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曲优优尹夜辰 > 第1494章 天天被逼着相亲

第1494章 天天被逼着相亲

作者:简小乔 返回目录

“行了,不用看我也知道你在喝酒,还藏什么藏?”薇薇安慢悠悠地走到宁子卿的身边,说:“一个人喝酒,那叫喝闷酒,那么,你有什么烦心事?”


“没有。”宁子卿闷闷的道。


没有?


薇薇安轻嗤了一声,然后拿出一个空杯子,自斟自饮道:“事情不都解决了吗,你为什么还要喝酒消愁?”


“并没有解决,尹少说,时候未到,还不能公布证据,所以许幻的罪名也没有洗刷掉。”


这个结果让薇薇安沉下面色,问:“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尹少只是让等着,没给一个具体的时间。”


“那家伙心思颇深,肯定是想借着这次的机会,顺便抓条大鱼。哎,这帮玩心眼儿的,也不怕秃顶。”薇薇安摇了摇头,又问:“对了,那个混蛋大夫呢?”


“住院了。”


薇薇安并没有因此而缓和了面色,她哼道:“如果他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过一劫,那可真是天真。”


“不会的,不管别人如何,我都不会放过他,哪怕是住院,哪怕是半死不活,都不会让他逃避惩罚!” 一秒记住m.geilwx.com


宁子卿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很凶,眼底闪动着杀气。


而这样的宁子卿,让薇薇安忍不住黯然。


也许,当宁子卿知道自己是杀他哥哥的凶手之后,也会用这样的表情来面对自己吧。


想到这些,薇薇安忍不住轻轻叹了一声。


而她这一声叹,让宁子卿回过神来。


他坐直了身体,摸着后脑说:“我这样,是不是吓到你了?”


薇薇安表情感慨,道:“没有,觉得你这样挺好的,最起码不会让人欺负。”


“可是,却连累我身边的人被欺负。”


“哎,事情都过去了,你就别再自责了,还是想想以后怎么办吧。”薇薇安侧头瞥了眼宁子卿,而后道:“你要考虑,许幻也要考虑。”


听到薇薇安提起了许幻,宁子卿不由自主地竖起耳朵,并问:“许幻怎么了,她过的不好吗?”


“天天被逼得相亲,你说好不好。”


她的话,让宁子卿手指一抖,杯子里的酒差点没洒出来。


薇薇安见状,故意问道:“没事吧?”


“没事。”宁子卿放下杯子,抬眸问:“那许幻,愿意吗?”


“不太愿意,但是碍着她爸妈的面子,不得不去相亲。许幻的模样,很受男生欢迎,我估计这次啊,她托单有望啊。”


这个时候,宁子卿自己应该祝福她。


可是祝福的话到了嘴儿边,却根本说不出口,宁子卿觉得自己的心口,好像压了一块大石头。


他深呼吸了下,让心口没那么压抑,而后才问薇薇安:“许幻不是有喜欢的人吗,为什么还要相亲?”


薇薇安正喝着小酒,听了这话,立刻瞪圆了眼睛,问:“你怎么知道她有喜欢的人?”


“许幻告诉我的。”


薇薇安不由坐直了身体,一错不错地盯着宁子卿,问:“那她说是谁了吗?”


宁子卿轻轻摇头。


哎,就临门一脚了,偏偏不说清楚了。


薇薇安真心替这二人着急,但宁子卿想的,是许幻有没有受委屈。


他叹着气问:“那许幻的心上人怎么办?”


薇薇安看热闹不嫌事大,胡言乱语道:“能怎么办,不要了呗。”


“可,不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岂不是很遗憾?”


宁子卿搅动人家芳心,结果还说这种话,就算是薇薇安,也觉得这男人很欠揍,当下就哼哼了一声:“你还知道啊。”


“什么?”


薇薇安的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说道:“许幻去相亲,就说明她已经被伤透了心,也许,她准备忘了那个心上人呢。”


忘了?这心上人已经长在心上,怎么可能轻易忘掉啊。


但不管许幻是否心系她的心上人,还是她是否去相亲,都和自己没什么关系,她终究和自己就变成两个世界的人了。


宁子卿如此想着,抬手就喝了一杯酒。


见这家伙灌酒灌得很凶,薇薇安便说:“喂,没事吧,感觉你脸色不太好看。”


宁子卿放下酒杯,脸色有些红,说道:“我没事。”


“我劝你,别喝那么多酒,身体会受不了的。”


“我是大夫,我心里有数。”


薇薇安撇了撇嘴儿,说:“越是有这样的想法才越危险,总感觉自己能控制得住自己。但酒量就和感情一样,走肾又走心,一不小心就落个一败涂地。”


宁子卿勾了勾嘴角,点着头,说:“这话说得很对。”


说完,宁子卿又灌了一杯酒。


他这个样子,让薇薇安直翻白眼儿,心想觉得对还要喝,敷衍谁呢。


既然自己没办法说服宁子卿,薇薇安也懒得再费口舌。


她站起身,拍了拍宁子卿的肩膀,说道:“听一句劝,就算不让许幻担心,你也要少喝一点。”


说完,她也没再管宁子卿什么反应,转身离开了他的房间。


站在门外,薇薇安回想着刚刚的聊天内容,不由替这二人觉得揪心,连带着,自己的心都变得闷闷的。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了,得找曲优优谈谈。


薇薇安沉了沉眸色,打电话和曲优优约了见面的时间。


说来也巧,此时的曲优优,正在咖啡店里。


她有日子没来咖啡店看看,没想到今日待了一会儿,就和薇薇安联络上。


待薇薇安风风火火地赶来,曲优优已经给她准备了她喜欢的水果茶和点心。


薇薇安也没客气,坐下来便吃吃喝喝,并说道:“还是优优体贴人心,知道我心情不快,特意用美食来慰问我。”


“你心情怎么了,难道是我哥惹你了?”


薇薇安扮了个鬼脸,并说:“斐然好着呢,疼我疼得不行,怎么可能会惹我生气。真正气人的,是你们家尹夜辰!”


“嗯,夜辰怎么能气到你呢?”


用纸巾擦了擦嘴角,薇薇安敲着桌子说:“你们家尹少究竟还要多久才能公布真相啊,我看这两个人天南海北的,心里还彼此挂念,可怜得紧啊。”


曲优优知道薇薇安在说什么,此刻的她也是一脸的为难,说道:“我也催了,但眼下,夜辰还需要一个很重要的证据,咱们都耐心等等吧。”


“再等,两个人就都为伊消得人憔悴了。”


“听你这意思,难道宁子卿开窍了,也喜欢许幻?”


薇薇安抬手撑着下颚,说:“我现在也是搞不懂宁子卿对许幻是什么感受,觉得他喜欢许幻吧,眼神里又没有一点占儿有喻。可若是说不喜欢吧,还会因为许幻的离开而寡然若失。”


“这两个人,都是你的朋友,若是你都看不出来,那旁人肯定也看不出。”曲优优语气停顿了瞬,而后眼珠一转,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笑眯眯地对薇薇安说:“如果看不出来,咱们就试试看。”


“怎么试试看?”


“先撮合一下嘛。”


薇薇安对这个主意并不怎么感冒,假笑着说:“小心许幻跟你翻脸,那女人,心眼儿可小了。她可是警告过我的,如果我再这样做,她肯定会报复我。”


“一定要让她看出来吗?只要略施小计,就可以让他们看清楚自己的真心。”


见曲优优一副身有成竹的样子,薇薇安眯起了眼,问:“听你的意思,有办法?”


曲优优对薇薇安笑着招招手,薇薇安立刻附耳过去,然后一字不漏地听着曲优优的建议。


听完这建议之后,薇薇安眼睛里放出不一样的光,最后拍着桌子说:“曲优优你可以啊,我现在就去安排!”


说着,薇薇安就兴冲冲地离开。


见她这个样子,曲优优忍不住在后面叮嘱道:“适可而止就行,别太过了。”


曲优优的声音飘在半空,薇薇安也没个回应,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进去。


和曲优优分儿开之后,薇薇安便买了瓶酒,开车直奔疗养院。


此时,宁子卿正准备躺下睡一会儿,可还没酝酿出睡意,就听一阵敲门声。


这声音吵得宁子卿心烦气躁,沉着一张脸就去开门。


而门外之人,让宁子卿愣住。


“你怎么又回来了?”


薇薇安从宁子卿身边挤了进去,豪气地将酒瓶放到桌上,


见她这样,宁子卿有点傻了,问着:“你……这是要干嘛?”


“心情不好,你,陪我喝酒。”


就薇薇安那神采飞扬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心情不好啊。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这女人不是刚刚告诫自己,不许喝酒的吗,难道她也失忆了?


宁子卿迷糊地皱起眉,说道:“你还记得你刚刚和我说过什么吗?”


“当然记得,不过,你指的是哪一句?”


“不让我喝酒的那句。”


听了这话,薇薇安立刻晃着手指,说:“别以为我记性不好哦,我记得我说的是,不让你喝多,少喝一点点还是可以的。”


“但我才喝过,如果再陪你喝,那可就不是一点点了。”


薇薇安翻了翻眼睛,似乎心里很不满,说道:“自己喝就可以,陪我喝就要推三阻四?我看,你是没把我当朋友吧!”


“怎么可能,你是对我很重要的人。”


“那就别婆妈,满上满上。”薇薇安说着,就拿出两个酒杯,还给宁子卿倒了满满的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