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梁希顾司寒小说 > 第九百四十七章、特殊的过敏症

第九百四十七章、特殊的过敏症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返回目录

郁松柏的车就停在奶茶店外面,一千多万一辆的兰博基尼,高端大气上档次。


他绅士的拉开车门,等梁希和清欢都上车了,他才坐上去。


“快,回家!”


“是!”


司机的车速很快,但是开的很稳。


不到半小时,车子停在闹市区的一片高档小区。


梁希心里暗暗觉得奇怪:这么有钱的成功人士,怎么会选择在闹市区去居住?不嫌吵吗?


“请跟我来!”


郁松柏引着梁希和顾清欢,乘坐电梯直达顶楼。


“郁先生!”


一出电梯便有管家和佣人接待,迎宾大厅后就是郁家的大门。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梁希这才发现,这部电梯只属于郁家,非小区公用品!


而眼前超过八百平的大跃层,就是郁家。


“市中心竟然还有这样的房子?”


“我妹妹喜欢闹市区,我特地为她盖的楼盘。”郁松柏说。


梁希:………


失敬失敬,原来是地产大亨!


郁家妹妹到底得了什么病,不在别墅静养,偏要住在繁华市区?


郁家内部按欧氏宫廷风进行设计,布置得华丽典雅,仿佛公主的城堡。


几名医生正围着沙发,小声讨论些什么,沙发的边缘垂下一片粉蓝色的裙摆,看到不人。


沙面上躺着的,应该就是郁松柏的妹妹了。


从裙摆来看,不像是小孩。


“萱儿怎么了?”郁松柏一过去,医生们便散开。


“郁先生,小姐今天想出门,她又洗脸了……”


“疼晕过去的吗?”郁松柏问。


“是的!”


“打针了吗?”


“已经打了,现在状态平稳,用不了多久就会苏醒的。”


“好,辛苦各位!”


梁希第一次听说,有人洗个脸都会疼到晕。


她对郁松柏的妹妹,好奇到了极点儿!


“让我看看。”梁希凑上去。


医生们警惕的看着她。


“你们不认识我吗?”梁希笑了笑,灿若春花。


其中一名医生认出了梁希:“你你你,你是神医无双?”


“嗯。”梁希颔首。


“快快,给神医让路!”


医生们顿时激动起来。


“看看,这就是神医无双啊!”


“她可厉害了!”


“……”


小声而热烈的讨论,让郁松柏大吃一惊。他看向梁希:“你是神医无双?”


“是。让我看看她吧!”梁希道。


郁松柏立刻让路:“神医请!”


沙发上的女孩穿着粉蓝色的长裙,此刻正蹙眉睡着。秀气的面容,恬静如画。


乍一看,就是个妥妥的睡美人,在等待她的王子唤醒她啊!


梁希先检查她的皮肤状态,除了角质层偏薄,没看出什么异常。


再摸脉膊,一切正常。面诊是诊不出来什么能,得进行血液分析。


所有人都屏息等待着,尤其是郁松柏,他十分紧张。


所有的希望,都押在梁希身上了,希望她能治好萱儿!


“病了多久了?”梁希问。


“三年。”郁松柏答。


“她多大?”


“我妹妹今年十九。”郁松柏说。


梁希挑了挑眉,竟然十九岁了,她以来只有十五六岁呢!


就在这时,郁萱醒了。


睁眼看到陌生人,她受到了惊吓,往沙发里缩,慌张的喊:“哥……”


“萱儿别怕,这是神医无双,来为你看病的。”郁松柏赶紧上前,把郁萱抱进怀里安抚。


郁萱瘦小秀气,挂在郁松柏身上更像个未成年了。


梁希善意的冲她笑笑:“你好。”


“你好!”郁萱不安的笑笑,双手紧紧的勾着郁松柏的脖子。


她在害怕。


在自己家里,有一群亲人、佣人守护着,还害怕一个陌生人?


“萱儿长期不出门,有点儿社交障碍。”郁松伯解释道。


“原来如此。”梁希恍然大悟。


她身体皮肤很白,此刻因为过敏泛起一层桃花色。


这不是普通的过敏!


“什么病?”梁希奇怪的问。


“我们也不知道。几年前突然变成这样,一洗脸就疼的受不了。”


“皮肤过敏吗?”


“不是。”


“三叉神经痛?”


“也不是。”


梁希纳闷的蹙眉:“这就奇怪了。”


梁希问:“以前有没有做个全面的检查?”


郁松柏说:“所有能做的检查都做过了,但始终查不出病因。”


一名医生说:“先生也想请神医无双为小姐治病,但是我们力量不足,联系不上你。现在可好了,请神医为小姐治病!”


郁松柏也说:“没想到今天会遇到你。请你出手救救我妹妹,不管花多少钱,我都愿意!”


这样的说辞,梁希听过太多太多。


钱财乃身外之物,哪能和生命相比?为救至亲,不知有多少人倾家荡产。


梁希在乎的,从来都不是钱!


她稍作思索,便接下这份义务订单:“郁先生,你今日帮我把顾清欢送回来,我本就欠你一个人情!你妹妹的病我会尽力的,至于能不能完全治好,又是另外一回事。这种病例我也是头一次遇到,你们还是要有一定的心理准备。毕竟我也不是神仙!”


郁松柏十分感激:“谢谢,真的是太感谢你了!你尽力就好!”


“把这几年的病例报告全部整理出来给我,明天会有我的助理上门,为郁小姐做检查。”梁希说。


现在,她得带顾清欢回家了。


“好的,我送你们!”


“不用了,我家的车已经到小区外了。”梁希说。


郁松柏脸上微笑着,心中却狠狠的惊了一下。


从梁希上车到现在,都没看到她打电话,她什么时候通知了她的家人?


“郁小姐,你好好休息,在做检查之前不要在洗脸了!”


“好。”女孩腼腆的笑笑。


郁松柏把梁希和顾清欢送到楼下,一辆黑色的迈巴赫映入眼帘,停在一片中档轿车间尤为显眼。


车门打开,一位面容高冷的男人下车。


他的皮肤很白,却没有丝毫阴柔之气,举手投足之间很man,走路带风,霸气十足。


“谢谢你帮我们把清欢送回来。”顾司寒


郁松柏看向梁希:“这位是?”


“我丈夫顾司寒。”梁希微微一笑。


“顾先生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我还要感谢神医愿意治疗我妹妹!”郁松柏说。


顾司寒眼色微变,不悦的看向梁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