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曲优优尹夜辰 > 第799章 我很温柔

第799章 我很温柔

作者:简小乔 返回目录

打发掉曲优优,薇薇安轻轻吐了口气。


不过,因为这通电话,薇薇安发现自己的胸口没那么闷了,眼前的东西似乎也多了一点颜色。


伸手摸着手边的武器,薇薇安垂着眸,眼神里闪着碎光。


……


很快就到了周末……


为了欣赏到好景色,曲优优建议大家早早出发,所以一大早就给薇薇安打了电话,还叮嘱她不要忘记带东西。


爬个山而已,这女人也能唠叨这么久,也是服气了。


薇薇安耐着性子听完曲优优的叮嘱,然后开始往包里面塞一些会用到的东西。


如果是薇薇安自己,她带套衣服和一瓶水就出发了,可是曲优优却让她带了防蚊液、手杖、创伤药、湿纸巾等等东西,包都塞满了。


薇薇安已经被磨得没了脾气,曲优优让她准备什么,她就带什么,反正就是背包沉了一点而已,总比听她唠叨要强多了。


到了约定的时间,薇薇安出门去和曲优优会和。 https://m.geilwx.com给力文学网


巧的是,她刚走出门就碰上一身西装的严斐然,不用问也知道,这男人又要去公司加班,周末也没个休息,他真当自己是个铁人了。


薇薇安默默心疼着严斐然,却不敢和他对上视线。


严斐然也看到了薇薇安,还主动和她聊天:“出去?”


“嗯,和曲优优她们约好了去爬山。”


“爬山很好,强身健体,还能纾解心怀。”


“是啊,你急着去上班吧,路上小心。”


严斐然还想和薇薇安多聊一会儿,没想到这女人开始赶人,严斐然只能将到了嘴边的话咽回去,并说了声:“注意安全。”


薇薇安点点头,从严斐然身边走过去。


她能感觉到严斐然在看着自己,但是薇薇安却不敢回头,因为她心虚,害怕严斐然会突然知道真相,然后憎恨自己的欺骗。


薇薇安曾以为,自己可以努力让严斐然爱上自己,那么真相来临的时候,他可能会看在感情的份上,和平接受现实。


可薇薇安失败了,现在的严斐然对她横竖都看不顺眼,若是再知道真相,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她了。


想到这种可能,薇薇安就觉得很难受,碰到严斐然,也只能落荒而逃。


她低着头越走越快,因为心慌,她没有看到路边停靠着尹家的车,还像阵风似的从旁边走过去,看得车子上的曲优优和江小闻都愣住了。


忙从车窗里探出头来,江小闻喊道:“喂,我们在这呢,你是要去哪啊?”


听到声音,薇薇安堪堪停下脚步,然而折身绕回来,开门坐在曲优优和江小闻的身边。


见薇薇安眼神慌乱,呼吸急促,曲优优担心地问:“怎么了,感觉你脸色不太好。”


薇薇安捂着自己的脸颊,说:“可能是没早饭吧。”


“我这里有饼干,很好吃,你尝尝。”江着,将一包巧克力饼干递给薇薇安。


薇薇安摇摇头,便扭头看着车窗外。


&n


bsp; 觉得这女人有古怪,江小闻和曲优优对视了一眼,并在曲优优的眼中,看到忧色。


曲优优虽然担心,但没有说出来,而是对司机吩咐道:“出发吧。”


车子开了多久,薇薇安就沉默了多久,她身旁的两个女人虽然时不时就在聊天,但大部分注意力都落在薇薇安的身上。


一个小时之后,车子停在山脚下,三个女人鱼贯从车上走下来,深呼吸着山里甘甜的空气。


江小闻忍不住拿出手机拍怕拍,拍完景色就拍人物,将曲优优和薇薇安都拍了个遍。


曲优优还是蛮配合江小闻的,让她做动作就做动作,表情也很丰富。


薇薇安就不同了,她很耐烦的样子,拍了几张就催促大家快点开始爬山。


别看薇薇安喊得很积极,可真正爬起山来,没一会儿就爬累了。


好在薇薇安那两位队友,体力是一个比一个菜,大家爬到半山腰都累的上下不接下气,然后一合计,一致决定坐缆车上山。


缆车外的景色,美不胜收,层峦叠嶂的苍翠,让人心旷神怡。


可是缆车内的几个人,却开始惆怅起来,觉得年纪轻轻的她们不应该被爬山虐到,回去之后,就应该开始健身,提高身体素质,下次再重新征服这座大山。


曲优优和江小闻探讨着哪家训练馆比较专业,而薇薇安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


江小闻对薇薇安发出了邀请:“到时候我们一起去上课吧。”


薇薇安一副嫌弃的样子,说:“不要,你们水平太菜,和你们没办法一起上课。”


“说我们菜,那你为什么要和我们一起坐缆车啊?自己爬上去多好。”


“我这是最近没休息好,不然别说是这座小山,就算是珠穆朗玛我都能爬上去!”


江小闻偷偷撇着嘴,觉得这女人真是越来越会吹牛了。


曲优优也希望几个人能一起上课,便游说道:“其实一起上课也不错啊,可以一起聊天,不会无聊,总比你一个人在家里闷着要好。”


薇薇安歪着头,说:“谁说在家里无聊的,我觉得很有意思。”


“那说说你一个人在家里,都能做什么?”


“可以打游戏,可以玩拼图,可以看电视,还可以睡大觉。”说到睡觉,薇薇安有点困了,还想打哈欠。


江小闻却被她的描述所吸引,兴冲冲地问:“你玩什么拼图?我也想玩,一会儿下山了,去你家怎么样?”


这话让薇薇安立刻精神了,忙拒绝道:“不怎么样,我家里乱得很,没有下脚的地方。”


“那正好,我可以帮忙打扫卫生。放心,我不收你钱的。”


“哼,等下了山,你看你还有没有力气说这种话吧。”


江小闻觉得小菜一碟,不过一想到上个山都把自己累成这样,那下山之后,还真不知道什么情况呢,所以也就没有继续给出承诺。


缆车晃了下,在终点站停稳。


有工作人员打开缆车门,三个人互相搀扶着走出来,并沿着石阶走到山顶。


山顶的景色美不


胜收,让几个人不由感慨起来。


曲优优的感慨,和另外两个人不太一样,她迎着风微微眯起眼睛,说:“这里也太美了吧,下次美景!”


江小闻和薇薇安站旁边,集体对这个女人撇了撇唇。


“哎,总感觉我们两个就是个陪衬,人家今天就是在踩点呢。”


“也许心里还会惋惜,为什么身边站在的人不是尹夜辰。”


“嗯,很有可能。”


见江小闻和薇薇安站在一起嘀嘀咕咕,曲优优问:“你们两个,嘟囔什么呢?”


江小闻立刻攒了满脸的笑,说:“我们羡慕你家庭幸福,事业节节高升,简直是人生赢家呢。”


“得了吧,胡诌也说点靠谱的话好不好。”曲优优懒得计较,她回身看着山下的苍翠,突然来了兴致,双手扩在唇边,大声喊着心里的期望。


不用猜,曲优优肯定是希望家人幸福、安康。


江小闻觉得有趣,也喊出自己的愿望。不过她的愿望就简单多了,她希望自己能够当上主编。


到了薇薇安这里,她却望着远处在发呆。


江小闻用手肘碰了碰她,说:“喂,你有什么愿望啊?”


大家都以为薇薇安会喊“我要嫁给严斐然”,可她却对着连绵的山脉,喊道:“我希望家人平安!”


江:“你是在害羞吗?竟然还剽窃优优的愿望。”


薇薇安垂着头,说:“我刚刚也没听她喊了什么。”


曲优优却从薇薇安的言谈中听出来什么,立刻问道:“你家里人怎么了?”


薇薇安错开了视线,说:“没怎么,挺好的,这不是喊愿望吗?家人平安,也是愿望。”


薇薇安这样说,也让人无可指摘。但曲优优就是觉得有点不对劲儿,看着薇薇安的眼神,也透着探究。


为了躲开曲优优的注视,薇薇安转身去了没人的大石块旁,装作在拍照的样子。


但她的渣技术引来江小闻的吐槽,亲身传授她拍照秘诀。


虽然薇薇安没什么耐心学,但有江小闻在,曲优优的注视不会那么直白,而且有时候,江小闻还会拽曲优优来做模特,把曲优优也闹得很是无奈。


玩闹了一会儿,薇薇安就建议下山回家。


江小闻可不想那么早回去,她神神秘秘地拍着自己的包,说:“好不容易爬上山,怎么着也要喝一杯,庆祝一下。”


“什么意思,你还带了酒?”


“是啊,出门之前偷偷塞到包里面的。”江着,从包里拿出两瓶啤酒,并递给曲优优一瓶。


薇薇安等了会儿,也没发现江小闻要分自己一瓶,便不满地说:“难道没有我的吗?”


江:“对啊,听说你最近对酒的味道很敏感,喝了就觉得苦,所以就没给你准备。”


其实这么说也没有问题,薇薇安的确对酒水不感兴趣,现在就算闻到酒精的味道,她也会觉得很不舒服。


转身拿出纯净水,薇薇安喝了一口,觉得还是这东西更适合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