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我家师尊又显灵了 > 第十七章 探地下黑市

第十七章 探地下黑市

作者:明天成神 返回目录

可偏偏师父说,他有法子让自己修炼。


但前提是要修复元神,回到肉身。


而修复的法子便是集齐一些稀世珍宝,再加以炼化。


于是她便想着,兴许常年流通灵宝的黑市会有师父想要的东西呢?虽说危险是危险了些,但只要能修炼,狠狠打阳霄宗那群伪君子的脸,她便觉得格外的扬眉吐气。


只是在此处绕了好大一圈,灵宝是不少,就是没有师父说的那些稀世珍宝。


不过想来也是,倘若真有那么好找,这世上早就有修复元神的方法了,那随子瑜也不必日日受那元神损伤之苦,而师父……


蔚秋不由脚下一顿,望着不远处明晃晃的烛光,忽然忍不住揪心了起来,隐隐有些担忧。


师父元神受了伤,每日怕是也十分难熬,但他老人家却从未对外表露过一丝一毫的异样。


如今想来,师父总在白日消失不见,怕是……不愿让自己看到他脆弱的一面,所以才刻意回避。


真是和以前一模一样。


蔚秋叹了一口气,暗暗立下决心,一定要尽快找到那些稀世珍宝,好帮师父脱离苦海。


于是一鼓作气,继续迈开步伐往前走。


哪料到前脚还未抬起来,身后便传来一阵嘈杂的争执声,隐隐还能听见伍安之的声音。


等等!


伍安之呢?


蔚秋猛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回过头去,果然在不远处的人群中看到了被几个大汉团团围住的玉袍少年,那张小脸上满满都是无措和恐惧。


尽管如此,他还是不停地四下张望,好像在找什么人。


是在找我吗?


蔚秋抿紧了红唇,脑海中有个声音在说:这孩子是我带进来的,就一定要将他平安无事地带出去!


只是那些大汉的修为都在他们二人之上,自己该怎么做,才能甩掉这些人呢?


正当少女陷入苦思,也不知伍安之说了什么,那些大汉竟勃然大怒,大喝一声‘你竟敢戏弄老子’便高高扬起壮硕的手臂,蓄力准备挥下。


情急之下,蔚秋也顾不得瞻前顾后了,急忙大喊:“慢着!”然后拨开人群朝伍安之跑去。


已经紧闭双眼的伍安之听到这声熟悉的高喝,忍不住睁开眼睛,猝不及防地看到了这样一幕:


一抹耀眼的红色在人群中停停跑跑,沿途招了不少骂,却并没有因此停下脚步,而是一边弯腰道歉一边奋力挤出人群,白白净净的小脸也因此憋得涨红,布满了细汗。


即便如此,她还是奋不顾身地朝自己跑来。


明明可以一个人跑掉的……


伍安之含泪瘪了瘪嘴,不知为何,心底的慌乱和恐惧在那抹红色出现的那一刻,尽数化为了乌有。


“安之!”


熟悉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不等他反应过来,手腕便忽然一紧,紧接着听见声音的主人说:“伍安之,别回头!跑!”


最后一个字落下,他便整个人都往前飞去,似重新绑上线的风筝一般,在人群中不断穿梭。


而牵线的人,毫无疑问,就是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蔚秋。


那张紧绷的小脸上满是严肃,充满锋芒的眼眸时不时观察一下四周,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做出抉择,挑选出最佳的逃命路线。


恍惚间,伍安之好像看到了一棵苍天大树,蛮横地撑起了一片原本摇摇欲坠的乾坤。


他不禁在想:这样果决敏锐的人,做一个凡人未免也太可惜了。


但说到逆天转命,这世间却极少有人做得到,至少从未有人听说过凡人成仙的传说。


可惜了……


伍安之微叹了一声,再度抬起头来时,发现前方已有白光在逼近,大概十来步的样子,而身后也未见有人追上来的势头。


看来应该是甩掉那些人了。


少年松了口气的同时,听见前面的红衣少女说:“没事了,他们应该不会再追上来了。”


话音刚落,两人便一前一后地停下了脚步,不约而同地环视了一眼四周,还是那条街,那些熟悉的人,与黑市几近窒息的气氛形成鲜明的对比。


蔚秋不禁长吁了一口气,抹汗的同时暗暗心想:这黑市简直就不是凡人能待的地方,若日后修为依旧不见起色,自己定不会再来以身犯险!


不过比起这个,她更在意伍安之刚刚都说了些什么,竟会将那些大汉激得怒不可遏。


若不是自己方才装师父装得足够像,震慑住了那些大汉,真没机会从这群人手里溜走。


思来想去,她还是问了伍安之事情的来龙去脉。


谁知这小孩竟毫无自觉地回答:“他们问我买得起吗,我说我买得起,他们不信,然后我就说这样的我家能买上万个,结果他们就怒了。”


可不得怒吗?


你都挑衅到人家家族头上去了,人家不揍你揍谁?


蔚秋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忽然觉得要将伍安之这滩软泥扶起来,简直比登天还难。


他这是呆到骨子里去了,没药救!


见少女频频摇头喟叹,伍安之小心翼翼地关切:“蔚姐姐,您这是还在为药材的事情烦心吗?”


药材自然也烦心,但眼下烦心的是你好不好。


蔚秋无奈至极,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小破楼,隐隐还是有些不安,索性领着伍安之边走边说:“我也想尽快找到药材,可我师父说了,寻宝讲究的是机缘,有的人或许穷极一生也无法找到称心如意的珍宝。”


话虽这么说,可她等不了那么久。


方才拉着伍安之逃出破楼的那一刻,心里除了大难不死后的庆幸,更多的却是不甘。


那几个大汉修为虽在他们之上,却也不过是刚步入金丹境的修士罢了,也就欺负欺负像伍安之这样的小朋友,还有毫无还手之力的凡人。


倘若……倘若自己是有灵根的,未尝敌不过那些人,也不至于这么灰溜溜地逃走,甚至连回去的勇气都没有。


所以这药材她是一定要找到的,而且越快越好!


蔚秋目光坚定地握拳,步子也迈得快了些,险些将尚且还在长身体的伍安之甩在脑后。


还是他‘蔚姐姐蔚姐姐’的在后头不停地喊,她才想起这么一个人来。


心下觉得万分抱歉,想掉头回去接应,谁知还没来得及转过身去,便瞥见不远处有两个穿着阳霄宗宗服的青年正说笑着朝这边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