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曲优优尹夜辰 > 第330章 被尹夜辰嫌弃死了

第330章 被尹夜辰嫌弃死了

作者:简小乔 返回目录

这是曲优优早就准备好的说辞,很官方。


但实际上,一直关注尹氏消息的她,自然不会错过这次风波,所以便有了今天的“美女救英雄”。


但尹夜辰对曲优优的帮忙,却不为所动:“你说对了,的确不需要。”


话音落下,尹夜辰转身就走。


这家伙,许久不见,还是一如往常的自大和可恶。


曲优优看着尹夜辰的背影,默默竖起一根中指。


因为自己还要从尹夜辰那里得到安安的下落,她只能咽下所有的不甘和厌恶,厚着脸皮又凑过去:“喂,我帮过你两次,难道你不想说些什么吗?”


按着尹夜辰以往的作风,他一定会拿出支票本,用钱来堵住她的嘴。而这个时候,她就可以大义凛然的拒绝,并要求尹夜辰给自己一个谋生存的职位。


凭她和尹夜辰现在冷冷淡淡的关系来看,想一击即中,拿到私人助理的位置,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没关系,只要进入尹氏,她早晚有一天会让尹夜辰发现自己的独特,私人助理的位置,终将会是自己的。


曲优优心中做好了准备,也调整好自己的表情,就等着尹夜辰拿钱砸人了。


但尹夜辰并没有拿支票本,更没有拿钱包,他只是很冷淡地看着曲优优,说:“一个陌生人会突然闯入我的生活,三次,只能说明她别有用心。” 一秒记住m.geilwx.com


等等,他们不是才见过两次吗,第三次是从何而来?


曲优优没算明白,但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她必须抓住这次机会,说服尹夜辰,她甜甜一笑,问道:“但是,你不觉得三番两次的见面,也是种缘分吗?”


尹夜辰笑了,笑容中,满是讥诮:“小姐,像你这样的我见过很多,请你不要白费心机了,如果再缠着我,我不介意用一些特别的手段,让你永远消失。”


“可到目前为止,我只是路见不平而已,而你,碰巧是我被我帮助的那个。我只是个普通人而已,试问我有什么能力,能谋算这么大的局?都说尹少是个风云人物,但我怎么觉得,尹少却连点容人之量都没有呢?”


曲优优说话间,神采飞扬,她亮晶晶的眼神,让尹夜辰恍惚出神。


那个女人在驳斥自己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眼神,不甘中,带着倔强,两枚小小的漩涡里,满是力量。


如果,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她,那该多好,这样自己就可以紧紧抱着她,说声对不起……


曲优优正讲得义愤填膺,可她对面的尹夜辰,却慢慢变得哀伤起来。


坏了,该不会是自己演戏演过了头,气到这个家伙了吧?


曲优优抿了抿唇,打算说些好听的话,弥补一下。


但转夕之间,尹夜辰已经恢复如常,以冷漠的态度对曲优优说:“不管你如何解释,从现在开始,不要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否则后果自负。”


说完,尹夜辰大步流星地离开,曲优优在后面追了两步,便慢慢停下脚步。


看来在收买人心这方面,自己是失败了,尹夜辰非但没


能感恩,反而很讨厌自己。


可哪里出了问题呢,明明一切,都是按着尹夜辰的喜好来安排的啊。


难道,这家伙变得更加喜怒无常,不能用往日的经验来对付了?


曲优优越想越迷茫,她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觉得脸皮好痒。


这个面具虽然逼真,但毕竟不是自己的真皮,戴久了还会不舒服。


哎,自己付出那么多,却一直在门外晃悠,按着她这个速度,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接近尹夜辰,得到安安的消息呢?


想到安安,曲优优的心闷闷的,自责和痛苦,溢满了整颗心。


沉沉叹了一声,曲优优推着摩托车,转身往回走。


只是没走几步,她被报摊上一份报纸吸引了目光。


从口袋里拿出一枚硬币递给老板,买下那份报纸,一字不漏地阅读报纸头条。


曲优优知道尹夜辰的确买了块地要盖度假村,却不知道具体位置。此刻看了报道,她忍不住捏紧了报纸,心想自己干嘛要那么多事,刚刚就该让尹夜辰让记者围困到地老天荒!


原来,尹夜辰要拆掉的福利院,正是她之前做义工的那家,报纸上的照片,也是那些熟悉无比的孩子们。


福利院的孩子们,都是经历过创伤的,对他们来说,福利院就是最后的依靠,尹夜辰不管出于什么目的,都不能剥夺孩子们的精神依靠。


但是,再一想想,尹夜辰已经这么有钱了,何必为了块地,而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的,这也不像是他的做事风格。


难道这里面,另有隐情?


曲优优眸子转了转,她决定去福利院问问情况。


再次来到福利院,她看着大门内的种种,不由暗暗感慨。


记忆里,福利院充满了孩子们的笑声,有些调皮的孩子,还会趁着老师不注意偷偷溜出来爬树。被发现之后,免不了责骂一顿,可那些熊孩子总是表面上乖乖认错,背地里,还是该干嘛干嘛。


可是现在呢,里面静悄悄的,自己在这边晃悠半天,也没看到一个人影。


她心里正惆怅着,有人从里面缓缓走过来,看着曲优优的眼神,充满了戒备:“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看到院长,曲优优张口便要打招呼。


但对方的眼神提醒了她,此刻的她,于院长来说不过是个陌生人,绝对不能因为一时激动,就惹下祸端。


曲优优默默错开目光,她浅笑说道:“我知道这里有家福利院,今天正好路过,想来看看,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


院长戒备地看着曲优优,问:“你该不会是那些记者吧?”


“不是不是,我只是个普通人。这里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记者找上来?”


“还不是因为我们的福利院要被拆了,好多人借着帮忙的名义,把孩子们的照片贴到上,以引起别人的同情。他们这样做,好像是在帮我们,却给孩子们带来更深的伤害。”


想到那份报纸,曲优优皱


起眉,说:“什么帮忙啊?就是打着采访的幌子向尹氏施压,可怜的孩子们,已经变成了牺牲品。”


“可不是,家都要没了,孩子们已经够可怜了,还要经历二次伤害。”


见院长如此说,看来拆掉福利院这事,是板上钉钉了。


但曲优优还是不死心,追问道:“尹夜辰要拆掉福利院,会不会有什么隐情啊?”


“人家有没有隐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尹氏已经买下这块地,并给我们一个月的时间,搬离这里。他们有钱人的一句话,就要毁了我工作了一辈子的地方,毁了孩子们赖以生存的家,真是没道理可讲。”院长说着,忍不住红了眼睛,可见这段时间,他们的压力真的很大。


曲优优想不通其中的缘由,喃喃着:“他怎么能这样做?好歹他曾经也帮忙建设过福利院啊。”


“有钱人为了利益,朝令夕改也不是不可能,而曾经与我们交好的尹夫人,这时候也不见了踪影。”


“她不是不想帮忙,而是……”曲优优想替自己解释几句,但是现在解释还有什么用,还不如替院长想想解决对策,她轻轻呼吸了下,说:“大家的命运,不可能被他一个人掌握,集思广益,一定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但人家手握着土地使用权,我们能有什么办法?最多,就是拿到些补偿款而已。”


“那,这些补偿款,可否让福利院再另置产业?”


“钱什么的,都是次要的,孩子们对这里有了感情,好多孩子刚一出生,便被送到这里来。硬生生被赶走,那滋味并不好受。”


曲优优看着这里的环境,微微眯起眼,说:“这片山的面积那么大,尹夜辰不可能全都买下来,如果……”


话说了一半,她突然停顿下来,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院长,说:“我有主意了,院长,你现在就去联系村支书,问问看这附近哪的空地可以售卖,如果有,就买下来。”


院长被说迷糊了,问:“买地,做什么用?”


“一来,这周围没有被开发,地价不高。二来,孩子们只是从山这头搬到了山那头,空气还是那片空气,就好像串个门而已,也算不上多伤感情。三来,就是东西好搬运,像原来的秋千,滑梯什么的,直接搬的新地点就好,因为场地差不多,固定好了便可以直接使用。如果预算控制得好,补偿款还能略有剩余呢。”曲优优越说越觉得靠谱,恨不能现在就和院长一起去操办这件事。


可话音落下许久,她都没有得到院长的回应。


她抬眸看向院长,发现院长正看着自己出神:“呃,您怎么了?”


院长看着曲优优的眼睛,说:“你说话的样子,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曲优优抬手捋顺下头发,垂眸道:“被惹急了的猫,都是差不多的样子吧。”


“被惹急了的猫?还真是个有趣的比喻。”


“现在时间紧迫,如果您打算好了,就要一环接一环地准备下去。若是尹夜辰发现了,肯定要钻漏洞,所以你们要在他发现之前,把该做的事情全部做完,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他也奈何不了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