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曲优优尹夜辰 > 第1125章 事有蹊跷

第1125章 事有蹊跷

作者:简小乔 返回目录

吃过蛋糕,曲优优便抱着安安回家。


安安在车上就开始打哈欠,眼睛困顿地眨在眨,好像随时都能睡着。


曲优优不想让他在车上睡,便和他聊天,逗他笑,还挠他的痒痒。可用尽解数,还是无法阻挡安安的睡意,脑袋一歪,靠在安全座椅上睡着了。


见安安那么疲惫,曲优优也舍不得再打搅他,只能手掌托腮,在一旁看着他的睡颜。


小家伙真是越来越像尹夜辰,眉角眼梢,也透着一丝严肃。


曲优优不喜欢安安严肃的样子,便用手指戳着他的嘴角,让安安的圆脸上,勉强挂了一抹笑。


曲优优的触碰,打扰到了安安的睡眠,让他烦躁地抿了抿嘴唇,将头扭到另一边,继续睡。


完了,这不耐烦的表情,更像尹夜辰。


曲优优叹了一声,不得不感慨基因的强大。


车子晃晃悠悠地开到了回门口,安安还在酣睡。


见这孩子睡得那么沉,曲优优只好俯身抱起他,并小心翼翼地走回房间,再轻轻地将他放到小席梦思上。 一秒记住m.geilwx.com


完成整个动作,曲优优才直起身,长长呼了口气。


臭小子,真是越来越沉了。


“安安还睡呢?”


身边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曲优优一跳,待看清是尹夜辰之后,忙对他竖起手指,并将他拽出了房间。


“你那么大声干嘛,吵醒安安怎么办?”


尹夜辰理所当然地说:“醒了,那就玩呗。”


曲优优一副受不了的模样,提醒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安安什么脾气,睡得好呢,就是笑眯眯的乖宝宝。可如果睡不好,那就是个小恶魔,能作翻天啊!”


尹夜辰并不觉得这是个什么难题,耸耸肩,说:“打一顿就老实了。”


“什么,打?真是冷酷无情。你啊,真应该和我哥哥学一学,他对待孩子特别有耐心。尤其是抱着小雪的时候,天呐,我都不知道我哥还会有那么温柔的表情呢。”


“如果我有个女儿,我也会把孩子宠上天的,”话说到这,尹夜辰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曲优优,提议道,“老婆,要不然我们再生个女儿吧!”


“这是你想生什么,就生什么吗,胡闹!”曲优优白了他一眼,而后问,“你今天不是加班吗,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事情提前结束,就回来了。”


“早知道如此,就在我哥家等着你好了,还能再拿一块蛋糕回家吃。”


听了曲优优的话,尹夜辰面色微变,问:“你去了严斐然那里?”


“对啊,让两个孩子一起玩玩。可是安安这个坏小子,竟然咬了小雪。哎,那么粉粉的孩子,我在旁边看了都好心痛呢。”


话音落下,曲优优并没有听到尹夜辰的声音,便侧头看过去。


而这一看,就看到一张若有所思的脸。


“夜辰?”


听到曲优优在唤着自己的名字,尹夜辰对她说:“这段时间,先别去严斐然那。”


“为什么啊?”


“难道你没发现,严斐然家里多了很多人吗?”


“发现了,但是那些人在翻修花园呢,”曲优


优语气停顿了瞬,忙问,“突然聊起这个,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宁子卿出事了,严斐然担心宁子轩会对他的家人动手,才会加强防范。”


这还是曲优优第一次听说这事,忙追问道:“宁子卿出什么事了,还有,他出事,和薇薇安有关系吗?”


“他回a市探望薇薇安,在回归的路上发生了车祸,变成了植物人。”


这个消息,让曲优优惊讶地捂住了唇。


尹夜辰继续用清冷的语调,说:“宁子轩很有可能将这笔账算到薇薇安的头上,所以严斐然才加强了人手保护。不过你哥并不希望薇薇安知道这件事,你不要在她面前提起。”


“我知道,”曲优优轻轻儿点头,然后感慨地说了声,“宁子卿那人还不错,若是他没和薇薇安揪缠在一起,人生肯定会是另一番境遇吧。”


话是这样说,可人生哪有如果,现在只希望宁子卿的身上能发生奇迹。


……


经过曲优优的提醒,薇薇安也慢慢觉得花园里那些人,不太对劲儿。


这些天,她没事就站在窗前向外看,偶尔还会和那些忙碌的人对上视线。


那些人的眼神很尖锐,而且透着戒备和警觉。


薇薇安太熟悉这样的眼神了,曾几何时,和她打交道的,都是这样的家伙。


而现在,这样的家伙跑到了家门口,这绝不是什么好事。


发现薇薇安站在窗前发呆,严斐然轻轻走过来,亲了亲她的鬓角,问道:“看什么?”


薇薇安眼神微动,并说:“斐然,这些人到底在干嘛啊,我看了一天,他们就是挖土,再埋上,然后再挖。”


“松土呢,这样长出来的植物更茂盛。”


“可是你上次还和我说,他们是在修整花园。”


严斐然神色平静,道:“之前的确是在修正花园,不过现在嘛,是在松土。”


这种借口,已经瞒不住薇薇安了,只会让她觉得严斐然在糊弄自己。


她回过身,仰头看着面前的男人,语气有些冷硬:“那也不用松个没完吧,我觉得这就是没事找事。”


“等到春暖花开,你就知道有没有效果了。”


严斐然说着,抬手帮薇薇安整理她额前的碎发。


薇薇安心情烦躁,还没等严斐然弄完,便自己胡乱拨弄两下,并拉开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看着薇薇安的发顶,严斐然说:“怎么感觉,你今天心情不太好。”


“外面人太多,看了心烦。”


“别烦了,过几日就会遣走的。我联系了一位园艺师,如果有时间的话,就告诉园艺师你喜欢什么花,让他设计一下。”


“我没什么想法,随便就好。”


见严斐然是不打算和自己实话实说了,薇薇安便没再和严斐然聊下去,转身便上了楼。


严斐然扭头看着薇薇安的背影,而后沉沉叹了一声。


看来,事情瞒不了多久的。


一个人回到房间,薇薇安仰躺在大席梦思上。


其实花园里莫名其妙的人,只是让薇薇安有些烦躁。而宁子卿打不通的电话,才是让薇薇安不安的原因。


&


nbsp;   自从宁子卿离开之后,薇薇安一直都没有收到他的信息。主动打过去,对方也是关机的状态。


那天看过暴雪的新闻之后,薇薇安心里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身边发生了很重要的事,可是她却不知道。


现在家里又多出一堆陌生人,那种奇怪的感觉,更甚。


猛地从席梦思上坐起身,薇薇安拿起手边的电话,决定再给宁子卿打去电话。


可是电话那边,还一句是冰冷而机械的一段女声。


“怎么总是关机,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薇薇安喃喃了一声,而后烦躁地揉揉自己的头发。


顶着鸡窝发的她,突然想到了个主意。


其实她也可以曲线救国,给宁子卿的学校打个电话,看他们是否知道些什么嘛。


甩了个指响,薇薇安又立刻给宁子卿的学校打了电话。


经过一番辗转,薇薇安终于联络到宁子卿的老师,而对方却告知薇薇安,宁子卿已经请了长假,可能这学期都不会回去了。


种种迹象,都在印证薇薇安的不安猜想。她实在等不下去了,最后一狠心,厚着脸皮给宁子轩打了电话。


宁子轩的电话倒是打通了,声音听上去,也没什么不一样,依旧冷冷淡淡的:“有事吗?”


“那个,子卿离开之后,我就没能打通他的电话,很担心,就想问问他的情况。”


宁子轩挑起眉,问:“你不知道?”


“我应该知道什么?”


他的嘴角,冷冷勾起,说道:“他很好,你不必再打电话了。”


“既然很好,为什么会从学校请假呢?”


“如果你真想知道,就出来聊聊吧。”


“你在a市?”


“没有,我的手下在a市。你去找他,他会告诉你的。不过为免节外生枝,你最好一个人去。”


“啊,好。”


迷迷糊糊地挂断电话,薇薇安抱着自己的膝盖,陷入了沉思。


很快,薇薇安的手机里收到一条信息,上面有时间和地址,而发送者,正是宁子轩。


薇薇安看着这条短信,轻轻咬着自己的指甲,心底有些犹豫。


最后,对真相的渴望,还是战胜了她的戒备,薇薇安决定去和宁子轩的人碰面。


第二天,严斐然一如往常地去上班。


汉叔今天在家,所以他陪着崔瀚天去晒太阳。女佣见外面天气好,也抱着小雪去了花园。


几个人在外面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而薇薇安呢,穿好了外套,准备出门。


“小姐打算去哪?”小洲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薇薇安低头换着鞋子,说:“去见一个人。”


“需要我开车送您吗?”


“不用,我自己开车就行。”


小洲点点头,握着水壶,准备去浇花。


可是薇薇安却叫住了他,扭头说:“还是你来开车吧,我许久未开,手法肯定生疏了。”


生疏了?可小姐明明上个礼拜还开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