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轮回马里奥 > 280满足了

280满足了

作者:无神V有鬼 返回目录

(ps:感谢书友‘老王’,‘24克’的推荐票。)


收拾残局!俺步履蹒跚的将四处零落的武器神器一一捡回来收入进物品栏。


什么‘奥林匹斯之剑’啊,‘波塞冬三叉戟’啊,‘哈迪斯之爪’啊,‘雅典娜之刃’啊,‘赫耳墨斯靴子’,‘阿波罗之弓’,‘涅莫亚拳套’等等等等等……这俩人还真是大爆呢!虽然这多神器我不能全部绑定,但拿回去以后,留给自己未来的小弟们配备也是不错的选择。


现在想来~可能‘希望之力’的由来根本就与雅典娜无关。她若是真有能力能将这份力量召唤,又何苦向奎托斯费力的所要呢!或许‘希望之力’本身就和那些负面情绪的‘邪恶力量’相生相伴,只是雅典娜一直觊觎这份强大的力量,至始至终在哄骗着奎托斯而已。说是自己召唤的,也无非是提前宣告力量的所有权,打着旗号向奎托斯明目张胆的所要罢了。也许当初我的推理有着出路,但这些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缓缓靠着石壁处休息,静静的等待着伤势恢复,发呆间胡思乱想。例如~‘奥林匹斯不在了,我是否有利可图,在这里建立新世界,统治全人类?’……看似诱人,但得不偿失。目前这世界废了!恐怕需要许久许久才能恢复生机和自然。并且从新建设国度,管教人类等事,太遭心操神。我要的是享受而不是做苦工。更何况留下来就意味着我要放弃回到其他位面,永远禁锢在此地,所以我果断放弃了!


例如~‘神拥有永恒的寿命并保持着青春。雅典娜在奎托斯少年时期就见过他,而后奎托斯成年了,结婚生子了,雅典娜依然保持着原貌,还是那么年轻。根本看不出她们之间的年龄差。神灵们都是不知道活了几百几千甚至上万年的老怪物,尽管她们看上去一直是年轻的……咦?我为什么想到了美神阿芙洛狄忒!


所以说……我是和祖奶奶的祖奶奶的祖奶奶的不知道多少代辈分的老女人……


‘啪,’我不自禁的点燃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此刻俺的心情莫名有些复杂。


“玛德,想那么多干嘛!真材实料,你管她活了多少年。”,“不是说交(爱)配(情)不在乎身高,不在乎年龄,不在乎贫富,不在乎身份。


~~不在乎性别!不在乎种族!甚至尼玛,这些大张旗鼓标榜爱情无敌论的人,以后会不会像这西方神话世界,将来恬不知耻的不在乎伦-理也犹未可知!反正底线是越来越低嘛。~~其实他们本质上不在乎的——就是底线!”


(咦?好像又扯远了。总之我的意思是说~‘爽就是了!不要纠结那么多。’……管他什么逻辑,什么不合理,什么脑残设定,读那些人的小说不用带脑子的道理差不多嘛…) 一秒记住m.geilwx.com


“呼~”


一根烟逝去,伤势好的差不多了,啪啪屁股起身。本来还想着回奥林匹斯神殿里再搜寡一波金银珠宝,可转念一想~我手里有‘弥达斯国王的点金手’,以后想要多少财富还不是手到擒来!《上古卷轴》里养成的三光习惯要不得啊。哥现在已经这么牛逼了,不能再像以往穷酸屌丝般小农主-义,鼠目寸光的盯着那点利益不放了。胸襟要宽广,目光要广阔嘛!


~不过话说回来,“都是我的!我全要jpg.”不是也很香么?


于是俺还是情不自禁的拿出仿造卡打算将整个奥林匹斯仿造。结果提示说~需要大量神魂,神器,神尸及黄金。“我靠,感情要把我这么辛苦拼命获得的好东西,都搭进去才行是吧?”“我呸!破山头我还不要了呢!”


……


拿出‘维修卡’修补一下坠落的飞船,将里面摔成重伤的凤舒颜救治一下,复活了美杜莎。飞往‘命运神殿’,准备通过‘命运之门’穿越时空打道回府。


“我能回雅典城看看么?”复活之后的美杜莎向我请求道。


“回去干嘛?”


“世界崩坏,神灵消亡,凡人苟活……我知道这一走恐怕再也回不去了!我想最后再看一眼我的家乡。”


“嗯,那好吧!反正现在的神灵都死的差不多了,也不急于一时。回去和过去彻底告个别也好。”我准许道。(其实这个世界的神灵并没有全死掉,例如美神阿芙洛狄忒,例如黎明女神,还有睡神梦神幸运女神等都苟活着。没遭到奎爷的毒手。)


————————————


几经战火洗礼的雅典城,早没了昔日的辉煌。硝烟弥漫的城池里,四处是血与火包裹着凋零尸骸。灾难中苟活下来的幸存者失去了信仰。他们迷茫的望着死灰的天空,绝望着,哀痛着……


“神抛弃了我们!”有人悲戚说。他们一个个像是刚断-奶的娃,内心空唠唠的。


“不,我们不需要神也能够活下去,并且会活的更好!”美杜莎语出惊人,大逆不道。众人都看向她,这个曾经的雅典城女祭司,因为亵渎神,被女神雅典娜诅咒并驱除出境。如今她又回来了,还说出这般不敬的言语。


城中大多数哀痛莫过心死的人没有机会她,但有些仍活着的信徒却将自身的悲剧命运的矛头迁怒转加在她的身上……


“你现在走,这里不欢迎你,雅典城不欢迎你。”有人说。


“世界毁了,奥林匹斯覆灭了,众神陨落。雅典娜死了,宙斯死了,你们崇拜信仰的神灵都死了,难道现在你们还要崇拜那些高傲,冷漠,自私贪婪的家伙么?”美杜莎有些怒其不争。“难道你们还嫌被他们凌辱欺压剥削的不够么?”


“你这个该死的罪人,念你曾经是这里的祭司才放你一码,而你却不知好歹。那你就下地狱吧!”说着,三两个绑着绷带瘸着腿的士兵提着长枪朝美杜莎走开。


我一手一个将那几个残兵抛飞在地。“不知好歹的是你们!你们的神死了!真那么虔诚你们还活着干嘛?怎么不跟着去死!滚!这群不懂得自我思考的蠢货。”我骂道。


几个残兵畏惧我的武力退去了。


“唉……”美杜莎叹息着。


然后她自顾自的在广场中-央,向灾民们讲述了世界毁灭的真相,雅典娜的阴谋,阿瑞斯的野心,奎托斯的残暴,宙斯的独-裁和连亲生女儿都不放过的禽兽不如,还有冥后的悲剧及自己自身遭遇,用奥林匹斯的丑闻事迹来抨击谴责着神灵。


很多人沉默的听着,也有很多人装作听不到,只是这次无论美杜莎在说什么,都没人来找茬,顶多也就是无视她。


“看看这周遭的一切吧!这都是那些冷血的神灵造成的!他们时刻都在愚弄我们,践踏我们,剥削着我们。人类的战争不过是神灵煽-动而起的消遣游戏!他们从不关心凡人的死活。我们就算是再虔诚也无非他们眼中可有可无的蝼蚁。他们从不在乎他们的子民,他们只在乎他们自己。这样的神灵究竟哪里好?!”美杜莎悲愤道。她变身成了美女蛇,“看看我现在的鬼样子,看看你们苦难。这就是我们对神虔诚信仰的回报么?!”


“没有神我们依然能顽强的活下去,要相信人类能靠自己的力量活得更好。我们要摒弃神!”


美杜莎曾经身为高贵的女祭司,她的亲和力,感染力,煽动性,还是很强的。加上她自身现身说法,迷幻之眼和渲染共鸣的天赋终究起了效果。一些幸存的民众在动摇。


像是大灾难,末世背景下,总会有一些伟大的精神领袖,救世主乱世枭雄等破土而出。信仰瓦解的难民们急需一份心灵寄托,和需要给自己活下去找个理所应当,心安理得的理由。即使有些人并不认同美杜莎,但也不妨碍他们用美杜莎的理由‘对神无愧于心’的活下去。圣山、神诋,和统治者都不在了!人们需要引领者,迷失的羊群需要领头羊带着他们奔向希望,不论方向是对是错。愚民从众就是了!~这何尝不是另一种自我逃避,对命运及现实的逃避呢?


……夜晚降临时,饥饿的婴孩在嚎哭,老迈的妇人在哀叹。美杜莎再次恳求我帮助雅典城的难民。


“把飞船中的食物拿给她们吧!这是我最后的怜悯。”我说。


于是,变回原貌的美杜莎开始发放食物。人们虽然对她还有些抵触和畏惧,但需要食物的他们终究还是接受了这份施舍。


【I remember tears streaming down your face


When I said,“I'll never let you go“


When all those shadows almost killed your light


I remember you said,“Don't leave me here alone“


But all that's dead and gone and passed tonight


Just close your eyes


The sun is going down


You'll be alright


No one can hurt you now


Come morning light


You and I'll be safe and sound】


安静的火光中响起了凄婉而不屈的挽歌。是我以前交给美杜莎的《饥饿游戏》中的主题曲‘安然无恙’。此时唱出来但也应景。


~【记得泪水滑落你的脸颊,我保证不会离你而去。


尘世黑暗几乎湮灭了你所有的光。


你恳求着别把你独自留下,


但所有魑魅魍魉终将在今晚消亡。


闭上你的眼睛,


夜幕正在降临。


你会平安度过,


没人能再伤害你。


次日晨曦来临,


你我会安然无恙。


别抬头看窗外的满目苍夷,


周遭一切正被烈火焚烧。


门外狼烟四起,战火肆虐。


继续哼唱这首摇篮曲,


即使四周已然万籁俱寂,万籁俱寂…】


……美杜莎的歌声很动听,民谣也朗朗上口,在这凄凉的夜晚慰藉了民众们的心灵。


再后来的七天,美杜莎依然每天平静的分发食物,唱着抚慰心灵的歌。她不再多说什么,但她坚持的行动作为一直都在默默的激励着雅典城的人们,就像她仍是当初的女祭司一样,责无旁贷着。


逐渐的,雅典城的难民们也从虚假的敷衍变为了真心的感动,慢慢接受了她。而那首《安然无恙》也成了所有人耳熟能详的本地歌谣。


在离开的最后一天,我用‘响尾蛇护身符’将整个断壁残垣的雅典城恢复如初。给那群雅典人激动高兴坏了!不过我当着他们的面把雅典娜的石像和雕塑毁了!又让他们有一种吃了死苍蝇的赶脚。但也没人再蹦出来炸刺。


美杜莎将食物搬出飞船,分发给民众。这次的数量巨大,其中还包括蘑菇大陆的优良食物种子。有了它们,雅典城的民众就可以休养生息了,再度生存下去了。


“如果你们真的心存感激,还有良心,就给美杜莎雕刻个石像吧!她真的是一名合格且优秀的女祭司。”说完,我拽着美杜莎的手进入飞船,飞离了雅典城。


美杜莎从窗口望着下面她的家乡雅典城,离别时仍是没有忍住伤感,默默流泪。我想了想拿出一张仿造卡,仿造了整个雅典城。


————————


我们飞到了命运神殿,火凤凰像个吉祥物一样立在一旁没有阻拦我们进入。


我们穿入大厅,还没走到第二层,我又从走廊返回来,抬头看着入口拐角处发呆的火凤凰。


然后我又默默离开了!


突然一张从天而降的渔网罩住了发呆的火凤凰。二段跳加绝影步,隐身的我连忙抽刀砍向火凤凰。


‘滴答’,一滴凤凰血被我麻利的印在契约卷轴上。


“叮,宠物面板生成。”


品种:火凤凰(不死鸟)


天赋:浴火重生


能力:释放火焰


技能:无。


~~嗯,这下满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