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曲优优尹夜辰 > 第1374章 居然主动送上门来

第1374章 居然主动送上门来

作者:简小乔 返回目录

薇安没想到这二人竟然送上门来,便让其直接进了九龙堂的中厅,同时,冷眼看他们的表演。


这二人依旧表现浮夸,见了面,便开始对薇薇安各种冷嘲热讽。


这些污言碎语没有让薇薇安发火,反而戏谑道:“这是怎么了,我抢你们钱了?”


“你少装蒜了!自从上次你来过我们家,我们孩子被你吓坏了,又是发烧又是说胡话,而且伤口还在不断流血!你说你这女人怎么那么恶毒啊,就要和一个小孩子过不去!”


这二人出言不逊,薇薇安的弟兄们不想再忍下去,当下就要冲过去,狠狠收拾他们。


不过薇薇安制止了弟兄们,且笑吟吟地看着男孩的父母,并说:“见过无耻的,却没见过你们这样无耻。”


“这话应该是说你的吧,真是想不明白了,你为什么总是要针对一个小孩子,他又没碍着你什么。你有权有势,我们惹不起,所以,你把该给的补偿给我们,我们马上就走,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的。”


明明是敲诈勒索,却能说的那样理直气壮,薇薇安是真想给他们的厚脸皮鼓掌。


但是想从她身上拿到钱,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呢。


薇薇安换了个姿势,靠在椅背上,语气懒洋洋地问:“应该给你们什么补偿,我怎么不知道呢?”


“别装傻,孩子身上的伤都还在呢,那些都是罪证!” 给力文学网址m.geilwx。com


“真是懒得和你们这些颠倒黑白的家伙啰嗦,算了,我已经受够你们的聒噪,就当用钱买个安生吧!”


见薇薇安松了口气,二人眼睛一亮,忙说:“我们也不贪心,考虑到孩子身上的伤可能会影响他的以后,那你就……给五十万吧。”


“不多,现在就可以给你们。”


薇薇安回答的相当痛快,还让人递过来支票夹,低头就刷刷写着。


而她的反应让男孩父母有些懊恼,心想早知道这么痛快,就多要一点了。


可就在他们眼巴巴望着的时候,薇薇安停下了动作,并一脸笑眯眯的样子,说:“这钱你们不能白拿,你们要告诉我们,是谁让你们往我身上泼脏水的。”


对面的男人沉下脸色,不满道:“说什么呢,明明是你做错事,怎么还想着把事情推到别人身上去呢!”


“又不是我弄伤那男孩的,之所以会给你们钱,也只是想讨个安生。你们说,我花了这么多的钱,想知道个真相,难道不应该吗?”


“真想就是,你没有诚意给钱。”


薇薇安将写好的支票晃了晃,并说:“这话可说错了,我是很有诚意的。你们看,钱就在这里,只要你们说出实情,这笔钱就是你们的。”


女人眼睛都在放光,抬步就要过来拿。


但是男人却拽住她,并给她做了暗示。


因为男人的暗示,女人咬了咬嘴儿,最后也没有过来拿支票。


薇薇安将两人的互动看在眼中,而后深深叹了一声,并说:“哎,难得你们这么忠心,但你们身后的人,可时刻都想除掉你们呢。”


“别胡说八道,不可能!”<


br />


女人因为没能拿到钱,而心里郁闷。现在听到薇薇安在搬弄是非,便想也没想,张口就反驳。


但是她的表现,反而印证了薇薇安的猜想,若有所思地点着头,说:“这样说来,还真有人指使你们啊。”


见自己被薇薇安套出话来,女人更郁闷了,阴沉着面色,便说:“你这女人,真是诡计多端!成天想着那些算计人的东西,小心没男人敢要你!”


“这就不是你们操心的事了,反正薇薇安现在很幸福,只要那些臭虫离她远一点。”


说话的,是严斐然,他径直走到薇薇安的身边,并亲了亲她的额头。


薇薇安仰头看着他,问:“小雪呢?”


“小洲帮忙照看着,”严斐然帮薇薇安抚儿弄下额边的碎发,并说,“不是说好了,他们两个交给我来解决吗,你怎么自己和他们见面了?”


“还不是想看看这两个人能有什么新花样,但结果还是那么无聊。算了,交给你吧。”


薇薇安单手撑着下颚,并打了个哈欠。


严斐然揉揉她的头发,而后在转身的瞬间,脸上换上萧杀之气。


他对男孩的父母命令道:“以后有什么事,和我说,不许再缠着薇薇安。”


“和你说?你能代替薇薇安吗!”


“我不需要代替她,只需要帮忙解决掉,惹她不开心的人。”


严斐然说这话的时候,手指轻轻捻了下。


虽然他的动作很轻微,但是男孩的父母并不会怀疑,严斐然能像捏死一只蚂蚁那样,轻轻松松地捏起他们。


这种恐怖的感觉,让那二人咽了下口水,并问:“你要干嘛?”


严斐然轻轻眯起眼,云淡风轻地说:“你们不是总嚷嚷着,我们会杀人灭口吗?既然今天送上们来了,就让你们如愿好了。”


话音落下,这对男女就被薇薇安的手下包围。


众人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现在只要一声令下,就会立刻冲过去,将那二人揍成肉饼!


周围杀气腾腾,男孩的父母脸色变得很白,身体也开始发抖。


严斐然双手负在身后,微昂着下颚,说道:“现在你们有两条路可以选,第一,老老实实交代真相,告诉我们,是谁指使了你们,第二,手牵手共同去赴死。”


“我们哪个也不选!把支票给我们,我们现在就走!”


如此天真的话,让严斐然笑出了声。他笑起来的时候,十分迷儿人,但是此刻,他对面的两个人只觉得严斐然十分可怕。


待笑意慢慢收敛,严斐然语气沉沉地说:“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容忍你们屡次挑衅吗?就是想看看,你们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但到现在为止,你们除了大吼大叫,就是找我们要钱,招式太无趣。既然无趣,那就不要留着了,送你们去死好了。”


严斐然刚刚表现得特别像一个斯文败类,还好小雪不在身边,如果让小雪看到她最喜欢的爸爸还有这么阴森的一面,肯定以后再也不会让他抱抱了。


薇薇安在默默开小差,而男孩的父母后知后觉的发


现,今天来走这一趟,有可能没办法全身而退了。


可薇薇安明明都已经写好支票了,他们就差一点,就差一点便可以拿到那笔钱了啊!


心底的不甘心,怂恿着他们做出最后的反抗。


男孩的母亲拽了拽旁边的男人,男人便鼓足了勇气,说:“杀了我们,你自己也别想好过!”


严斐然轻轻笑着,并说:“你们是怎么有自信说出这种话来的呢?你们背后的人将你们送来,就是要让我们泄愤的,否则他怎么找借口斗垮我们?”


“不可能,他说只是让你们打一顿……”


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男人立刻闭嘴。


但他说出口的半句话,足以让严斐然判断出很重要的信息。


勾着嘴角,严斐然垂下眸子,叹息道:“那个人对你们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难道做事之前,你们都不用自己的脑子想一想?这九龙堂之前是做什么的,想必你们心知肚明。就算现在洗白了身份,但身上的血性还在,你们跑到这里来,和薇薇安大呼小叫,还想着能活命?”


“但是上次我们就完完整整地离开了啊,为什么这次就不行?”


“上次留着你们,是想看看你们还有什么后招。但是你们非但没有后招,反而贪得无厌,那就没有留着的必要了。”


“谁说没有后招的,我们有后招,我们……我们……”


在严斐然幽深的注视下,男孩的父母没能坚持住,彻底崩溃了,跪在地上,恳求道:“别杀我们,我们就是个喽啰,听人指挥啊!”


嗯,还没拷问呢,这就招了?没劲儿。


薇薇安翻了翻眼睛,换了只手撑着下颚。


虽然对方有意愿和盘托出,但是严斐然反而没那么在意,漫不经心地说:“我们也不是非听不可的,你们可以不说。”


“我们说,我们都说!!”


那二人忙不迭地表决心,而薇薇安却拧起眉头,心想这男人明明很想知道真相的,却装出不在意的样子。这喻擒故纵,玩得可以啊!哎呀,他以前有没有把这招用到自己身上啊?


薇薇安努力回忆着,眼珠乱转。


严斐然背对着薇薇安,所以不知道她脑子里都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听了对方的承诺,严斐然点点头,说道:“既然走了决定,我就再提醒一句。对我们说的话,必须是实话。若是发现你们敢说假话糊弄人,结果会很惨的。”


“您放心,绝对是实话!”


“那好,指挥你们的,是什么人?”


“就是一个年轻人,他给了我们一笔钱,让我们伪装成男孩的父母,然后陷害你们。”


这个回答太笼统,严斐然很不满意,他说:“我要这个人的具体信息。”


但他的要求,让对方有些为难,道:“我们也只和他见过一次面,见面的时候,天很黑,那个人还戴着帽子,我们都没看清楚他的长相。之后,就是靠电话联络的。哦,每次都是他打给我们的,但是他把电话号码隐藏了,所以我们也不知道他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