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灵妖之风起池遥 > 第六十七章 平息

第六十七章 平息

作者:湫沅 返回目录

第六十七章平息


白凌渊静静看了一眼怒气满满的玄若枫,淡淡道:“我不会碰她的。”


不用刻意去注意,都能看出玄若枫喜欢凤音洛,白凌渊不会自讨没趣。


说完,白凌渊继续走到音洛身边,这一侧被半扇门挡住,玄若枫什么也看不到。


音洛光洁的双臂环抱住双膝,把头埋着,外衣散着,头发凌乱不堪,全身都在颤抖。


可以说这是他见过凤音洛最狼狈的一面。


白凌渊蹲下身,轻轻把音洛的衣袖拉下来盖住她白皙的胳膊,就这种接触,他都感受到了音洛身上散不去的燥热。


然后伸出手抓住音洛的手腕,掌中冰凉还蕴藏了一股轻灵的灵力。


“别……”


“动”字还没有说出来,音洛整个人就忽的猛然一窜,竟直接窜进白凌渊的身上,一手抓着他的肩膀。


滚烫的身体就这样压在白凌渊的身上。 给力文学网址m.geilwx。com


“我想……”音洛重重的呼了一口气,紧闭着眼睛,手也抓的更紧了,低咽道,“我说了不要过来的……”


白凌渊虽然一直都沉着冷静,可他也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一时竟怔住,不知所措。


音洛不由自主的把手缓缓移到白凌渊的脖子处,欲想扯开他的衣服,然而动作仅仅只是碰到他脖子的瞬间停了下来。


眼泪终于止不住的流了出来,浸湿白凌渊胸口的衣襟。


“求你……不要碰我……”


在白凌渊和玄若枫的面前,她已经没有什么尊严了。


这是她唯一还能清醒着说的话。


“不要动,不会碰你的。”白凌渊何曾想过他有一天也会说出这么柔情似水的话来。


自己冷静了一下,白凌渊开始调动自身的灵力汇聚到双手上,身体在这涌动的灵力下,周围竟然开始环绕一圈淡淡的雾气。


这一丝丝若隐若现的雾气逐渐把音洛也围绕其中。


白凌渊让音洛盘坐下来,自己则已疗伤的姿势坐在她身后,一只手搭在音洛肩上。


“这是什么……”身上的燥热在这淡淡的雾气下竟然开始慢慢退却,音洛仿佛觉得自己置身寒泉之中,周围都是凉凉的感觉。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无法言表的感觉,来自背后的白凌渊。


白凌渊这种做法,也不能完全帮助音洛从中脱离出来,不过是运用灵力帮她抑制住那股火热罢了。


南宫煙下手狠毒,一次性给她灌了那么多药,要不是音洛修为不低,换做普通人恐怕难以有命活下去。


看来这南宫煙就没有想让他们这些人活着回去。


玄若枫在另外一边忍了很久之后实在忍不住,便慢慢的走过来。


这一边白凌渊和凤音洛都闭着眼睛盘坐在地上。


即使药性还没有完全散去,音洛现在至少比刚才清醒了不少,但是白凌渊相当于在替她疗伤,音洛不敢催动自己的妖丹来为自己解毒。


见到音洛没有什么大碍之后,玄若枫又折回去,走到门口又是极为烦躁的踹了几脚紧锁的木门。


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滋味。


“南宫煙,你不得好死。”


……


骂够之后玄若枫也缩到一个角落里坐下,双手捂着脸,痛苦不堪。


“唔——”


眼看体内的药性已经褪去一大半,音洛却突然眉头一皱,面露难色,一大口鲜血从口里吐出来。


“咳咳咳……”


猝不及防的吐血让白凌渊也是一怔,连忙停止给音洛传输这种灵力。


“怎么回事?”这让白凌渊也很疑惑,他没有感觉到是音洛之前所受内伤还没有痊愈导致的。


“是……是南宫煙在药里加了其他东西,”音洛擦了擦自己嘴角的鲜血,她也是刚才觉察到的,直觉告诉她是药里面还含有别的东西。


南宫煙应该知道这种药若是对于他们修习的人而言,是能够靠着灵力来压制的,所以特意加了能够其他东西来反噬强行用灵力压制的人。


忽然,音洛全身颤抖了一下,体内的妖丹似乎因为她刚才反噬受伤而开始运转自疗。


几乎是同时,音洛脸上惊恐无比,手脚并用的,毫无形象的从白凌渊面前爬起来跑到对面的墙壁处靠着。


当然,音洛刚才是背对着白凌渊,她脸上惊恐的神色白凌渊也没有看到。


“你不用过来了,我自己可以。”音洛背靠着墙壁,脸上已经恢复平静,很自然看着白凌渊,轻轻说道,“谢谢你。”


她相信自己脸上一定看不出什么破绽来。


白凌渊神情还是有些茫然,听了音洛的话他点了点头,刚才搭在音洛肩上的左手也早已放下。


看着白凌渊的反应,应该是没有觉察到什么,音洛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总算落地了,只是白凌渊左手上的血痕刺痛她的眼睛。


白凌渊从地上站起身,侧着头对音洛说道:“先过去了。”


玄若枫在一个角落缩着,白凌渊没有走过去,而是走到另一面墙边盘腿坐下,凝神静气。


他同样有一丝烦躁,就在刚才音洛从他面前逃开的时候。


音洛吐血之后,白凌渊确实收了灵力,但毕竟手还是搭在音洛肩上,仅仅只是一瞬间,他感受到了音洛身上的妖气。


因为也就一瞬间,音洛从他面前离开,那隐隐约约的妖气就跟着消失的无影无踪。


音洛身上有妖气,这一点白凌渊非常肯定。


但是……


凤音洛和凤千宸是亲兄妹,若音洛真的是妖,怎么可能是和凤千宸是亲兄妹,除非凤千宸也是妖……


而且还有音洛的朋友离颜是妖……


如果这样说来,岂不是凤家一家子都是妖?连一个府的人都是妖,也可以说烟阳整个城里都是妖?


“到底是谁?”心里想不通透,反而处处都是矛盾,白凌渊倒是低声自言自语起来。


如果不是,音洛身上的妖气又是从何而来?


一旦有了问题,便惹得人不能安宁。


从被关进来,就没有人来看过三个人,一直到了深夜,屋子里漆黑一片,唯有一点冷冷的月光撒在窗口。


凤音洛已经疲倦的倒在地上睡着了。


另外两人都各自盘腿而坐,静静的凝神静修。


这时候外面渐渐响起了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