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岁月寥落 > 第20章 吃错药

第20章 吃错药

作者:金毅征 返回目录

伍毅眼急手快,伸手将赵文呈往后一拉,那狗才没砸中他,重重地砸地上,嘴里冒出血来,身体抽搐着,已经奄奄一息。那是一条贵宾犬,毛茸茸的非常漂亮,是一种名贵的宠物狗,但现在看着只有可怜和恐怖。


泽宽有点悲愤的说:“有传言说果子狸和宠物猫狗都会携带病毒,很多人都害怕了,可就算害怕,也不应该这样残忍,这么可爱的小狗,就这样扔下来,也不怕砸到人,这些人太缺德了。”


赵文呈被伍毅一拉没站稳,人跌坐地上,伍毅上前拉他,他将口罩一扯,抬头指着楼上怒骂:“去你奶奶的,你们这些畜生不如的狗东西,恨不得你们都得病,你们全家都可能携带病毒,干嘛不将他们也扔下来,干嘛不自己也跳下来!”


伍毅怕被他的唾沫喷到,连忙退开。


赵文呈骂完便哭了起来,边哭边说:“你们这些家伙,我还没你们坏呢,为什么得病的不是你们是我?”


街上经过的人都奇怪的看他和那条已经死亡的宠物狗。


伍毅劝他说:“好了,幸好人没事,我们去医院吧!”


赵文呈哭着说:“怎么没事,我现在都病成这样了,我知道,我这人平时有点损有点贪小便宜,那也不该死吧!”


伍毅和泽宽看着,真是觉得又好笑又可怜。


赵文呈又哭着说:“我、、、我不贪心了,不要一年三个女朋友了,也不要赚多少钱了,我只是不想死、、、”


伍毅说:“你不会死的,快起来。”伸手去拉他,泽宽也来帮忙,将他拉起来。


去到中医院,一听说是疑似非典症状,马上就将赵文呈重点对待,就连伍毅和泽宽都要隔离观察。


但最后不过是虚惊一场,医生检查赵文呈体温正常,只是咽喉发炎,得出结论是急性咽喉炎,肌肉酸痛和腹泻等症状是因为他将多种药物乱吃一通造成的身体机能紊乱引起的,吊了两瓶消炎药,喉咙痛就减轻了不少,再开了两天药。


赵文呈从医院出来就高兴的又跳又叫,张开双臂仰头对着天空喊:“苍天啊!大地啊!想我了吗?不想也没关系,老子没事了。”


伍毅一脚踢他屁股说:“我可老想踢死你,吃错药都能吃出非典症状,咋不吃死算了,害我们跟着你受罪,还浪费国家宝贵的医疗资源。”


赵文呈揉着屁股说:“你以为我故意,吓个半死还花钱,还不是那该死的药店女店员害我,给我推荐一大堆药。”


伍毅说:“我看你是看见人家长得漂亮,卖你老鼠药都能当糖吃。”


泽宽说:“你这就叫病急乱投医。”


赵文呈说:“他奶奶的,让老子虚惊一场,得去买彩票,中个大奖安慰一下,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古人云:天将降大奖于斯人,必先吓他一跳,哭他一场,我这次肯定能中。”


伍毅说他:“对,你把一个月工资都砸下去,肯定能中个安慰奖,因为你都不止哭一场,都哭成泪人了,我还没见过男人大丈夫能哭出小女人的哀怨的。”


他往地上一坐,学着赵文呈当时的边哭边喊的样子,声情并茂的说:“我现在都病成这样了,我知道,我这人平时有点损有点贪小便宜,那也不该死吧!”学得惟肖惟妙。


泽宽笑得捂着肚子,补充说:“他还说、、、不要一年三个女朋友。”


伍毅又学着叫:“我、、、我不贪心了,不要一年三个女朋友了,就两个半,一个像头猪,一个像阿贵,再来个半男半女、、、”


赵文呈上前踢他,伍毅抓着他脚,脱他裤子。


伍毅对泽宽说:“这笑料够我们笑上十年八年的,我们也不多说,就每天早午晚跟工友们重温三遍就是了。”


赵文呈说:“算我求你们了,这破事别回去说。”


伍毅说:“这事百年难得一遇,不说对不起我们自己,不过,我们俩的嘴巴也不大,很容易塞。”


赵文呈说:“好了,请你们吃一顿。”


伍毅说:“那就先吃一顿再说吧!泽宽,你吃过麦当劳吗?管饱任点那种。”


泽宽摇摇头。


赵文呈叫:“我说的是快餐,你们想要我的命。”


伍毅说:“你的命又不能塞嘴巴,走,泽宽,我们回厂里说说他的英雄往事。”


赵文呈一咬牙说:“好了,麦当劳就麦当劳。”


到了麦当劳,伍毅教泽宽点那些东西好吃,赵文呈付钱,然后边吃边骂:“强盗、吸血鬼。”


伍毅和泽宽当作没听到,这是泽宽第一次吃麦当劳,感觉很新鲜满足。


伍毅指指穿着制服的女服务员问他们:“你们觉得阮敏穿这制服好不好看?”


两人都点头说好看。


伍毅神秘的说:“我昨天陪她来面试通过了,星期一就来这上班。”


赵文呈笑着说:“她来这上班,是找这借口搬出来方便你们拍拖吧?”


伍毅点点头说:“没错,老板是不会同意她跟我们这些普通找工仔谈恋爱的,她也不想那么多管束。”


赵文呈坏笑着说:“方便的不仅仅是见面吧?毅哥,要不要我介绍一下这周边哪家旅馆便宜床又舒服。”


伍毅笑着用薯条沾了番茄酱画他脸上,说:“谁还要你介绍。”


经过这一次惊吓,赵文呈暂时收心养性,不去溜冰场玩了。


进入6月份,随着非典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均不再增长,非典疫情进入了尾声,人们绷紧的神经也开始放松。


泽宽给晴电话,得知她学校已经不再限制出入,他说想去找她,但她说之前耽搁了功课,现在要补回来。他虽然有点失望,但体谅她努力学习的态度。


他坚持写作和投稿终于有了结果,他的一篇文章在某打工杂志上发表出来了。


他非常高兴,拿到杂志样书后便去找晴,想给她一个惊喜。


到了学校门口打她手机,通了但没人听,再打却关机了,便打她宿舍传达室,宿管说她出去了,他便在校门口等她。


他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但又不敢想太多。


等了两个小时,远远看见晴和一个男生牵着手回来,很甜蜜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