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烟水寻常事之老刑警的记事本 > 第八章 老好人大发脾气,盗车贼利重于义。

第八章 老好人大发脾气,盗车贼利重于义。

作者:海边小捕快 返回目录

高梁带着人刚刚回到队里,局长王青琪就堵在了门口,气势汹汹,脸色通红。


难得见到自己好脾气的领导发了这么大火,高梁就是天不怕地不怕,心里有几分发怵。


“兔崽子,你们几个是不是翅膀硬了?还把不把我这个局长放在眼里了。还有,李乐峰哪去了啊?我俩兄弟这么多年,有他这么坑我的吗?”王青琪没等高梁开口说话,几个连珠似的问题给高梁怼得大气都不敢出。


李永秋抬起颤抖的小手指,指着王青琪的身后,“王局……李局就在您身后了!”


王青琪被噎了一下,缓缓地转过头,的确看见了李乐峰站在他身后。


李乐峰乘机上前,哥俩好似地揽过了王青琪的肩膀,抱歉地说:“老王,别生气!都是我的错,别跟孩子们发火,咱俩回办公室唠唠!”


转过身,李乐峰的手背在了后面,向高梁他们打了个手势,示意赶紧干活。


高梁心领神会,押着两个人进了审讯室。


李乐峰拐着王青琪回到了局长办公室。王青琪的气也消了大半了。


王青琪这个人一直是公安系统里出了名的老好人,虽然成绩不算突出,但是脾气好、性格好、综合能力强,所以一直深受大家的喜欢和爱戴。


“乐峰,这到底怎么回事?沈阳市公安局把电话都打到我这里来了!你们师徒几个瞒着我在做什么?”王青琪想起刚才那通电话,血压就要上升。 一秒记住m.geilwx.com


李乐峰把自己和高梁关于抓捕行动的计划全盘托出。


这下子把王青琪已经压下了火气,又挑了起来。“这几个兔崽子是要干什么?无组织无纪律!还有你,乐峰!咱们搭档多年,你一向纪律严明,怎么也开始剑走偏锋?”


李乐峰赶紧给他倒杯水,“老王,老王,别激动!我是这么想的,高梁说的有道理,事实也证明如此。这次他们抓人的时候就发现这个任侠跟当地很多人关系都不一般。如果我们提前通知了沈阳市局,这个人还能不能抓到,真是个问题。我们不告诉你,有我们的理由,最主要的是过后追责追不到你这里。”


一句话气的王青琪直蹦高,“我是那怕追责的人吗?有事一起担着!现在呢?沈阳市局电话打到我这儿,我一问三不知!你们让我个措手不及!”


李乐峰知道王青琪气什么,还是安抚他:“正因如此,他们才相信你是真的不知道。你是老实人,不会演戏。”


“乐峰,我在你心里就是这么不担事的人吗?”


“老王,这件事不需要牵连这么多人,有我就够了!”


哥俩儿话已至此,也没有什么可谈的。


王青琪悻悻然地坐下,只好说了一句:“以后再有这情况,提前跟我报备一声,我也不是那种胆小怕事的人!”


李乐峰也缓和了情绪,笑嘻嘻地说:“一定没有下次了!”


在审讯室里,高梁和黎麦坐在审讯桌后面,看着任侠。


任侠也知道自己的犯下的事情有多大,倒也是坦荡,直接说:“警察同志,您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我肯定照实回答。我犯的这事儿有多大,我也知道;东西都在哪儿,我也瞒不住你们。你们就告诉我,什么政策对我最有利。”


“实话实说对你最有好处。”高梁告诉他。


“怎么个好处法?您先说说,我再决定说不说实话。”任侠还在讨价还价。


高梁绕过桌子,倚靠在审讯台上,歪头看着任侠,问道:“你知道你的盗窃数额,足以判处死刑了吗?”


任侠眼神一暗,脸上的肉抖了一抖,可见他心里还是有数的,但没有说话。


高梁也没指望能得到他的回答,于是继续说:“这个案子到底有多大,我们心里都有数,你心里也知道。当然,我们更知道这不是你一个人能干下来的。所以,现在说说,你那团伙里还有谁?”


“我不死的条件是什么?”任侠没有回答高梁的问题,而是又问了个问题。


“坦白从宽,积极退赃。”高梁言简意赅。


“退赃,我是退不了多少钱了。钱来的容易,花的也快,有今天没明天的。”任侠自嘲地一笑,“坦白,我跟你说我偷了多少车没问题,但是让我帮你们抓其他人,我不能这么不讲义气。”


“江湖义气抵不上法律大。”高梁讥讽地一笑,任侠是个明白人,他哪里是对兄弟讲义气,而是对警察讲条件呢!


黎麦忍不住从高梁身后偏出头,插嘴:“想想你的命,想想你的家人。你的那些兄弟也不是无辜的,真正无辜的是那些丢车的人!”


任侠想了想,问高梁:“你凭什么保证我不死?”


黎麦在高梁的身后,低头写笔录,都快笑出来了,这是怎么了?一个两个的犯罪嫌疑人要师傅给他们做承诺。


高梁似乎也想到了这件事,无奈地笑了,“我什么也不凭,就凭法律!”


任侠知道,再僵持下去对他并没有什么好处,于是咬着牙点了点头。


审讯足足进行了几个小时,中途食堂送来两次饭。任侠吃得那叫一个香;高梁和黎麦却动都没动。


吃完饭,任侠一抹嘴,问道:“我们从什么时候开始去抓我的那些兄弟啊?”


高梁乐了,看来任侠权衡之后,还是找到了对自己最有利的途径。“不急,先去看守所待两天,过两天我们去找你。”


任侠满不在乎地说:“成!没问题!不过,我这人底子清白,还真没进过看守所。保不齐过了两天,我熬不住了,就恨上你们,反悔了。。”


高梁知道他这是跟自己耍花招呢,“没关系,即使没你,我们也能抓到他,是你失去了个生机,不是我们!”


任侠几次耍心机,挑战高梁的耐性都以失败告终,于是老老实实闭上了嘴。


高梁让黎麦办好手续,填好文书,在法定时限之前终于把任侠送进了看守所。


回程的路上,高梁接到了李永秋的电话。


原来和任侠同时带回来的那个女人,是任侠的情妇。现在正在局里撒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