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曲优优尹夜辰 > 第1456章 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第1456章 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作者:简小乔 返回目录

对关心宁子卿的人来说,他的确睡了很久。而身为植物人,他能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醒过来,也的确是很早。


宁子卿没能听明白,但是还没等他开口询问,许幻就将他推进ct室,并准备给他做更细致的检查。


在拿到结果之前,许幻始终提着一口气。


在发现各项指标都很好之后,许幻终于可以松了这口气。


然而宁子卿却觉得自己并不好,因为他发现自身体没什么力气,他甚至没办法走路。


又一次尝试站立失败,宁子卿有些苦恼地对许幻说:“为什么我的身体没有力气啊,难道我是个残疾人?”


“别胡说,”许幻对宁子卿解释道,“你睡了那么久,也没有吃东西,没有力气还不正常的。只要你乖乖吃饭,认真做运动,你很快就可以恢复到原来的状态。”


这样的解释,让宁子卿慢慢放松下来,脸上也重新露出笑意。


他的笑让许幻觉得心暖,也不由自主地勾起嘴角。


宁子卿就一错不错地看着对面的姑娘,忍不住感慨道:“你怎么笑的这么可爱,像个娃娃一样。”


抬眸对上宁子卿的视线,许幻发现他并没有任何戏谑的表情,似乎是从心里面发出的感慨。 一秒记住m.geilwx.com


睫毛轻轻眨动,许幻问:“那你喜欢吗?”


“喜欢啊。”


宁子卿回答得很干脆,没有一点犹豫。


许幻想从宁子卿的眼中看到一些别的情绪,但还没等她发现什么,余光先发现一个人影走过来。


宁子卿也看到人影,但他都没有仔细看,就直接扎进许幻的怀里。


曲优优听说宁子卿苏醒的消息,立刻赶了过来。


可是一进房间,就看到宁子卿像只小鸡一样,投入鸡妈妈的怀抱里。


两个人的姿势,让许幻有些尴尬。但她没有推开宁子卿,只是对曲优优笑了下,然后拍拍宁子卿的肩膀,说:“她不是坏人,而是收留你的尹夫人。快,来谢谢尹夫人。”


宁子卿没有坐直身体,他依旧保持着刚刚的动作,闷声闷气地说:“谢谢。”


“你这也太没有诚意了吧,快,好好说。”


许幻好像在哄一个小朋友,但宁子卿很拧巴,就是不肯看向曲优优。


曲优优也没有勉强,她说:“算了,他开心就好。做了那么多的努力,他终于醒了,相信薇薇安知道这个消息以后,会很开心的。”


曲优优念出了薇薇安的名字,许幻觉得,宁子卿肯定会有反应。


但实际上,宁子卿动也没有。


难道,是他没有听清曲优优刚刚说的话?


许幻想再重复一遍,可宁子卿先坐直了身体,并深呼吸了下。


看样子,刚刚那个姿势让他呼吸不畅快。


宁子卿趁机偷偷瞥了眼曲优优,然后就立刻收回了视线,规规矩矩地坐在那。


曲优优本想和宁子卿聊一聊,见他这反应,不由愣了下。


许幻轻轻拽着宁子卿的衣袖,催促道:“好好谢一下尹夫人,态度要端正。”


/>


宁子卿不知道为什么还要谢,但还是很听话地说:“多谢你,尹夫人。”


这样的宁子卿,实在是太古怪了,曲优优忍不住紧紧盯着他,眼神中还透着审视。


许幻知道曲优优在想什么,便解释道:“可能是刚苏醒,情绪有波动。”


她要这样解释,也正常。


但他是宁子卿啊,就算情绪波动,也不至于像变了个人似的。


曲优优轻轻抿起嘴儿,然后将所有的疑虑都藏起来,并笑容温柔地说:“只要醒过来就好,别的,咱们可以慢慢来。对了,如果你有什么不舒呼的地方,就告诉许幻,她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许幻是谁?”


宁子卿懵懂地问了一句,而他的话让对面的两个女人,脸色都是一变。


许幻的表情僵了瞬,而后笑容勉强地说:“虽然我们两年没见面了,但你也不至于把我的名字都忘记了吧?”


“你叫许幻?”


“是,你不记得了?”


宁子卿很努力地回忆,但脑袋里什么都没有,最后,他只能挠着头,表情局促地说:“不记得了。”


许幻忍不住深呼吸了下,她加重了语气,说:“我叫许幻,是你的朋友。我们认识很久,当初我之所以要做医生,就是因为你。”


宁子卿认真地看着许幻的眼睛,他希望自己能想起点什么,让许幻开心。可不管他如何努力,关于过去,他都没有一点印象。


曲优优在旁边看了会儿,开口说道:“那你记得我吗,我是曲优优,你曾经在我们家的医院工作过。”


“所以,我也是大夫?”


“当然,而且是很出色的大夫。”


宁子卿低头,摊开了手掌,很难想象自己做大夫,会是什么样子。


许幻有点急了,她说:“那薇薇安呢,你总该记得她吧!”


“为什么我要记住她的名字,她是我的母亲?”


连杀手锏也用了,曲优优和许幻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宁子卿,失忆了。


那么这个失忆,是长久的还是暂时的?


曲优优向许幻咨询,但许幻也不清楚,她心里很慌,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她想了会儿,说:“我会给我的教授朋友打电话,有了结果,就会告诉你。”


“好,那你忙吧。”


曲优优知道许幻会有很多事要做,所以她没有打扰,而是带着忧虑离开。


待曲优优一走,宁子卿便迫不及待地问:“我刚刚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你们的表情都那么难看?”


许幻对宁子卿笑了下,用很平静的语气,说:“并没有,但是你要记得,我叫许幻。”


宁子卿失去了记忆,没有了过去,整个人都很慌,好像一片浮萍,无依无靠。


但是当他看到许幻的笑时,就觉得混沌的世界里照射进一束明亮的光,让他不再彷徨,不由自主就跟着那束光,重新回到了现实的世界。


宁子卿也对许幻勾起嘴角,并用儿力地点头,说:“我会记得的。”


r />


郑重的语气,让许幻愣了下,感觉自己在宁子卿心里,有了不一样的意义。


许幻不想自作多情,况且现在也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所以她收回了视线,去给她的教授朋友打电话。


在许幻向对方说了这种情况之后,教授要了宁子卿的所有检查结果。


教授仔细看过之后,表示宁子卿没有问题。


至于他失忆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刚刚苏醒,大脑的功能没有完全恢复。


教授劝许幻,说植物人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很正常的,只要脑部没有受损,就可以慢慢恢复记忆。


但许幻就是担心宁子卿的头部出现什么问题。他们的治疗办法,没有太多的参考资料,现在的失忆是不是后遗症,谁也不知道。


许幻心急不已,但她现在能做的,就是观察。


好在宁子卿恢复得很好,精神状态也是一日好过一日。


只是,他对许幻的依赖,是有增无减。


宁子卿对别人永远充满了戒备心,尤其是看他不喜欢的人时,眼神就像一头狼。


但是在面对许幻的时候,他又变成了小奶狗,听她的话,对她好,对她笑,好像许幻就是她的整个世界。


这样独特的待遇,让许幻受宠若惊。但她也想弄明白原因,便向教授咨询。


教授对此的分析是,宁子卿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许幻,他对这个世界的全部依赖,都倾注到了许幻的身上。文雅一点讲呢,许幻就是他的精神寄托。通俗一点说,那宁子卿就是刚破壳的小鸡,而许幻就是他的鸡妈妈,宁子卿不跟着她又能跟着谁呢?


一想到自己变成了宁子卿的鸡妈妈,许幻心里也挺无奈的。


但她也觉得自己很幸运,如果不是她第一个发现宁子卿苏醒,那她连近身照顾的机会都没有。


许幻知道,宁子卿对自己没有情儿爱之心,就算是依赖,也是暂时的。可她仍然心怀感恩,就算日后的宁子卿会待自己疏远如初,那这段记忆,也足够她回味一生了。


许幻带着感恩之心来照顾宁子卿,而宁子卿呢,却开始闹脾气。


当然,他不是对许幻闹脾气,而是因为那位嘴巴很碎的康复师。


因为昏迷太久,宁子卿的身体机能退化,需要康复训练。疗养院有专业的康复器材,也有专业的康复师,宁子卿只要乖乖听话,身体机能就可以慢慢恢复,跑跑跳跳完全不成问题。


但是这位康复师却是个大嘴巴,没事就问他对许幻什么感觉,是不是喜欢人家。


宁子卿和许幻的事,轮得到别人来问吗?心里有脾气的宁子卿,开始拒绝做康复训练。


发现宁子卿的不对劲儿,许幻便和他聊天,在了解事情的原委之后,就对宁子卿许诺道:“我会和康复师聊的,让他不许再胡说八道。锻炼呢,是不能停的,不然你猴年马月才能康复啊?”


宁子卿有他的倔强,皱着眉,说:“我也想康复,但是只要有他在,我就不会去的。”


“人家可以改。”


“我讨厌他,不论如何改,都讨厌。”


说着,宁子卿还扭过头,一副没办法商量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