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曲优优尹夜辰 > 第967章 怎么能做这种事

第967章 怎么能做这种事

作者:简小乔 返回目录

曲优优好像没听见一样,继续道:“柳雅拒绝了你们的建议,你们便偷走文件,还毁了她的名声,将所有的罪名都推到她的身上。”


薇薇安露出冷笑,心想柳雅真如宁子卿所预想的那般,想甩锅呢。


只是她甩锅的手段会不会太没水平了,难道她以为就凭那几句话,就可以颠倒黑白了!?


见薇薇安一脸不屑的表情,曲优优追问道:“所以,你这里是有不同的解释吗?”


“我为什么要解释?”


“为什么?当然是还你清白啊!闹出这么大的动作,哥哥震怒。他现在是忙得不可开交,等他空出时间,一定会找到幕后黑手,好好算账!”


轻轻耸了耸肩,薇薇安无所谓地说:“那就是他的事,和我无关。”


“那文件泄露,真的和你无关吗?”


抬头对上曲优优带着探究的眸子,薇薇安不急不缓地说:“如果你们说有,那就拿出证据,否则,别想趁机套我的话。”


曲优优深深叹了一声,说:“我没想套话,而是不想看到你和我哥一直斗下去。”


对此,薇薇安也觉得很无奈,她说:“是严斐然一直不肯放手,我有什么办法?我们已经打算离开a市,惹不起就走。可是严斐然对我们的护照做了手脚,导致我们现在想走都走不掉。” https://m.geilwx.com给力文学网


薇薇安想离开?嗯,现在情况这么乱,离开a市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曲优优很赞成薇薇安的决定,她说:“如果你们想走,我可以用尹家的私人飞机送你们离开。”


这么简单的办法,薇薇安也想过,可是……


她轻笑了下,说:“没用的,严斐然不会放过我们的,你弄出私人飞机,他一定能让飞机飞不起来!”


这个……严斐然倒是能做出来这种事。


曲优优慢慢冷静下来,觉得现在的问题,似乎还是在哥哥的身上,若是他能放手,场面也不会闹得这么难看了。


她正默默感慨着,薇薇安昂起下颚,不服输地说:“他不想让我们好过,我还不想放过他呢,现在,就是我们反击的时候了,也让严斐然尝尝我们的厉害!”


“这样互相攻击,什么时候才是头啊?”


“我无所谓,时间多的是。但是严斐然就要小心了,再这样下去,威尔逊家族的人一定会将他取而代之。”


曲优优面带愁色地说:“如果事情真到了那一步,我哥也不会束手待毙的。他会想出新的办法来对付你们,然后……一切继续循环。”


哎,想想就头疼。


薇薇安也不想一直斗下去,可她有的选吗?


微微眯起了眸子,薇薇安说:“若不是你哥哥欺人太甚,我们也不会采取行动。若是他能收手并道歉,我们倒是可以停止行动。”


“这个……”


“你也觉得不可能是吧,”薇薇安冷笑这说,“严斐然就是个自大的家伙,这次,他会为他的自大付出代价的。”


曲优优深深叹了一声,觉得头很大。


>


她今日来,是调停的。可聊到现在,她发现眼前的局面就是个圈,严斐然和薇薇安都不想后退,所以他们继续撕扯,直到有一方精疲力尽。


曲优优不想看到他们两败俱伤,所以,她试探地问:“我们可不可以,找个折中的办法?”


“怎么折中,严斐然让我和宁子卿分手,这就是折中的办法?”


“我哥……让你和宁子卿分手?”


嘲讽地勾起嘴角,薇薇安说:“你也觉得很荒唐是不是,这种无理的要求,我是不会同意的。”


眼眸眨了眨,曲优优觉得,这也许是个办法,便商量道:“其实,你可以假意和宁子卿分手啊,我再跟我哥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让他同你道歉,事情不就解决了吗!”


曲优优觉得这个法子好,退一步海阔天空啊。


可薇薇安并不这样想,她又没有做错,凭什么退步?再说了,宁子卿对她全心全意,自己怎么能那么不讲义气,出了事就拿他做牺牲品?


似乎看出薇薇安的不认同,曲优优便在旁边劝道:“宁子卿深明大义,肯定会同意的,你不需要有心理压力。”


“他是深明大义,但是我却不想让他替我受委屈。我们这种人,道义是最重要的,”


“宁子卿是你未婚夫,不是你道上的兄弟,这两者意义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都是不能受委屈。”


“真正的爱,希望对方能平安、快乐,哪怕自己受点委屈,也浑不在意。你到底喜不喜欢他啊,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曲优优随便吐槽了一句,却让薇薇安心虚地错开视线,大嗓门地说:“当然喜欢,但每个人对喜欢的定义不一样,我就是不能看到宁子卿为我受委屈。你呢,回头告诉你哥,让他有什么办法都用出来,大不了,就拼个鱼死破!”


好吧,敢情自己说了那么多,全都白说了。


曲优优无力地垂下头,心有不甘,却不晓得还要说些什么。


发现宁子卿在探头向这边看,薇薇安忙道:“没别的事要说了吧,那能不能行个方便,让我和子卿继续约会了?”


曲优优不想走,但她有什么理由继续留下来吗?既然没有,曲优优只能心有不甘地下了车。


宁子卿对她笑着点了下头,而后坐在薇薇安的身边,带着她离开。


侧头看着二人的车子从视线中渐渐消失,曲优优深深叹了一声。


看来自己还是实力有限,空有一颗想要帮忙的心,却无从下手。


既然无能为力,曲优优便不想再插手,免得帮倒忙。


但第二天阿瑞的一通电话,让曲优优不得不改变主意。


她挺着头皮再次找到薇薇安,并如预料那般,获得白眼儿一枚。


“怎么又来了,难道我上次说过的话还不够清楚吗?”


“我来,只是告诉那个消息,”曲优优眉头紧锁,说,“柳雅自杀了。”


这个消息足够震撼,让薇薇安愣了三秒钟,才问:“为什


么自杀,还活着吗?”


“听说是因为消息泄露,承受不住心理压力,才做了傻事。因为抢救及时,人还活着。”


薇薇安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但是一听说柳雅还活着,心底稍稍放松了一点。


见薇薇安不说话,曲优优有些急躁地开了口:“柳雅这样做,会让人在心里上同情她,从而模糊了她的失误。那么接下来,你们就变成了罪魁祸首,要承担大部分的责任!”


薇薇安不服,反问道:“还是那句话,证据呢?”


“柳雅的话,就是证据。”


薇薇安翻了个大白眼儿,不屑地说:“就因为这女人用了招苦肉计,就能将黑的说成白的了?”


“别管她说什么,用效果就行了。况且,柳雅这次伤得挺严重的,流了很多血,差点就没救回来,现在还在尹氏的医院里观察。跟你说这些,是想让你提前有个打算。现在的局面本来就对你们不利,经过柳雅这事,恐怕更是举步维艰了,你要小心。”


说完这些,曲优优拍了拍薇薇安的肩膀,转身便走。


“那个……”薇薇安对着曲优优的背影,说了句话,见曲优优回头看着自己,薇薇安又别扭地偏过头,说,“谢谢你通知我。”


其实整件事和曲优优没什么关系,她会忙前跑后,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薇薇安。


薇薇安知道曲优优的好意,只是有时候她脾气暴躁,会说出伤人的话,让人心寒。


薇薇安不想冷了曲优优的心,就想说点什么,谁成想,最后也只是别别扭扭地道了谢。


言语虽然简单,可是曲优优明白薇薇安的心情,对她笑笑,转身离开。


曲优优的大度,让薇薇安心里更不舒服,在联想到柳雅自杀的事,更是心神不安。


薇薇安告诉自己,柳雅不是无辜的,她只是在事发之后无法承担责任,才剑走偏锋,来招苦肉计。她就算为此送命,也只能怪她玩失了手,怨不得别人。


可惜,薇薇安的理智控制不住她的惶恐,左思右想,都想去医院看看那个女人的情况,然后再和宁子卿商量,之后的计划。


当然,去医院这件事,决不能告诉宁子卿,他肯定会反对薇薇安,而且就算要去医院,也要由他去。


薇薇安是不反对由宁子卿代劳,可她真的想亲眼看一看柳雅,看看那个和她争风吃醋的女人,对自己下手到底能有多狠。


打定了主意,曲优优便趁着宁子卿替崔瀚天做检查的功夫,偷溜出了门,并开车直奔医院。


到了医院,薇薇安鬼鬼祟祟的,想找到柳雅的病房。


可还没找到柳雅,薇薇安先被严斐然发现了踪迹。


严斐然没有喊薇薇安的名字,而是悄无声息地走到她的身后,待薇薇安转身的瞬间,毫无预兆地出现在她的面前。


薇薇安被吓了一跳,张口便要喊。可严斐然捂住了她的唇,并将薇薇安拖到了角落里。


此刻的薇薇安,心脏砰砰乱跳,她推开了严斐然的手,质问道:“你干嘛啊,大白天就想行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