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曲优优尹夜辰 > 第1005章 你是来照顾病人的

第1005章 你是来照顾病人的

作者:简小乔 返回目录

薇薇安有些心虚,说:“我、我又不是大夫,能帮上什么,还不如睡觉,时间也能过得快点。”


“谁说你帮不上忙,你可以给我喂饭。记住,你来,是照顾病人的。”


薇薇安还想说些什么,曲优优敲门走进来,说:“哥,吃饭吗,饭菜准备好了。”


“嗯,拿过来吧。”


“好,”视线落在薇薇安的身上,曲优优对她说,“薇薇安,和我去餐厅吃吧。”


这话招致严斐然一记冷眼,说:“要去你自己去,薇薇安还要照顾我吃饭呢。”


“为什么,你又不是双手受伤,干嘛要人喂你饭?”


“我刚刚缝合完伤口,身体没有力气。”


这个理由很充分,但是看到薇薇安有些为难的脸色,曲优优自告奋勇:“那我来。”


“可现在是薇薇安照顾我,你去休息一会儿。”


曲优优担心薇薇安会为难,便看着她,寻求她的意见:“你觉得怎么样?” 一秒记住m.geilwx.com


薇薇安来这里的任务,是照顾严斐然,所以喂饭而已,也不是多么过分的事,她便点着头,说:“无所谓啊,反正都是喂食,喂他,和喂风景区里的猴子差不多。”


如此别致的比喻,让曲优优笑出了声。发现严斐然在瞪她,立刻收起笑意,并一本正经地说:“那我把饭菜送过来。”


临出门之前,曲优优又低声对薇薇安叮嘱道:“如果我哥欺负你,你就大声喊我。”


“他现在跟个病猫似的,能做什么啊。”


“哼,色胆包天的时候,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薇薇安笑了下,发现曲优优对她哥的吐槽,也挺不留情面的。


饭菜送过来,严斐然就像个乖宝宝一样,安静地吃着薇薇安递过来的饭菜。


虽然觉得不太妥当,可薇薇安真的觉得,此刻的严斐然特别像一只等待食物的大狼狗。


发现薇薇安的嘴角有效,严斐然问:“你笑什么?”


“哼,真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的确,有很多事都想不到。”


严斐然说这话的时候,含情脉脉地看着薇薇安。


而他的眼神让薇薇安浑身僵了下,蹙眉说:“好好吃饭,看什么看。”


“秀色可餐啊。”


这句话让薇薇安伸出去的勺子一歪,差点戳到严斐然的鼻子。


用纸巾擦了擦鼻尖,严斐然笑着问:“怎么,心虚了?”


“谁心虚,我说你吃饭怎么还这么多话啊,再啰嗦,我就不喂你了!”


“好,我不多言。”


严斐然的确没有再多说话,但他含笑的眼睛,却让薇薇安更加抓狂,特别想用墨镜将他的眼睛遮盖起来。


终于,薇薇安将饭菜全部喂完,这让她松了口气,并迫不及待地要将碗筷送出去。


刚走到门口,曲优优推门走进来,顺势接过薇薇安手上的碗筷,并说:“你也累了半天了,快去吃饭吧。”


“我不饿,想先回去了。”


严斐然语气淡淡地说:“我还没说让你走呢。”


“哥,薇薇安怀有身孕,身体经不得操劳,若是累着了,你明天别想见到她。”


曲优优对严斐然如此警告着,严斐然听后,没有说话。


将视线落在薇薇安的身上,曲优优对她笑了笑,说:“走吧,我送你出去。”


薇薇安没有多话,抬步就跟着曲优优一起离开,甚至都没和严斐然说句道别的话。


严斐然轻轻叹了一声,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过了会儿,曲优优一个人回来,手上还有两粒药丸。


“别装睡了,吃药。”


缓缓睁开眼睛,严斐然接过药丸,忍不住抱怨了句:“你到底是不是我妹妹,为什么都不站在我这边呢?”


“哥,你说这话好没良心啊,若是我不站在你这边,薇薇安是怎么来的?”


吃下药丸,严斐然又问:“那你为何总是阻挡我们二人接触?”


“你没看出薇薇安对你十分戒备吗,你这么热情,只会吓到薇薇安,让她不敢与你相见。”


“我已经把握好分寸,不会吓到她的。”


曲优优轻笑了一声,说:“你的分寸,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的,尤其是对你不怎么感兴趣的薇薇安。”


严斐然并不能认同这句话,他扬着眉,说:“她对我,并非一点情都没有。”


“是是是,我哥的魅力可大了。但是我警告你,我可是用我的人品和我的脸面争取来了三天,我希望这三天能平平安安的过去,不然,我在薇薇安面前不再有信用,你需要我做什么,我也不好意思跟人家再开口。”


“我也没打算对她做什么,你就放心吧。”


哼,看着人家的眼神,都快把人家给吃了,这还算没什么?哥哥是不是以为别人都和他一样,心里抵抗力那么好?


曲优优默默吐槽了一句,而后道:“好好休息吧,别胡思乱想了。”


说完,她离开房间,而严斐然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再说薇薇安这边。


她回到家,却在门口徘徊,半天都没敢进去。


薇薇安都能想象得到,父亲肯定会觉得自己的做法有失风骨,他们就算和严斐然抗争到底,也不应该去照顾那个混蛋。


面对大家的不理解,薇薇安又要苦口婆心地解释一遍。至于宁子卿,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绝不可能帮自己解释的。


哎,如此想想,就好头疼啊。


薇薇安深叹了一声,而后听到门开的声音。


见到薇薇安,汉叔愣了下,问:“小姐怎么站这里了?”


“呃,我刚要进门呢。”


“外面刚刚下过雨,路面很滑,快进来吧。”


“哦,好。”


薇薇安挺着头皮跟进去,并做好了接受狂风暴雨的准备。


然而,家里面温暖又温馨,大家看到薇薇安,也是很平常的表情。


“薇薇安回来啦,在外面吃饭了吗?”


“吃、吃了。”


“那就先回房间换衣服吧。”


崔瀚天说完,继续看着一部黑棒电影,边看边和汉叔找里面的漏洞,


家里风平浪静,这是薇薇安巴不得的好事,可是这样不科学啊?


薇薇安轻咬着唇,然后走到宁子卿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跟过来。


二人回了薇薇安的房间,房门一关好,她便迫不及待地问:“我回来,我爸和汉叔的表情怎么那么平静啊?”


“我没告诉他们,你去找严斐然,只说这两天,你要去陪曲优优。”


没想到宁子卿会为自己打掩护,薇薇安开心地锤了下他的肩膀,笑说:“做的漂亮。”


“我倒是希望我能自私一点,”宁子卿面色矛盾,问,“今天……你有没有被严斐然欺负?”


“没有,有曲优优在,他没敢对我做什么。处理伤口的时候,有大夫在操劳。照顾生活起居,有曲优优,我嘛,就是在旁边看热闹。”


“严斐然可不是那么好相处的家伙,就算今天安然无事,也不代表明天也是这样。”


“好的好的,我会注意的。”


薇薇安还想说什么,肚子里“咕噜噜”响了下。


这声音让薇薇安表情尴尬,也让宁子卿缓了脸色,问:“没吃饭?”


“面对严斐然,我怎么可能吃得下去,得了机会就溜回来了。”


“那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厨房帮你弄点吃的。”


“要快哦,我现在好饿好饿。”


“知道了。”


宁子卿推门走出去,薇薇安则对这他的背影笑眯眯,心想身边有这样靠谱的人,真是能省心不少呢。


而自己,也要做一个能让宁子卿省心的人,两个人互相互助,才不会欠了人情。


薇薇安默默给自己打气,希望自己能够变得更好。


然而一切的加油鼓劲儿,在严斐然深情的凝视下,都会变成枉然。


第二天,薇薇安如约赶到严斐然那,可曲优优因为堵车,要晚十几分钟才能到。


而这迟到的十几分钟,让薇薇安如坐针毡。


严斐然面色依旧苍白,不过比昨天更多了几分活力,说话也是底气十足。


可他一旦摆脱了病猫的身份,就变得特别有攻击性,看着薇薇安的时候,眼睛里也满是火焰。


这火焰灼得薇薇安呼吸不畅,走到窗口,要远离那个危险的男人。


但严斐然并不想让薇薇安离自己那么远,对她说:“过来,扶我去窗口。”


“干嘛?”


“去看看,那里究竟有什么美景,能让你恨不能钉在那里。”


薇薇安撇了撇唇,心想我为什么站在这,他心里还没点数吗,竟然还在装傻,哼!


见薇薇安动也不动,严斐然便催道:“喂,为什么不过来?”


“窗外没有美景,你别折腾了。”


“那你在看什么?”


“看空气。”


“空气比我还要吸引你?”


薇薇安没想到严斐然竟也会说出这种自恋的话,身体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而后道:“严斐然,咱们能不能好好说话?”


“我这就是在好好说话。”


严斐然还要说什么,却突然打了个喷嚏,而身体的发抖牵扯到他的伤口,让严斐然忍不住变了脸色。


薇薇安见状,忙将窗户关好,并为严斐然披了一件外套。


这一串动作,完全出于本能,薇薇安甚至没有过过脑子,就已经走到严斐然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