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我是魂使 > 第十三章 了一个心结,送一段过往

第十三章 了一个心结,送一段过往

作者:魂使一号 返回目录

林翠萍火了!


她先成了Y市最大的笑话,不久又成了Y市的耻辱,起因只是她在叶府的更衣室说的那段话。


“有只老牛想要啃嫩草,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


那段话引起了不少富家女的反感。


“哈哈,这妞是练剑的吗?还是一个上剑不练练下贱,金剑不练练银剑的货!”网络水哥神评。


如果只是这样,话题也就小范围的传传,不久就会失去热度了,但真相哥从来不会让人失望。


“惊!一年内撞死一人,撞残三人,最强女司机竟是她?”


“交警被醉驾女人殴打——你知道我是谁吗?”


“车牌YAxxxxx违章竟然这么多,速来围观呀!”


第一波爆料迅速沾满各大论坛,像是捅了马蜂窝似的,记者们闻到了热点,各种邻居采访开始了,很多被林翠萍欺负过侮辱过的人突然都冒出来了。


“这个女人你们真该好好曝光曝光啊”见到记者邻居大妈有一肚子的苦水要吐,“这个女人很没素质的呐,经常三更半夜领一帮子人在家鬼哭狼嚎,我家老头子本来就睡得浅,被她们一吵更是睡不着,敲她家门也不开,碰到了就说起就骂人……” 给力文学网址m.geilwx。com


“对对,她家就是这么没素质,”旁边的保洁也凑了过来,“这也算高档小区了,就她家经常往窗外随便扔垃圾,还经常去俺们经理那投诉俺们卫生做不到位,幸好俺们经理都知道这么一个人,没有怪俺。”


这是记者在林翠萍所住小区的采访,而网络上,新的一轮爆料也汹涌而来!


“林翠萍啊,她就是一朵交际花!”这篇绘声绘色地描写爱情故事的帖子不知道是故事男主角的女人还是林翠萍同事写的,引起了无数甲乙丙丁的围观。


“只因她男人多看了我一眼,我丢了工作!”这是一个侍应生小妹写的。


“惊!她竟然年报销百万!”林氏的财务部一份关于林翠萍的报销外泄了。


“肇事者林翠萍,还我老公腿来!”这是被林翠萍撞残家属的申讨!


……


莫名其妙,林翠萍一夜间成了过街老鼠,她以前做过的各种恶纷来沓至,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她现在门都不敢出了!


而始作俑者叶星只是让林氏开除林翠萍的职务,并让基金断掉她的份额,内部的人员自然会将林翠萍没有依靠了的消息传出去。


而放个话筒只是随手的动作,在这合适的场合给她错误的妄想,忘形的她说出忘形的话就是最好的导火索,将焦点聚集在她身上聚集,把她暴露出来。


没有了家族的保护的林翠萍,无数被她伤害过的人会毫不犹豫地跟着开火,于是一波又一波的火力会淹没她,直接将她打入万劫不复!


林翠萍的事肯定会牵出林天瑞、林旭东这两个渣渣的,但叶星不会过多关注。


对付林翠萍只是因为他有一段重生就是被林翠萍撞死的那人,其他被林翠萍伤害的人能大仇得报只是顺带,拿走不谢!我还有很多恩情要报,很多怨愤要泄,林翠萍她是谁?他算老几?


叶星坐在车后座感觉非常舒服,开车的是阿标,因为做了好几个月的植物人,家里不给他定个保镖实在不放心,于是叶星主动选了阿标,就因为阿标存在感最低!


能不能打不重要,有没有眼力劲也不重要,话少就行!就以叶星目前对自己的了解来看,能伤到他已经很难了!话说回来,他还会怕死吗?


当然……怕了啊,想要找到这样的身体不容易的好不好,你看这身材,你看这样貌,你看这家世!


叶星心里正美呢,车子已经停下了,望着眼前很富年代感的瓦片房,心情沉重了下来。叶星能把所有的重生都当成连续剧,唯独叶星雨的不行,没有叶星雨,他就完全便宜给叶星了!


这是爷爷奶奶的故居,也是叶星雨的故居,穷只是吃不上美食穿不上名牌,并不是没有了爱,相反,爷爷奶奶用尽一生的爱比什么都沉重!


所以,叶星必须来这踏踏坑坑洼洼的碎石小路,摸摸没有墙衣的水泥墙面,听听野狗们色厉内荏的狂叫,这种感觉,叫做真实,这种真实,让他心里踏实。


一扇木片门“咿呀”一声打开,你个老奶奶颤颤巍巍地端着一盆脏水出来,泼在石子小路上,润过的石子路少了一些飞扬的尘埃,空气顿时好上不少。


老奶奶看到那双程亮的皮鞋,眯着眼睛顺着皮鞋往上看,浑浊的老眼已花,但还是能模糊看到这是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


老奶奶问道:“你找谁啊?”


叶星牵起老奶奶地手,亲切的叫道:“王奶奶,我是叶星雨啊,爷爷奶奶过世后经常在你家蹭吃蹭喝的叶星雨啊!”


老奶奶“呀”的一声,颤抖的手,激动的心,摸着叶星的手说道:“阿星啊,你回来啦,让奶奶看看,你长高了啊!来来来,进来说。”


“哎,”叶星应了一身,招招手让阿标不要跟进来,阿标很识趣,没有多问竟自守在门外。


瓦片房采光全靠一扇门和一扇窗,所以显得尤为灰暗,但对王奶奶和叶星丝毫没有影响,前者反正是看不清,后者是反正能看清。


屋子很简陋,与十几年前的区别只在于更有年代感的了。


为了读完大学,叶星雨只能把爷爷留给他的房子卖了,整个大学的放假回来他都需要找包吃包住的工作,偶尔还是需要在王奶奶家蹭住几晚。


王奶奶抱怨叶星上班后就没来看过她了,叶星心里满是亏欠,他们在这湖南的小屋里聊了很久,并让阿标买菜用重生所得到的厨艺哄奶奶开心。


临走的时候让阿标留下身上所有现金,用魂力刮去王奶奶眼中的浑浊,以他对魂力的控制和高老的技术,王奶奶明天就能重见光明。


走的时候,天微黑,破败的城中村还没有多少人回来。


现在还住在这的除了王奶奶这样的孤寡老人外几乎都是外来务工人员了,他们起得比鸡早睡的比狗晚,努力用最朴实地力量在生活里挣扎,自身已经绝望,只期待下一代能有不一样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