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曲优优尹夜辰 > 第1379章 她不会轻易妥协的

第1379章 她不会轻易妥协的

作者:简小乔 返回目录

严斐然说的有理有据,让薇薇安根本没办法反驳他,心里也更加郁闷。


他一个旁观者都能看清楚的事,薇薇安却一直都蒙在鼓里,还像个傻子一样,对人家掏心掏肺的好,怎么想都很……蠢啊。


好吧,薇薇安得承认,严斐然的评价是对的,她就是个十足的笨蛋。


薇薇安内心很郁闷,抬眸时,她看到严斐然含笑的眼,便破罐子破摔地说:“想笑就笑吧,反正我这次的确是很可笑。”


拍了拍薇薇安的头,严斐然目光深沉地说:“傻瓜,我怎么可能会笑你,不管你面对什么,我都会陪着你。”


“你真的不会笑话我?”


“不会,对朋友有情有义,那是你的优点,我是绝不会笑话你的。”


“那你刚刚还说我蠢!”


“因为我觉得你蠢得可爱啊。”


肉麻兮兮的话,从严斐然口中自然而然地讲出,反而显得很深情,且没有一丝违和感。


而他的表现让薇薇安重新露出笑颜,并伸手抱住了严斐然的腰。 https://m.geilwx.com给力文学网


两个人在亲儿亲昵昵,旁边的江小闻秒变背景板。


刚刚看到薇薇安被冷嘲热讽,江小闻还想安慰呢。结果现在,江小闻觉得自己比较需要安慰,因为单身狗真的好孤独。


沉沉叹了一声,江小闻又突然直起腰儿身,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对劲儿。


哦,男孩的假父母!


江小闻直视着严斐然,举着手说:“打断一下,我有问题要问。你为什么会知道男孩的父母会死掉,那些家伙,又为什么会将这件事赖到薇薇安的身上?”


这个问题提醒了薇薇安,她也有话要问。


但是严斐然制止了她,并说:“别在这里说,回去聊吧。”


“说的对,走走走,快回九龙堂去!”


薇薇安又恢复了风风火火的性格,拽着严斐然就钻上车子。


当薇薇安回九龙堂的时候,弟兄们都聚在中厅,似乎在商量什么。


突然,有人高喊了一声:“小姐回来了!”


一听这话,众人齐刷刷盯着大门口,当看到薇薇安虎虎生威的身影之后,脸上立刻浮现出喜气的表情。


薇薇安在众人的簇拥下,坐在主位上,并笑着说:“人够齐的啊。”


小洲眼睛红红的,对薇薇安说:“大家正商量呢,要怎么把小姐抢回来,当然要筹集足够的人手了。”


这话让薇薇安敛了笑意,忙斥道:“胡说什么呢,咱们现在是正规组织,怎么能做违法的事。”


“听说您被抓,就乱了分寸。对了,您是怎么回来的?”


“斐然找律师啊,”薇薇安拿起手边的茶杯,浅浅喝了一口,并说,“记住,咱们现在做正经生意的,千万不能脑子一热,就胡作非为。”


“是!”


底下的兄弟齐声应和,气势非凡。


小洲眼睛尖锐,发现薇薇安脚腕上多了个古怪的东西,便问:“小姐,您脚上戴着什么呢?”


“哦,定位器。”


“为什么要戴这个啊?”


“我现在还没有完全洗托嫌疑,戴上这个东西,就是确保我没有外逃。”


“可恶,小姐不是杀人凶手,凭什么要被监控着啊!”小洲义愤填膺地吼了一句,随后,他又不甚确定地向薇薇安求证道,“小姐,我说的对吧?”


“这还用问吗,我没杀人!!”


这话让小洲吃了定心丸,同时也坚定了信心,要替薇薇安讨回公道。


看着薇薇安脚腕上的东西,严斐然轻叹一声,并说:“这段时间,可能就要委屈你了。”


“我……”


还未等薇薇安说完,小洲先火急火燎地说:“不能委屈小姐,实在不行,我就去替小姐顶罪!”


薇薇安觉得小洲的话不中听,便拍着桌子道:“胡说什么,我都没有犯错,你顶什么罪!”


说的也对啊。


小洲自觉说错了话,便想重新说点什么,来替薇薇安壮声威。


可严斐然没给他这个机会,向众人告诫着:“我知道你们关心薇薇安,但是这次的事,只能薇薇安来做,你们不要插手。大家可以放心,薇薇安不会受到危险,我会保护他。”


薇薇安为了表现出自己对严斐然的信任,立刻便说:“我相信你,整个九龙堂也相信你。”


听了薇薇安的话,严斐然含情脉脉地看着薇薇安,而薇薇安也是深情地回视着他,两个人的眼中,好像只有彼此。


而这样的旁若无人,让其他人觉得自己很多余。


考虑到接下来还有事情商量,汉叔不得不轻咳了一声,打断了两个人的眉目传情。


咳咳——


听到咳嗽声,薇薇安立刻从充满了花朵的世界回到现实,并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道:“说点正事吧,男孩的假父母,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之前不是说,还要给他们分配任务吗,所以他们不会死,对不对?”


“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肯定不会让那些混蛋得逞就是了。”


严斐然的含糊回答,让薇薇安皱起眉,问:“为什么不直说,还搞得神神秘秘的?”


“因为你还要为更重要的事要操心,就不让这件小事牵扯你的精儿力了。”


“更重要的事?什么啊?”


“我们的对手很可能趁机对九龙堂下手,所以你们要好好守护九龙堂,不给对手机会。”


“想打击九龙堂,也要看兄弟们同不同意!”


薇薇安对众人伸出手,希望能得到大家的回应。


但薇薇安不知道的是,只这一上午,就已经有好几个合作商取消了合作,之后的情况,可能会更糟糕。


发现没有人说话,薇薇安蹙起眉,问:“喂,你们怎么不说话?”


“我们只是……”


“小姐,九龙堂现在的情况不太乐观。”


小洲想说些话来安慰薇薇安,没想到汉叔张口就说出实情,这让小洲十分不解,拧着眉头看过去,还问:“汉叔,干嘛和小姐讲这些啊,小姐的心情已经很糟糕了。”


“不说,就能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吗?如果小姐没有一点心理准备的话,在发现真相的时候,反而会更难以接受。”


小洲还是觉得汉叔的说法太直接,但他辩驳不过汉叔,急得直挠头。


薇薇安倒是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结果,还在替汉叔说话:“汉叔说的有道理,况且,我也没脆弱到无法接受真相。现在先讲讲,不太乐观是怎么回事。”


听了薇薇安的话,汉叔便将九龙堂的情况和薇薇安简单说了下。


得知真相,薇薇安沉吟片刻,而后道:“这些人,肯定是担心我影响九龙堂的口碑,从而对他们造成损失。这没关系,本来就不是什么重要的合作伙伴,走就走吧,不必气馁。”


严斐然对薇薇安的表现很满意,伸手就想摸摸她的头。


但是考虑到她现在是九龙堂的当家者,这个举动会引来其他人的不满,严斐然便压下这个喻望,并将双手负在身后,说:“现在这些,还只是个开始,接下来,才是对九龙堂真正的考验。不过是考验,也是机会,只要大家团结一心,就能寻找到新的机会。”


薇薇安赞同道:“说的对,而且我已经找到新的机会,我决定,降低船运业务的收费标准。”


这个决定让众人不解,纷纷问道:“咱们船运业务一直蛮赚钱的,为何要降低费用啊?”


“没错,之前历经风波,船运也都好好的,着实没必要这样做呀。”


面对众人的不理解,薇薇安缓缓说道:“马上会有新的码头投入使用,届时,我们的竞争力肯定会大大削弱,并减少一部分客户。而如果现在就降低收费标准,就可以为我们稳固客户,还能让大家看到我们九龙堂的诚心,何乐而不为呢?”


九龙堂的不少人,还是第一次听说新码头的事,不由彼此对视,心底有些不安。


看出大家眼中带着不确定的神色,薇薇安便拍了拍手掌,并说:“不用觉得忐忑,新码头有新码头的好,但咱们价格低服务好,也是很有优势的。调整费用之后,码头这边会很忙,大家要有心理准备。”


“小姐放心,我们肯定会全力以赴。”


薇薇安积极的态度,影响了大家,让众人觉得眼前的风波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只要九龙堂的弟兄们齐心,什么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看着大家充满希望的脸颊,薇薇安露出满意的笑。


但是当她卸下九龙堂当家人的面具之后,薇薇安还是有忧虑的。


回到房间,薇薇安站在窗前许久,眉宇间,多了几分凝重。


严斐然抱着小雪去遛弯,回来的时候,发现薇薇安竟然还保持着他们离开时候的姿势。


反手关上门,严斐然走到薇薇安的身边,问:“想什么呢?”


薇薇安双手抚着手臂,声音有些沙哑:“这段时间,我就不去各个分公司了。如果情况还在继续恶化,我就解甲归田,让汉叔来当家。”


“你是整个九龙堂的灵魂,大家不会同意的,汉叔更不会同意的。”


“但是我不能让别有用心的人毁掉九龙堂的口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