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仙途闲修 > 第9章姐妹

第9章姐妹

作者:二号手帐本 返回目录

可是时星却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小孩子。


如今也才七岁,却在这时府里待了整整七年,连大门都没有迈出一步。


比起时闲安静的性子,她是最喜欢热闹的人,这七年能忍下来就知道多么的不容易了。


如今比她还要小的时闲有机会外出,而自己却只能呆在这枯燥无味的时府。


这种日子还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压抑了许久的时星彻底爆发了。


以前的时星虽然性子有些跳脱,可是对家里的长辈还是极为尊重的,从来不会出现这种大呼小叫的情形。


大家也明白,这回怕是真的让时星伤心了。


“诶,这孩子,看着要强倔强,实则敏感多思,如今这事怕是真的刺到了她的心。”


左夫人有些忧心的说道。


可是当日那神秘修士曾经说过,时星要等到十岁以后才能踏出时府,她们今日可以为了顾及时星的心情不让时闲跟随外出,可是不能为了这个缘由让时闲和她一样一直待在时府啊!


这对时闲也是不公平的!


时闲担心的看向时星离开的方向,梅姨娘向来是个万事不挂心头的,时星自幼和芙姨娘呆在一起的时间都比她亲娘要久。


而且时闲对时星的性格也极为了解,知道今日是刺激到她那颗敏感好强的心了,心中也是非常焦急担心,不由的抬头看向时楼,却发现时楼也正在看自己。


“去吧,你们可是亲姊妹。”


看着时楼嘴角略显温柔的笑,时闲有一瞬间是呆然的,可是瞬间回过神来,感激的看了一眼时楼,又转头看向左夫人和芙姨娘,两人皆是颔首点头。


时闲也顾不得礼仪,提起裙子拔腿就往时星的方向追去。


看到时闲跑的丝毫不顾仪态,左夫人也没有生气,反倒是极为欣慰的看向芙姨娘,嘴角还带着一股淡淡的笑意:


“她们姐妹两的关系深厚,这件事情还是要由阿闲解决,也只有她能将咱们家的小霸王治的服服帖帖。”


“是呀!


时家的孩子从来没有一个让我们失望的。


她们都很优秀。”


芙姨娘也温和笑着,看向时楼的眼里也含着祥和和赞赏。


来到时星小院的门外,时闲并没有先急着进去,而是先停在外院思考一下解决办法。


如今房子内一片寂静,这完全不符合她家二姐一生气就喜欢乱摔东西的习惯,莫不是正躲在被窝里哭?


平稳了呼吸,整理了仪容,时闲和时星小院看门的侍女做手势示意她们不要出声。


这种场景也发生过无数次,侍女们也都习以为常了。


反正每次三小姐都能将二小姐哄好。


扶着墙壁,时闲小心翼翼的挪动不是那么纤细的身子走进卧室,发现时星如今正躺在穿上用被子包裹住自己,时闲心中不由一急。


她家傻二姐本来就不聪明,这要是憋气憋的更傻了,这叫她以后怎么办呢!


可是时闲却不知道,作为一个炼气二层的修士,对外界的感觉比起专业的刺客也不会差,怎么可能会没有发现时闲偷偷跑进来,更不可能出现憋气的情况。


好不容易挪到了床边,时闲看了眼裹成一团的时星,估计她这回正在伤心流泪,心里估摸着该如何安慰她才好。


脑袋使劲转了两下,时闲也没有再小心翼翼的怕时星发现自己了,反倒是大大咧咧的脱了鞋爬到了时星的床上,身子也趴在了裹成一团的时星身上。


原本正用被子包裹着自己生闷气的时星,其实早就察觉到了时闲进她的院子。


看着她笨手笨脚的挪动到自己房间,又蠢蠢的跑到自己床边,原本还气闷得想哭的心情瞬间就变好了。


可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突然觉得泰山压顶,一股重力袭来,瞬间将时星压的喘不过起来。


又因为被裹在被子里,被子被一扯就开始撑紧,直接把时星整个头给用被子缠了起来,连挪动也很艰难,使得时星的脸色都扭曲了。


偏生作恶的主人公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吨位会给她造成什么影响,还在自顾自的劝解时星。


时星恨不得一把将被子掀开,好好给上时闲揍两拳头,给她揍成猪脑袋。


看着时星在被窝里面使劲的动,时闲还以为这是时星表示不想听自己说话,于是觉得自己的任务更加的艰巨。


身子往下一沉,按住时星舞动的手,时闲又开始了劝说。


“二姐,我知道你不开心。


我们从小就在一起,我这么貌美如花,可爱乖巧,聪明睿智,你舍不得我离开也是很正常的,可是你也不要哭鼻子啊!


这也太丢人了吧!


等……”


还没等时闲反应过来,时星彻底狂暴。


炼气二层的修士可从来不是说说的,用力向上直起身子。


还没反应的时闲就这样顺着直起身子的时星滚落,连带着翻滚了几个圈子,然后砰的一声一头撞上了坚硬的梨花木床头。


这响亮的一声,只怕脑袋瓜子都要被撞瘪。


外面的侍女听到了不由觉得牙酸,但是考虑到以前两位小姐的相处模式,心中万分纠结着该不该进去。


时闲现在脑海里一片空白,两只眼里全是星星萦绕,手脚是什么东西全然不知道。


过了许久,脑袋上的疼痛感瞬间袭来,时闲捂着脑袋狂嗷,生理性盐水也顺着眼角渗出。


原本时星是恨不得将时闲大卸八块的,可是听到这砰的一声响声,瞬间冒了一后背的冷汗。


本来还有些理直气壮的气愤瞬间变得有些心虚的担忧了,赶紧将头上的被子掀开,看到傻了似的躺在床头的时星,两眼放空的痴呆样,可把时星给吓了一条。


“阿闲,你怎么样了,别是被撞傻了?”


本来就已经够傻的了,这要是再蠢一点,她以后还怎么和自己斗嘴打架!


时星赶紧爬到时闲身边,摇晃这时闲的身子,看见时闲突然抱着自己的脑袋嗷嗷大叫,这才放下一颗提起来的心。


能叫,就说明没问题。


还好还好,没和门房大娘家的傻儿子一样呆呆傻傻的!


“阿,阿闲……你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