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曲优优尹夜辰 > 第150章 她只是装晕而已

第150章 她只是装晕而已

作者:简小乔 返回目录

苏烟看到她皱着眉头恶心的样子,心情顿时就阴沉下来,冷着脸说道:“曲优优,你什么意思?我吃个东西,你有必要做出这样的表情吗?”


闻言,尹夜辰也回头看向曲优优,见她神色痛苦的模样,也不由皱了皱眉头,倒是没有说什么。


曲优优深深吸了一口气 ,语气有些虚弱地说道:“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胃不舒服而已。”


苏烟冷哼一声,根本不相信她的话,觉着曲优优就是来膈应她的,得理不饶人道:“胃不舒服?我看你看见我不舒服才对。”


曲优优胸口闷闷的很不舒服,并不想跟苏烟有什么口舌之争,干脆闭口不言。


苏烟见她不回话,独角戏也唱不下去,只能愤愤不平的撕着面包,像是在啃曲优优的骨肉一般,狠狠地嚼着。


曲优优喝着以往爱喝的小米粥,今天不知为什么喝到嘴里,总是觉着没有味道,甚至还有几分难喝。


她不想在苏烟面前表现出来,只能硬着头皮喝了一整碗。


曲优优好不容易喝完,还没来得及松口气,那股恶习的感觉再次漫上心头。


她蹭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椅子摩擦地面发出刺啦的刺耳声,她直接捂着嘴唇就朝洗手间跑去,关上门就吐得稀里哗啦,刚刚喝进去的小米粥,直接吐了个干净。


苏烟看到这一幕,心底升起几分异样的感觉,隐隐有些不安,却又找不到原因。 一秒记住m.geilwx.com


她咬了咬嘴唇,轻轻哼了一声,故意在尹夜辰面前挑拨是非,道:“夜辰,你看看曲优优的态度嘛,她根本不想照顾我,反而……反而总是趁你不在的时候,各种讽刺我。”


尹夜辰手中的动作微微一顿,抬眸望向她,一脸严肃冷酷的问道:“她都讽刺你什么了?”


苏烟没想到尹夜辰居然会追根究底,她心里划过一丝慌乱后,很快就镇定下来,胡编乱造道:“她就说我贱人就是矫情,还说她受的委屈以后都会一点一点讨回去,诸如此类的还有很多呢,我都不知道怎么跟你形容。还有,昨天我只是喊她帮我洗了两件贴身衣物,她就各种给我脸色看,好像谁欠了她几百万一样,她根本就不想照顾我,我……我每天过的真的好痛苦。”


尹夜辰冷冽的眸子暗了暗,心里对苏烟的话是深信不疑。


毕竟这些天曲优优抗拒的态度,他是看在眼里的,这些话他也相信曲优优说得出来。


尹夜辰对曲优优仅剩的那点怜惜,随着苏烟的这番话,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越发的厌恶她,更加认定她有多么的虚伪,表面装得像那么回事,心里不知道有多么恶毒。


曲优优从洗手间出来后,明显的感觉得到尹夜辰的气息变了,看着她的眼神越发的冷漠,隐隐还能看到眼底的厌恶。


看到这样的眼神,她不由微微一愣,心底不由浮现一阵苦涩。


“曲优优,记住我跟你说过的话,好好照顾烟烟,要是再让我发现,你两面三刀,江


小闻那边你就看着办吧。”


尹夜辰突然扔出这么一句话,曲优优呆滞地眨巴眨巴眼睛,完全反映不过来,甚至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她眼角的余光不由看到苏烟那还未来得及收回去的笑容,心里瞬间就了然。


曲优优垂着的手下意识握紧,眼底满是冷意,有点克制不住脾气道:“尹夜辰,你除了威胁逼迫还会什么?还有……你怕是重度眼瞎吧,明明某人的真面目那么令人恶心,你就好似什么都看不到。”


她微微顿了一下,自嘲地笑了笑,低沉道:“是我自己眼瞎而已,你心里就只有她,又怎么会相信我说的话呢?”


闻言,尹夜辰烦躁地皱了皱眉头,冷声呵斥道:“烟烟是什么样的我最清楚不过,倒是你……当初了为尹家少夫人的位置一直欺骗我不说,到现在你还是不知悔改。”


不知悔改?


“呵呵……”曲优优低低地笑出声,声音中透着几分凄凉和悲哀。


对啊,她不就是不知悔改吗?总是以为尹夜辰能相信她,总是不厌其烦的解释,可换来的有是什么?一次又一次的践踏而已。


苏烟看着曲优优饱受打击的模样,眼底闪过一丝阴险,添油加醋道:“曲优优,你别做出一副别人欺负你的模样。我孩子没了,我没有报警抓你,已经是给足你面子了。我表面上喊你过来照顾我,可是你又做了什么?饭都是陈姨做的,卫生也是小兰打扫的,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曲优优听喝苏烟虚伪的言语,只觉着一股怒火直冲头顶。


她紧紧攥着双拳,脸色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咬牙切齿地说道:“报警抓我?呵……苏烟,你午夜时分是否有梦到自己的孩子,向你讨个说法呀?你心狠手辣的可以害死自己的孩子,就为了嫁祸我,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闻言,苏烟的眼底闪过一丝慌乱,低呵一声:“曲优优,你乱说些什么?我的孩子是你害死的,你怎么还倒打一耙。”


曲优优冷笑一声,锐利的眸子紧紧看着苏烟,一字一句道:“苏烟,你的孩子真的是我害死的吗?”


苏烟紧紧握着衣角,强忍着心底的恐慌,坚定道:“就是你害死的,你别想狡辩。”


她不想让曲优优在纠缠这个问题不放,害怕引起尹夜辰的怀疑。


苏烟泫然欲泣地望向尹夜辰,双眼中溢满伤心难过,哽咽道:“夜辰……我还不容易才忘掉,她……她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对我?”


失去的那个孩子,让尹夜辰的内心中充满了愧疚和自责。


他温柔地猜到苏烟脸上的泪水,柔声哄道:“别哭,孩子以后还会再有的,想相信他也不会责怪你的。”


苏烟一把抱住尹夜辰的腰身,放声痛哭着,声音中满是痛苦和自责。


感受到她的悲痛,尹夜辰快要被内疚所淹没,他看向曲优优的眼神,满是无尽的寒意和冷漠,缓缓道:“曲优优,以后你不许提关于孩


子的一个字,不然的话,别怪我动你最在意的人。”


曲优优被他冷漠的神情给刺伤了,她那颗千疮百孔的心,已经痛到没有知觉。


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她呢?


曲优优就好似陷入了一个死胡同,怎么也没有办钻出来,太多太多的情绪占据着她的脑后,同时也把她困在里面无法自拔。


“夜辰,我没有保护我们的孩子,我对不起他……”苏烟还在痛苦的自责,最后那句对不起,她倒是真心诚意的。


就如曲优优所说的那样,她的确会时不时梦到那个孩子,强烈的自责就像一座大山压在她的心头,偏偏她谁又不能诉说。


曲优优看着他们亲密无间的模样,自嘲中带着几分悲哀地笑了,转身想来离开这个让她感到窒息的地方。


就在这时……


她的眼前突然一黑,就重重倒在地上。


听到动静的尹夜辰,回头一看,便看到曲优优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样子。


他想也不想直接推开怀里的苏烟,那过于大的力道,差点把苏烟推到在地,好在苏烟及时扶住了桌子,才稳住身形。


尹夜辰奔到曲优优的身边,抱住她的上半身,轻轻拍了拍她的脸颊,满是急切地喊道:“曲优优……曲优优,你醒醒,你怎么了?”


倒在地上的曲优优脸色苍白,半点反应也没有。


尹夜辰直接横抱起曲优优就朝楼上走去,抱起曲优优的那一刻,他才发觉怀里的人多么的轻,就好似一张纸片样。


这样的体重,让他不由皱了皱眉头。


苏烟看着消失在转角的两个人,咬了咬嘴唇,一咬牙一跺脚就追了上去。她走到房间门口就听到尹夜辰打电话的声音,她听出来了尹夜辰是在叫医生。


她看着床上昏迷的曲优优,眼里闪过一丝不安,心里有一个声音不停的告诉她,不能让尹夜辰把医生喊过来。


虽然她不明白心底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她还是遵从自己的感觉,道:“夜辰,你没必要喊医生的,曲优优已经不是第一次晕倒了。”


闻言,尹夜辰侧眸看向她,冰冷的眼眸中满是质问的道:“什么叫不是第一次?”


苏烟咬了咬嘴唇,垂下眼眸躲开他过于强烈的视线,缓缓道:“就在前天,我喊曲优优陪我曲优优后园晒晒太阳,不过才短短十多分钟时间,她就直接晕倒在地,等陈姨和小兰把她搬回房间后,就醒了过来。所以她肯定是故意装晕的,就是想逃避害死我们孩子的事情,想利用你的愧疚,来躲避她的罪行,你千万不要相信她。”


尹夜辰对苏烟的话半信半疑,眼神不由细细打量着床上曲优优,她憔悴苍白的脸颊,没有一丝血色,嘴唇也干渴的产生一丝丝裂痕,身形消瘦的让人觉着心疼。


他看着这样的曲优优,实在是不能相信,她只是在装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