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我家师尊又显灵了 > 第四十八章 我的就是你的

第四十八章 我的就是你的

作者:明天成神 返回目录

六尾婴豹吃痛地往后仰去,飞溅而出的鲜血砸在少年的脸上,流下几条热气腾腾的血痕。


随意抬手狠狠一擦,继而捂着胸口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趁妖兽暴怒之时运转灵力,护住险些被震碎的心脉和五脏六腑。


不成想,血月之日已经将妖兽影响到这个地步,这六尾婴豹眼下起码是元婴级别的。


自己与它实力悬殊,如何能敌?


就在少年苦思对策时,那六尾婴豹终于从痛楚与震惊中反应过来,当即躬身做出防备的姿势,呲着牙,狂躁不安地在原地踱来踱去。


那双猩红的妖眸中透露着无比明显的企图:要给眼前这个伤了自己的跳蚤一个怎样的死法。


但他可不想死。


他还要好好活着,看着随家是如何一天一天地走向灭亡,看着随子瑜败落的惨状!


随意再次举起惊寒剑,上面被剑身冻成霜的血摇摇欲坠,轻轻一甩便飞到了不知哪个犄角旮旯里去。


妖兽对他这一挑衅的举动激得眯起了冷眸,已在暴怒的边缘徘徊,浑身的肌肉都紧绷着,仿佛他再妄动一下,它便会扑过去将他撕烂!


真难缠…… 给力文学网址m.geilwx。com


随意将涌上喉口的血水又咽了下去,悄然无息地将灵识探入右手上的纳戒中,在里面翻翻找找,终于找到了一张——


“看!”


猛地抽出的惊雷符将六尾婴豹吓了一跳。


意识还未反应过来,备战已久的身体率先做出反应,想也没想便一掌拍了过去,准确无误地击中随意手中的惊雷符!


黄符当即自燃殆尽。


紧接着乌云之上响起一阵阵闷雷声,隐隐还能看见有电光在云层中炸裂。


六尾婴豹仰头见到这一幕,不由往后退了两步,并没有注意到随意惋惜痛悔的表情。


本想先拿个普通的惊雷符诈它一诈,再趁机偷溜,思索该如何对付这只妖兽。


谁知一时看走了眼,竟拿成了价值一百万两白银的九方惊雷符!


我总共也就三张存货啊……


少年痛悔不已,感觉自己拿了百万两白银去砸一个尚且不知能不能对付得了的妖兽。


血亏了这回!


哀怨的心声刚刚响起,那厚厚的乌云便逐渐凝成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漩涡眼中的电光愈来愈亮,仿佛在蓄力一般——


六尾婴豹见状,不由无措地往后退了两步,随后毫不犹豫地掉头往崖谷深处跑去。


竟然跑了?


真当这用钱砸出来的九方惊雷符是吃素的?


随意冷哼了一声,又怕跟丢了好不容易等到的妖兽,连忙握着惊寒剑追了上去。


也不知是不是在去往六尾婴豹的老巢的路上,眼看着天空越来越少,四周愈来愈昏暗,就连九尾婴豹的影子也越来越小。


直至最后,宽阔的崖谷内就只剩下他一人。


糟了,跟丢了。


随意紧紧拧着眉头,一边往深处探索,一边打量着石壁上的骨头,像是兽骨,又像是……


轰隆!


雷电劈下的声音在头顶炸裂。


他险些被震得当场晕了过去,甩头强行缓神后发现,那雷并没有牵连到自己头上,而是将前方硬生生炸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隐隐有灰烟从窟窿眼里冒出来,由浓变淡。


待烟雾彻底散去,随意才看清那躺在窟窿中七窍淌血的六尾婴豹,当即握拳笑道:“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谅你怎么躲,也躲不过九方惊雷!”


说完,他便快步跑了过去,翻越了几堆碎石,终于来到了六尾婴豹的跟前。


奄奄一息的模样,像极了方才被这妖兽顶飞出去的自己。


真是天道好轮回。


随意踢了踢妖兽的脑袋,为方才自己挨的那一下出出气,然后不慌不忙地抽出惊寒剑,准备刨那妖兽的妖丹打道回府。


谁知剑尖刚要高高落下,那妖兽便猛地睁开双眼!


“啊!”


随意吓得手一抖,险些将惊寒剑抖落在地。


不等他反应过来了,那又生龙活虎的六尾婴豹便一个翻身,暴躁地将他一掌拍在地上!


腹背夹击的感觉真心不好受。


随意险些气绝,若不是先前护住了心脉和五脏六腑,此刻怕是要被这一掌硬生生地拍成肉泥!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体验了一把几近窒息的感觉。


待冰冷的空气重新进入肺腑,一时适应不了,当场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引得仿佛快要裂开的胸脯剧痛不已,用‘死去活来’这四个字都不为过。


六尾婴豹显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强行无视背上被炸开的窟窿,暴躁地冲少年呲牙怒吼的两声,然后便高高抬起右掌,准备凝聚全力,给予他致命的一击!


就在这时——


一滴滚烫的热血从它的背部滑落,没有任何挣扎的迹象便滴溅在少年的脸上。


随意被烫到的第一反应是:它受伤了!


而且这出血量,受的伤不轻啊!


再看看那即将落下的兽掌,他急忙掏出一张比九方惊雷符还贵的千里瞬移符,一刻不曾停歇地往里面注入灵力。


待兽掌落下之时,他便化作一道流光闪现到妖兽的身后,拿起手中的惊寒剑,狠狠刺进了妖兽背后不断淌血的窟窿中!


“还给你!”


剑身刺入了半截便拔了出来,渗出的寒气却顺着滚烫的血液在妖兽体内四处流走!


被寒气侵体肆虐的滋味,引得妖兽惨叫不止,当场在地上打滚挣扎,婴啼的叫声凄厉骇人,响彻整个崖谷,却已是强弩之末。


在崖谷上观望的两人都没有想到,随意竟然会在关键时刻发现妖兽背上的伤口。


虽然这都是托了九方惊雷符的福……


蔚秋擦了擦汗道:“这下应该没事了吧?”


她方才被妖兽的假死吓了一跳,险些就要吹笛干扰对方的注意力。


谁知随意这小子不仅运气好,还财大气粗,关键时刻想起了他纳戒中的不少宝贝存货!


果然人与人是不能攀比的。


少女沮丧地叹了声穷,引得身边的男子微微侧目,没来由地想起了她被赶出宗门后,因穷困潦倒而被逼无奈地典当了纳戒。


说起来,也是他这个师父照顾不周。


燕不虞无声地揉了揉少女的脑袋,在对方茫然的目光下说:“想要什么找镜墨讨就是了,他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


说完,便莫名觉得这话有些说不出来的别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