里给你安排个重要些的配角!”


“请你吃饭可以,但是你这样的要求太过分了。麻烦放开你的手!”女孩用力地甩着男人的手,奈何男人的手像钳子一般依旧牢牢地抓着自己无法挣脱。


“吃饭?”男人笑出猪声,“你是真傻还是假天真,吃个饭就想我给你安排角色你给,我差你这顿饭吗?”


“那你放开我!”女孩继续挣扎,或许这事司空见惯了,竟然都没引起人围观,而男人就认为这是自己到手的肉,怎么可能就这样放手了呢。


“小妞,叫我放手要先想清楚,把你捧成腕很难,让你连路人甲都接不了你信不?”


女孩闻言呆住了,诚然,她知道新人不容易,也想过被导演盯上了怎么办,为了能成名这都是可以接受的,反正都便宜过劈腿前男友了,成年人的需求男女都有,这事也就没什么珍贵可言的,但事到临头观感又完全不一样啊,哪怕这小制片人能虚情假意的甜言蜜语一点也行,这样强硬叫人情何以堪啊!


女孩陷入天人交加,小制片人成竹在胸地放开了手,身为制片人,他会不懂甜言蜜语吗?


显然不可能,他会如此粗暴明显是不愿意为这女孩多浪费时间和精力,对于这类玩于不玩都可的女孩,就算玩也就一次性的事,至于角色……他会为那几分钟花功夫为她安排角色?醒醒吧!


叶星摇摇头,继续前行,漂在横店的姑娘堕落是迟早的事,区别只在于今天,或者明天。


“喵~”黑猫的步伐永远是那么地轻盈,不知道是合适走在叶星的身边。


“你真的不帮帮人家小姑娘?”


黑猫一句人话是直接用魂力传到叶星的脑中,叶星却毫不意外。


“那你为什么不帮呢?东阳活佛。”


叶星没有用魂力,直接边走边说。


“你知道我?”黑猫很惊讶。


叶星站定,蹲下看着黑猫,黝黑发亮的毛发和略微显胖的身体,嗯,还是白天的那只。


“你的名气很大,想不知道你都难。我以为你会换个形态见我呢,为什么会托身于猫呢?”


“那叫我东阳活婆吧,活佛这迷信的称呼不适合,”黑猫也正经地蹲坐在叶星面前,舔舔爪子道,“小弟弟,你虽然重生为人,但却活在别人的世界里。对我而言,还不如托身于猫,活在自己的世界。”


“谁又规定我生来就应当是叶星雨,而不是叶星呢?”叶星长身而起继续漫无目的的走着,如同带着黑猫遛弯。


“叶星雨是我,高寿民是我,方继德是我,郑智浩也是我,虽然这无数次轮回比较水,但他们就是我,我就是他们!”


“厚颜无耻的年轻人啊,阿婆我不如你,但是,”黑猫停了下来,“亲爱我,孝何难?亲憎我,孝方贤。”


哎,这东阳活婆比我强大多少呀,我的一切竟然在他面前毫无秘密可言!不过,这老太婆太善良了,再厉害又有什么用?


“活婆,想来叶星雨的父母也很高兴叶星雨死了,你又何必要我这与他们没有关系的人去在乎呢?你的宝话二十真言我了解,对于能让信徒在你的影响下日渐良善我也深感敬佩,但是,我不想做圣人。”


叶星没有停下脚步,渐行渐远,但声音却没有多大变化,因为此时他是直接用魂力将话传入黑猫的耳中,“我不欲成为圣人,也不愿成为高高在上的神,我只要做魂使,收割人的记忆和身躯,成就我无所不能的能力,我要富可敌国,永生不灭。”


信使可复,器欲难量!命运怎会让此子成为天生魂体,这未来,难道要阿修罗当道吗?


化作黑猫的活婆仰望天空,石烂松枯,斗转星移,这天,要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