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木之泣 > 第五章 无耳妖兽

第五章 无耳妖兽

作者:月落姜 返回目录

已尽正午的森林依旧凉爽无比,脚下湿润的泥土仿佛要将我吸进大地。


虽说自己留在这儿了,可是到底要去哪儿呢?


本想着找些个妖兽什么的,弄一把不错的法器,可是要是就这么随处乱找,怕不是要把自己也搭进去。


边想边四处走着,转眼间就把落光叶子的神树丢在后边。


越往里面走,光线就越暗,时不时几阵风吹来,又添阴森。


我猫着腰,小心扒开遮在眼前的灌木,警惕的盯着四周。


忽然间,耳边传来了一阵悉索,循声而去,只见左侧不远处明暗忽闪,有一团浓厚的赤金丝在窜动。我敏感的意识到危险的逼近,我定在原地,趁势又将身子低了低,等着那团亮光下一步的走向再做反应。


我倒是不愿意离开,毕竟那样的力量,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遇到的,这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可那东西势头一转,却像旁边冲去。


我急步向着那不明物体的方向移动,生怕跟丢了它。扒开了几丛灌木,前方豁然开朗,只见一个与我差不多大的少年坐在地上,双手撑在背后,正眯着眼睛,面带笑意的看着眼前即将要扑过来的巨大妖兽。


妖兽张牙舞爪,何其狰狞。圆圆的头颅不生双耳,于是那张塞满了尖牙的大嘴就显得尤其突兀。 给力文学网址m.geilwx。com


那怪物纵身跃起,大张着嘴,漂亮的白色尖牙上面裹着在阳光下发亮的口涎,些许红色的血液如同丝带一般盘旋缠绕其上,恍惚间竟生出奇异的美感,让我的目光难以脱离。


若以这样的牙做刀,那肯定很不错,我不禁这样想着。


下一秒,便弹步冲去。


亮出木剑,像那熊的脖子刺去,妖兽正向前扑去根本无暇顾及我的行动,我毫无阻拦的将木剑刺向他的脖子。


不出所料,脆弱的木剑根本无法穿透那身坚硬的皮肉,加之光灵的保护,更不能伤他分毫。


我索性暂时收起了木剑,直接骑在了它的脖子上,那兽疯狂的摇晃着身子,无暇再管眼前那个奇怪的少年。


我用赤金丝做绳套在他的脖子上,希望能够制伏它。只是那妖兽实在妖力非常,我并不擅长空手格斗,可是木剑又没什么用,不一会儿我便不能再与他周旋,我不禁有些后悔冲了上来。再这样下去,我估计会被妖兽吃掉。


可是,那个面无表情的人看了一会儿,就悠悠的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转头就要离开。


怎么看,我都是在救他吧,虽然我其实是想要牙,但这个反应也太不可思议了。


我无奈的想到,又把注意力转到妖兽身上。


可是妖兽见他离开,却猛然挣开了我束缚冲向少年。


看着他那毫无防备的后背,我不禁打了冷战,也顾不得生生被甩在地上的疼痛,抬手用空间法术传送到了妖兽正面前。而后,双手握住他的两只尖牙,两脚一前一后踏在地上,奋力挡住他的冲击。


不得不说,这牙不仅看着美丽,摸起来也十分光滑。


“你快走!”惊叹之余,随便提醒了一下后面的人不要挡了我的路。


真是麻烦,要不是这牙实在吸引人,,,


空间法术用起来太过麻烦,难道只有这样了么。


我念起咒语,赤金丝开始向我这边聚拢,本来不想这样,可是眼下也没什么别的办法,况且只要得到了牙,也不可惜这个。


只是,再不行那我就只能,,,


算了,先把这个搞好吧。


木剑被我唤出,浮在空中。


我撤了一步,迅速抽手向上跳去,旋即下落,裹着赤金丝的拳头一拳卯上它的头颅。由于冲击的缘故地上的浮尘碎土随之向两边散开。


那妖怪摇了摇发晕的脑袋,似乎并没有在意刚才那一击,低吼了两声,抬头密切注意起头顶悬浮的木剑,看来是有点智商。


我用御风符借那一拳的间隙暂时与它拉开距离,而这妖兽在地面上打着旋转圈不知在酝酿些什么。


期间我又以法做刃,攻击过几次,不过终是不能破除他的防御,我竟没想到这妖兽这般厉害,就算在这片森林里也算是少见。


抬头看了看木剑的力量似乎是差不多了,而妖兽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身上坚硬的被毛一根一根的竖了起来,隆隆低吼传入耳中,像是从四面八方而来将我包裹。


再怎么说也是成精的野兽,发怒的样子跟动物是一样的,而面对危险做出的反应必然也无异,那就是依靠那天然的武器--獠牙。


我伸手隔空一握,那木剑便回到手里,大量的赤金丝瞬间绕在我的周围,那妖兽果然不出所料向我扑来。


妖兽一跃,地面便旋即塌下大坑,林动风曳,水激石走,光影婆娑震颤,兽目寒光毕露,尖牙,,,尖牙还是那么漂亮。


我浅浅一笑,剑风飒飒,闪身刺去。


只见眼前蓝光一闪,虎口一震,结实的触感大概是刺进要害。


我刚要得意,谁知光芒散去,却是空无一物。


唯见木剑直直的扎进土里,巨大的法力冲击,让本来凹陷的这片土地之下如同煮沸的开水般鼓动不安。


我迅速后撤,连忙四处寻找,


又一眨眼,妖兽又出现在眼前,那木剑穿透他脆弱的咽喉,血光四溅。


只见,它的瞳孔突然缩小,身形陡然又变得模糊。


是我的眼睛有问题,还是这妖兽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力量。


不管怎么样,我现在的处境都及其危险。


我下意识要召回木剑,可此刻的木剑已然成了一根焦碳,而刚才还在眼前的妖兽又不见了踪影。


我紧要牙关,不敢贸然做出任何举动。


此刻体内的法力已经不足以置它于死地,木剑已经被献祭,我又不是修炼空手法术的,实在困难。


“你也被他诱惑了?”少年的突然说起话来,那声音诡谲奇异,如同寒风乍现般出现在耳边。


“什么意思?”我问。


“你都要死了,还管什么意思。”他漫不经心的说完,用下巴指了指前面。


我转头一看,毫发无伤的妖兽扑了过来,那样的速度根本无法闪避,我就要因为找法器而死了么,这也太可笑了。


只能这样了么,,,


我指向前方,向上挑指。


就在此时,一个蓝色的小小身影出现在我的眼前,在我还未反应过来时就伸手将妖兽重重甩在地上,无比轻松。


巨大的妖兽瞬间落下,震天裂地。


我差点就忘了方块还在,可是我已经做过的事情已然不能再收回。


就在妖兽落在地上那一刻,数十根黑色的尖锥破土而出,将那妖兽叉向空中,像面旗帜一样悬了起来,随即黑锥消失,又让他落在地面,他痛苦的低喘了几声,便再没了声息。


“这是你的力量,魔的力量。”方块饶有兴致的问道。


“你会告诉叔叔么。”


“我,没有必要这么做。”他丢下这句话便又回到方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