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我家师尊又显灵了 > 第一百零五章 做苦力

第一百零五章 做苦力

作者:明天成神 返回目录

“喏。”


东郭奚不情不愿地递给她,催问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万象窟的秘密了吧?”


“当然当然。”


蔚秋敷衍的咕哝道,一边用灵识与黑戒交流:“师父,你瞧瞧,这可是东鹭翎?”


这羽毛,丝毫不输火鸟的火翎,甚至可以说是更胜一筹。


戒中的男子默了半响,答道:“不错,正是东鹭翎。”


太好了!


蔚秋暗喜了一下,佯装将东鹭翎放进黑戒中,待师父在戒中接收后,这才漫步走到东郭奚面前,意味深长地按住他的肩膀:“想知道万象窟的秘密,亲眼所见不是更加明白吗?”


不等东郭奚反应过来,她便抓着他的肩膀朝万象窟飞去,与啾啾一同没入黑雾中。


东郭奚想,这大概是他有生以来体验过的,最离奇惊险的事情了!


也总算明白老祖宗当年为何会丧命于此,只因人仙魔皆逃不过七情六欲。 https://m.geilwx.com给力文学网


一旦七情六欲被猛然放大,便会被心魔吞噬!


起初他没入黑雾中时,看到了许多狰狞的景象,原本美好的事物莫名就被黑雾扭曲成可怕的东西,甚至会变成杀人利器!


东郭奚以为他这回死定了,但不知怎么的,周围忽然有点点白光在朝自己靠拢。


渐渐的,那些可怕的画面便从眼前淡去。


他刚松了一口气,便听见有个奶凶奶凶的声音在说:“蔚秋!你又把乱七八糟的人带进来了!”


那声音口中的‘蔚秋’不服气地反驳:“什么叫又?上回那是我师父需要疗伤,殷婆婆都点头了,你一个连人形都没有小妖灵,就少在这里吆五喝六了。”


“你!!”


小黎气得说不出话来,哼了一声便消失不见了。


这都什么破脾气。


蔚秋也冷哼一声,对身边的少年说:“到了。”


话音刚落,眼前的黑雾便消失不见,紧接着迎来的,是长满了灵草和青苔的地面!


东郭奚一个猝不及防,直接摔在了上面。


然后便鼻子不是鼻子,腰板不是腰板的,比之前摔在沙土上还要疼痛难忍!


他也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从地上爬起来,一抬头便看到无边无际的湖泊,不断散发出浓郁的灵气,简直比灵脉还要精纯!


这……便是万象窟的庐山正面目?


“这就惊讶了?”


熟悉的声音忽然打断了他心中的震撼。


抬头便见红衣少女抱着一只龙不龙鸟不鸟的东西,黑不溜秋的,怎么看怎么怪异。


东郭奚蹙着眉头道:“我还是想不明白,为何我能安然无恙地穿过那层黑雾。”


“不是你。”


蔚秋漫不经心地给小黑投食,“是这万象窟中的妖灵让你免于混沌之息的侵蚀,而你能得到妖灵的庇护,完全是因为我。”


说完这句话,她便弯腰将小黑放在地上,看着它蹦蹦跶跶地朝啾啾跑去,不由微微一笑。


东郭奚半懂地问:“因为你是万象窟的主人?”


“当然不是。”


蔚秋漫步朝少年身后的石洞走去,“万象窟与万象宗是一体的,我们都是这里的子民,互相交流,互相学习,互相包容……远远超出你想象的玄妙数之不尽。”


她所说的这些,在东郭奚的眼里都是从未触及的领域。


不知怎么的,他竟觉得浑身的热血都被燃烧了起来,迫不及待地想要探索那未知的领域!


然而下一刻——


蔚秋的话犹如一盆冷水,狠狠浇灭了他的雄心抱负!


“不过依你的资历,暂且还不能让你触及那些玄妙。”


“那你到底想怎样?”


东郭奚很不能理解地看着她,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跟着她走进了环环相扣的洞窟中。


蔚秋回头瞥了他一眼,神秘地笑了。


随手幻出一根扫把丢给他:“先将你自己的住处打扫干净,至于旁的……看你的表现咯。”


丢下这句不负责任的话后,蔚秋便哼着小曲,大摇大摆地走了,哪里像是一宗之主!?


东郭奚深深怀疑自己是被忽悠了,忽悠来做苦力!


并且在接下来的十几天里,他日日都在憋屈地做着苦力,用挥剑的力气将万象窟上下打扫得干干净净。


也是因此,才意识到万象窟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庞大!


比城主府大了三倍不止!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做了这么久的苦力活,蔚秋还是没打算将宗内的秘术传授给他!


莫非根本就没有?


东郭奚眯起了冷眼,低头看了眼手中的扫把,忽然气势汹汹地朝远处的红衣少女走去。


“蔚秋!”


“叫宗主,或者蔚宗主。”


蔚秋慢悠悠地纠正他的措辞,不紧不慢地擦着手中的白笛,每日都擦,丝毫不厌烦。


东郭奚被她这么一呛,竟不知该如何开口。


但是想到自己这几日的凄惨经历,心底便有一股无名的火气不断往上窜,忍无可忍地说:“我都按你说的做了,你到底何时收我做内门弟子?”


蔚秋像是没听见他的话似的,遥遥一指道:“那边还有点青苔,你再去扫扫。”


“你——”


东郭奚一个怒目,紧接着便感到地动山摇,还有水声从右侧哗啦啦地传来。


他好不容易稳住身形,眼角的余光便瞥见一个漆黑又庞大的身躯,好像……好像与那日蔚秋手里抱的小黑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


只不过一个是巨大版的,一个是迷你版的。


东郭奚被那庞然大物惊得舌头都捋不直了。


“这,这是——”


话还未说完,那黑不溜秋的家伙便露出了一双与眼睛极为相似的东西,正居高临下地睥睨着他,神情中似有一丝不满。


就在他感到有些不解时,身后的少女忽然道:“你说话的声音太大了,吵到大黑修炼了。”


大,大黑?


东郭奚眼角抽搐了一下,迟疑道:“那,那小黑是……”


话还未说完,便听见红衣少女漫不经心地回答:“大黑的儿子咯,名字我取的,怎么样,够顺口吧?”


居然还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


东郭奚震惊地看着她,不明白万象窟内的妖灵怎么会信任这样一个不着调的女人!


取这样随便的名字,也不怕热闹了那修为深不可测的妖兽!


但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那名唤大黑的妖兽,好像早就习惯了这个称呼,听见蔚秋这么叫它时,波澜不惊,神情毫无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