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曲优优尹夜辰 > 第502章 冒牌货狗急跳墙

第502章 冒牌货狗急跳墙

作者:简小乔 返回目录

苏烟瞪圆了眸子,举起匕首便扎向曲优优。


曲优优忍着疼滚向一旁,并抬手踢向苏烟的手腕。


匕首被踢落,苏烟慌里慌张地去捡,可是曲优优快一步,再次将匕首踢出很远。


自知捡不回匕首,苏烟回头就和曲优优扭打一起,她就不信了,自己还收拾不过一个受伤的贱女人!


事实证明,她还真收拾不过。


既然打不过,那就要想点办法,例如冒着被打的危险,也要狠狠攻击曲优优的伤口。


伤口被苏烟狠狠按了一下,曲优优疼得直抽冷气,苏烟便趁机骑到曲优优的身上,抬手掐住她的脖子。


“贱人,去死吧!!”


苏烟面目狰狞,觉得自己终于要杀气曲优优了,整个人都无比亢奋。


脖颈上的窒息感让曲优优很难受,但是她没有慌,而是猛地高抬腿,用脚尖狠狠踢在苏烟的后脑上。


这力道让苏烟眼前漆黑一片,手指也没有力气,曲优优一推,她便软绵绵地倒在一旁。 https://m.geilwx.com给力文学网


天啊,该不会出血了吧?


苏烟一脸震惊的样子,她想抬手去摸,却发现手臂又麻又没劲儿,好像瘫痪了一样。


曲优优你个贱人,如果我出了事,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苏烟正在心里骂着人,眼前,却出现一双黑色的高档手工皮鞋。


是尹夜辰!


苏烟觉得自己找到了靠山,嘴巴一咧,就哭出了声。


尹夜辰先是看了眼曲优优,见她背对着自己,似乎没什么事的样子,这才扶起苏烟,问:“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么狼狈?”


苏烟恢复了一点行动能力,但她还是像个软体生物一样,贴在尹夜辰的身上,哭哭啼啼地说:“呜呜,夜辰,我好像快要死了!”


“别胡说,你好好的呢。”


“哪里好了,我的头到现在都很痛!如果你再晚来一点,她就要用匕首把我给杀了!”


听到苏烟在这里颠倒黑白,曲优优冷哼:“你确定那是我的匕首吗,要不要验一验上面的指纹啊?”


苏烟瞪着眼睛辩解道:“我也没说那匕首是你的啊,我是见你太凶了,才会拿着匕首要自保,结果却被你夺了去,意图不轨。”


“您可是尹氏夫人,没事拿着把匕首干嘛,是要防身,还是要害人啊?”


“当然是防身,如果刚刚不是用匕首喝退了你,我都快被你杀了!”


争执间,大叔和江小闻也赶过来。


见这两个女人的状态,江小闻便捂着额头,心想事情变得比自己预想得还要糟糕。


曲优优并没有让苏烟牵着鼻子走,反而有理有据地说:“根本就是一派胡言,刚刚明明是你说要比试身手的,怎么现在又变成防身了?”


“比试身手什么的,根本就是玩笑话,你是傻子吗,连玩笑话都要信!”


“开玩笑?你当时的神态和语气哪里像开玩笑了,江小闻你也听到了,你说,她是在开玩笑吗!”


话题突然引到江小闻的身上,这让她一愣,而后犹犹豫豫地说:“我……我……”


“罢了罢了,你们都是一伙儿的,就知道欺负我,今天算我倒霉,可以了吧!”


见江小闻不打算偏袒自己,苏烟好像受了天大委屈一样,揪着尹夜辰便要走。


尹夜辰也没说什么,俯身抱起苏烟,小心翼翼的。


能在曲优优面前被尹夜辰如此呵护,苏烟应该很得意。但是她并没有,因为苏烟的全部心思,都在考虑一件事:尹夜辰为什么不生气呢?


看着自己的女人被人欺负了,尹夜辰应该勃然大怒,若是自己再添油加醋一番,没准还能让曲优优吃个大苦头。


可尹夜辰什么都没做,他甚至连一个字都没有说,这也太反常了。


而现在一丁点的反常,都会让苏烟不安。


被尹夜辰放到车上,苏烟决定现在就问个清楚:“夜辰,刚刚你为何一句话都不替我说啊?”


“你也没吃亏,算了。”


苏烟瞪圆了眼睛,说:“怎么没吃亏,我差点被她杀了!这女人一定是太嫉妒我了,才会一次又一次想办法算计我。之前还只是敢用点阴招,而现在已经懒得掩饰,你还在附近呢,她就敢对我动手!”


“你们只是简单的意见不合,如果实在聊不来,那日后不见面就好了。”


“夜辰你怎么听不明白呢,关忆安要杀我,多恶劣啊,这可不是简单的意见不合!如果你坐视不理,早晚有一天我会死在她手上的!”


“女人间的争执,哪有那么严重,你就是在气头上,也许等你睡一觉,你就不会这样想了。”


“夜辰……”


“既然这么不开心,那我带你去购物吧。之前你不是看中一款钻石项链吗,我们现在就去把它买回来。”


苏烟亲自动手都没能除掉曲优优,想让尹夜辰做主,还被他推三阻四,这让苏烟哪还有心情买珠宝,只想找陆凌风问问这是什么情况。


别看苏烟平日里总是很嫌弃陆凌风的样子,但真出了事,也只有陆凌风才会给她建议。


车子载着满腹心事的苏烟离开,这边的曲优优在大叔的搀扶下,坐回野餐垫上休息。


江小闻一直跟在后面,开始的时候还不明白这两个人干嘛走那么慢,直到大叔拿出药箱,她才知道曲优优受伤了,还流了不少血。


“天,这……这是优优弄的?”


“不然呢,我总不会要切腹自尽吧。”


说话间,大叔给曲优优处理伤口,疼得她呲牙咧嘴,看得江小闻也好疼。


“这么严重,要不咱们去医院吧?”


“如果真需要去医院,大叔会送我去的。不过我想这点小事,大叔就可以搞定。大叔,你说是吧?”


曲优优想让气氛不那么紧张,笑眯眯地问着大叔,可大叔根本没吱声。


大叔没说话,江小闻这边又发现了什么,指着曲优优的脖子问:“你脖子上怎么还有紫色的勒痕,这该不会也是优优弄的吧!?”



为有头发挡着,大叔并没有发现曲优优脖子上还有伤,现在看到,眼里的火气又多了几分。


曲优优不自在地揉揉脖子,说:“这个是小事,过两天颜色就淡了。”


“这个是小事,别的也是,什么是大事,缺胳膊少腿,还是丢掉性命?”


大叔冷冷开口,眼神也很犀利。


曲优优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垂着头,说:“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你为什么说对不起,真正该道歉的人,是那个伤了你的人吧!这次的事,不会就这样算了!”


大叔表情凶狠,看得江小闻心慌不已,忙说:“我知道你们现在很生气,但优优不会无缘无故伤人,我想这里面肯定有误会,我想先找优优聊聊,再给你们个结果。”


“你想找谁聊,那是你的事,但我想做什么,是我的事,不需要任何人给结果”


大叔说话的时候,丝毫不留情面,弄得江小闻表情讪讪的。


看着江小闻可怜的小样子,曲优优特别想告诉江小闻真相,让她知道,她所看中的朋友根本就是假的,要她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但为了大局,曲优优只能将到了嘴边的解释咽回去,转而以玩笑的态度,对江:“总而言之,以后别让我们两个见面,不然容易有血光之灾。”


江小闻当然不会再撮合二人见面,现在她最后悔的事,就是告诉苏烟这里有聚会,并带着那对夫妻屁颠屁颠地来参加!


野餐聚会不欢而散,大叔带着曲优优回家。


两人一路无言地回到家,大叔照顾好曲优优回房间躺下,便准备离开。


曲优优从大叔的眼中看到杀气,忙说:“等一下。”


“什么事?”


“先不要找苏烟的麻烦。”


大叔还真打算去找找苏烟的晦气,让那女人知道知道天高地厚。


他觉得这事合情合理,却不想曲优优会反对,当下便拧起眉头,粗声粗气地说:“您该不会被江动了吧?她不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会烂好心,那您呢,明知道苏烟多么可恶,为什么不让我找她?”


“因为苏烟已经狗急跳墙了,甚至不惜撕破脸,亲自对我动手。如果不是实在没了办法,她那么爱惜羽毛的人,绝不会如此。”


“所以呢?”


“他们马上就会用安安的消息对我施压,所以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对苏烟动手,免得节外生枝。”


曲优优说话的时候,眼中带着祈求的光,看得大叔又气又心疼,半天才幽幽叹了一声:“您真是太能忍了,反正我是做不到。”


“在我这个位置,自然要照顾方方面面,自己的利益,反而没那么重要。”


“那只是您觉得,我们可不会坐视不理,”一个“我们”,让大叔想到了什么,眯着眉眼,说,“发生这么恶劣的事,尹夜辰竟然没帮您说一句话,还把那个女人给带走了,他究竟有没有良心啊!”


“尹夜辰也想快点见到安安,逞一时口快,除了拖长时间就不会解决任何问题。再说了,等找到安安,想如何解决苏烟,不都看咱们的心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