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曲优优尹夜辰 > 第957章 你的心只能是我的

第957章 你的心只能是我的

作者:简小乔 返回目录

严斐然可以允许宁子卿胡说八道,因为他无足轻重,但是严斐然没办法忍受薇薇安说出伤人的话。


抬手揪住了薇薇安的衣领,严斐然死死盯着薇薇安的眼,质问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说你心里所想,不许有一个字骗我!”


薇薇安一脸的无所谓,说:“孩子是宁子卿的,我,也是宁子卿的。”


话音落下,严斐然松开了手,转身便走。


一场闹剧终于落下帷幕,薇薇安结束了自己的表演,并无力地瘫坐在长椅上,感觉灵魂被抽离出身体,整个人都浑浑噩噩。


见她这样,宁子卿很是心疼。


他轻轻俯身蹲在薇薇安的面前,抬手,帮她捋了下散落的长发。


轻柔的触碰,让薇薇安将视线落到他的身上,喃喃着:“告诉我,我这么做是对的。”


“当然是对的,唯有如此,才能摆脱严斐然。”


“可是,如果他真的喜欢我呢?”


轻柔地包裹住薇薇安的手,宁子卿说:“你自己也说的是‘如果’,可见你知道严斐然对你究竟是什么感情。所以,别钻牛角尖了。现在开始,忘了严斐然,我会好好守护你的。” 一秒记住m.geilwx.com


薇薇安想抽回自己的手,可是想到这个男人是自己的未婚夫,她又放弃了挣扎,转而安静地靠在宁子卿的身边。


……


曲优优上次从林子里摘了些果子回去,安安十分喜欢,每天都要吃掉一个脆脆的大苹果。


就安安那几颗小牙,要磨掉一个苹果可不容易。可他就是喜欢捧着啃,吃到最后,果汁、口水糊了一脸。


很快,苹果被吃光,曲优优决定再去摘一下回来,反正林子那么多,他们也吃不完。


可是去了别墅,曲优优就惊到了,因为里面空无一人,佣人不在,薇薇安也不在。


孤身走在空荡荡的房子里,曲优优打了个哆嗦,然后就慌慌张张地跑回车子上,并给严斐然打了电话。


“哥,你这怎么回事,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跟个鬼屋似的!”


“因为不需要了。”


说完,严斐然挂断电话。


曲优优一脸莫名,待她再次给严斐然打去电话,严斐然便不再接了。


既然给严斐然打不通,曲优优便给薇薇安打。


可那女人更绝,直接关机,让曲优优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这两人的状态让曲优优觉得莫名其妙,明明前几天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就变成这样了?


不行,事情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必须去找严斐然说个清楚。


曲优优杀到严斐然的公司,准备和他谈谈。


可是接待她的,却是阿瑞。


曲优优向他身后看了看,问:“严斐然呢?”


“先生在开会。”


“哼,这是想找借口把我打发了啊,不过没关系,我就在这里等,反正我今天没事。”


阿瑞一脸无奈地站在那,感觉不管说什么,自己的位置都很尴尬。


而他的局促,引起曲优优的注意。


&


nbsp; 既然哥哥躲着自己,那不如先和阿瑞聊聊,没准能问出什么来呢。


如此想着,曲优优探着身子,问阿瑞:“你知道我哥怎么了吗?”


阿瑞轻轻摇头,说:“先生前几天还很开心的,不知道为什么,又突然变得阴冷沉默。你知道的,先生不会和我说原因,我也只能小心行事,别惹怒了先生。”


严斐然冷静自制,心情好或者不好,都是有原因的。


很明显,严斐然开心的原因,是因为薇薇安和她肚子里的孩子。那么现在不开心了,是不是也因为薇薇安?


想到空荡荡的别墅,曲优优又问:“我去过别墅,薇薇安不在那,你知道她去哪了吗?”


“不清楚,先生让我遣散了别墅里的佣人,所以我猜,薇薇安应该不住在那里了。”


“什么?!”


曲优优没想到严斐然做事这么决绝,不由愣了下。


待回过神,她便拍着桌子,忿忿地说:“哥哥太过分了,情侣间谁不吵架啊,总不能吵了架就把人家赶走吧!”


“我觉得,不是先生赶走了薇薇安。”


“不是他做的,难道是还是薇薇安自己走的?我哥看他看得紧,如果不是我哥授意,你觉得薇薇安能走掉?”


阿瑞挠挠头,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反正他觉得,严斐然不是先出手的人。


曲优优沉吟片刻,问:“他在哪里开会?”


“会议室。”


“那我就去会议室。”


见曲优优起身就要走,阿瑞忙拦住她,劝道:“小姐别冲动。”


“放心,我不会打扰他开会的,我就守在会议室的门口,不信他不出来了!”


曲优优打定主意要见到严斐然,阿瑞自知无法阻止她,只能由着她。


柳雅听同事说尹夫人来了,便兴冲冲地过去同她搭讪,想通过聊天,知道她来这里的目的。


曲优优早就知道柳雅意图不轨,再加上她现在心情不好,所以聊天的时候也很敷衍,柳雅自觉没趣,就讪讪回到自己的座位前。


过了半个小时,严斐然终于从会议室里走出来,曲优优也在第一时间拦住了他,并说:“我要找你谈谈。”


严斐然面无表情地说:“没什么可说的。”


“你没有,可是我有,你选择是在这里说,还是去你办公室?”


曲优优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严斐然也知道她什么脾气,便没说话,任由曲优优跟着自己一起去了办公室。


关好门,曲优优便迫不及待地问:“说说吧,这次又和薇薇安闹了什么矛盾?”


“没有矛盾。”


“那就是有了,”曲优优端着手臂,一副很无奈的样子,苦口婆心道,“我说,你就不能让着点薇薇安吗,她毕竟还怀孕呢,有点小脾气也很正常。”


曲优优的话让严斐然周身的气息更冷了,语气阴沉地说:“孩子不是我的。”


这番话如此突兀,让曲优优反应了下,才明白严斐然说的是什么意思。


接着,曲优优愤怒不已,对严斐然吼道:“你说什么气话呢,你怎么能因为生气,而随便给薇薇安泼脏水,你这样


做让不让人寒心啊!”


“这是薇薇安亲口告诉我的,可不是我泼她脏水。”


薇薇安亲口说的?


曲优优有一肚子的斥责,可是因为严斐然这一句话,便让她哑口无言。


不过平静是短暂的,曲优优考虑了片刻,便笃定地说:“女人吵架的时候就是没有理智,什么话都能说出口。可能现在她气消了,正后悔口不择言呢。再说了,如果你没气她,她能说出这种话吗?归根结底,还是你的错。”


严斐然冷笑了一声,说:“我唯一的错,就是不应该自作多情。”


骄傲如严斐然,竟然也能说出这样的话,这让曲优优很吃惊,也让她觉得,这次的事恐怕没那么简单。


平静下来之后,曲优优轻声问道:“哥,你和薇薇安之间,到底怎么样了?”


“我一直等着薇薇安开口,跟我说她怀孕的事。然后,她说了。”


“这是好事啊。”


“可她说孩子不是我的,还给我看了报告单。按着那上面的时间,薇薇安肚子里的孩子,是我和她闹掰之后才有的。那么孩子的父亲,自然也不可能是我。”


严斐然语气平静地说出这些话,可心里有多痛,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这次是真的想和薇薇安重新开始,可结果呢,证明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


缓缓握紧了拳,严斐然感觉身体里的怒火,难以控制。


旁边的曲优优觉得这事态蹊跷,她对严斐然伸出手,问:“报告单呢,拿给我看看。”


“你觉得我会留着那种东西吗!”


“笨哥哥,人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啊,万一薇薇安骗你呢!”


“我有警告过她,不许骗我的。”


曲优优抚着额头,觉得严斐然有时候聪明无比,有时候又笨得无可救药。


她耐着性子,对严斐然说:“就薇薇安那脾性,是你恐吓就能有效果的吗?咱们必须用事实说话。”


“那你说,我还能怎样做,押着她去做检查,然后再嘲笑我一次?”


“未尝不可。”


严斐然冷哼着说:“我不会去的。”


“那万一,薇薇安真的骗你怎么办,你真的要让你的孩子管别的男人叫爸爸?眼见不一定为实,还是要亲自调查才算靠谱啊!”


曲优优紧紧盯着严斐然,然而他并没有说话。


“别犹豫了,如果你真抹不开面子,那就由我来出面,你等着结果就好。”


说完,曲优优也不给严斐然反对的机会,扭头就离开了办公室。


阿瑞一直关注着这边的情况,看到曲优优走出来,忙走过来问:“怎么样了?”


“暂时安抚住,不过我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成功了,才能皆大欢喜。”


“那失败了呢?”


阿瑞做事全面,凡事喜欢两手准备。


可是他这次的两手准备却踢到了铁板,曲优优没好气地说:“没有失败,不成功便成仁!”


说完,曲优优气冲冲地离开,而阿瑞却有些摸不到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