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曲优优尹夜辰 > 第1286章 不可告人目的

第1286章 不可告人目的

作者:简小乔 返回目录

这天,柳雅因为久久等不到严斐然的消息而烦躁,便想出门,去花园里透透气。


正当柳雅深呼吸的时候,她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让人不寒而栗的声音:“好巧啊。”


这声音让柳雅瞬间戒备起来,回头瞪着宁子轩,问:“你怎么在这?”


“当然是欣赏欣赏这美丽的花朵了,”宁子轩扶着拐杖,笑眯眯地看着花田,说,“以前还真没发现,a市也是可以很美的,连空气都这么美好。”


说着,宁子轩十分享受地闭起眼睛,还用儿力地呼吸着甘甜的空气。


普天之下,谁都可以欣赏a市的美,但唯独宁子轩不能。他是被囚困起来的人啊,失去自由,失去尊贵,他应该恨极了这样的生活,怎么能享受呢?


柳雅觉得,宁子轩不是疯了,就是在说违心话,为了搞清楚他是哪一种情况,柳雅还仔细观察着他的神态。


而就在柳雅看得专心时,宁子轩扭过头,和她对上了视儿线。


幽寒的眸子,深不可见底,让柳雅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被其囚儿禁的日子。


被恐惧支配的感觉并不好受,所以柳雅立刻收回了时间,不敢再打量。


不过柳雅已经引起了宁子轩的注意力,他将身子扭向柳雅,含笑问着:“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给力文学网址m.geilwx。com


“我、我没755e7803有看你。”


“呵,我是腿受伤了,不是眼睛,还是能看清楚东西的。”


宁子轩的戏谑,让柳雅无地自容。


想到两个人现在谁也伤害不了谁,柳雅就壮着胆子,怼了回去:“好吧,我是看你了,怎么样?”


宁子轩今天的脾气出奇的好,面对柳雅的挑衅,他也没有变脸色,依旧笑眯眯地问:“那你想从我这里,看出什么来呢?”


柳雅语气停顿片刻,才问:“你真的心甘情愿地被关在这里?”


“不然呢,你有办法救我出去?”


这话让柳雅哼了一声,说:“开什么玩笑,我巴不得你永远关在这里。”


“你还是希望我能有个好点的下场吧,毕竟,这恐怕也是你的命运。”


柳雅好像听到一个笑话,当时就反击回去:“我和你可不一样,你害人无数,能留住性命已经是不易。”


“那你呢,别忘了,你害了薇薇安的父亲,这罪名,可比我要大多了。”


一提起这件事,柳雅就变得很激动,用儿力斥道:“我没有!那不是我做的!!”


虽然柳雅的嗓门很大,但是她底气不足,尤其是面对宁子轩的时候,这家伙轻轻一声叹息,就让柳雅心里打起鼓来。


而宁子轩也看出她的外强中干,夸张地叹了一声之后,便说:“在薇薇安的眼中,你就是凶手,是要接受审判的。”


“不可能,严斐然说过,他会替我洗清冤屈!”


柳雅解释得很认真,宁子轩却笑出了声,还摇着头,似乎在嘲笑柳雅想法的单纯。


“喂,你笑什么!”


“当然是笑你蠢了,”宁子轩笑


眯眯地看着对面的女人,对她解释道,“薇薇安和严斐然是恋人,就算薇薇安现在和严斐然闹矛盾,但他们之间还有个女儿呢,关系不会说断就断的。等严斐然无路可退的时候,他为了讨好薇薇安,会毫不犹豫地将你推出去做替罪羔羊。”


“不会的!”


“你别再自欺欺人了,其实你心里也知道继续留下去,你会是什么结果,不然也不会来花园里散心。”


在宁子轩的步步紧逼下,柳雅可以说是节节败退,到最后,已经窘迫得无话可说。


见时机差不多成熟了,宁子轩用蛊惑的语气,开口说了话:“如果你不想死,现在就要想个全身而退的办法,而不是傻乎乎地将所有赌注,都压儿在严斐然的身上。”


“哼说得可真轻巧,我不相信他,还能相信谁呢?”


“我。”


这话让柳雅毫不迟疑地嘲笑出声:“你?算了吧,你跟我说那么多,肯定就是想要利用我,来达到你不可告人的目的!”


宁子轩没有掩饰他的目的,他道:“你说对了,我是有我的目的,但这不影响你会受益啊,我们这是双赢。到时候,我可以离开这里,而你也可以重获自由,多好。”


哼,恐怕到最后,能达成所愿的只有宁子轩,自己不过是他脚下的垫脚石罢了!


柳雅暗暗冷哼,她才不会傻到与宁子轩合作呢。不过,倒是可以趁这个机会,套一套宁子轩的计划。


心中如此想着,柳雅便假意对宁子轩很感兴趣的样子,问道:“你想怎么做?”


柳雅的小心思,宁子轩一眼就看出来了。


但是他没有说破,只是含笑告诉她:“等你真的想与我合作的时候,我自然就会告诉你。”


“你是在怀疑我的诚意喽?”


“一方面吧,另一方面,也不想再让别人看热闹。”


看热闹?


柳雅狐疑地看向四周,然后,看到严斐然和曲优优缓缓从树丛后面走出来。


严斐然一脸冷意地看着宁子轩,嗤道:“你还真是无时无刻不在算计呢。”


被人抓了个正着,宁子轩却丝毫没有忐忑之感,反而很悠哉的样子,说:“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主动找人聊聊天,不然根本没有人想和我说话。”


“你想聊天,我可以找个人跟你聊。但是你想搬弄是非,这恐怕不是地方。”


“好吧,现在你是老大,你说的算。”


宁子轩耸耸肩,然后就拄着拐杖,慢吞吞地离开。


他一走,柳雅便迫不及待地要向严斐然解释。


严斐然明白柳雅要说什么,便先开了口,说:“你和宁子轩接触过,知道他这个人防不胜防。所以,不管他说什么,你都不要相信,免得你被利用。”


“嗯,我明白。”


“那先进去吧。”


严斐然抬步就从柳雅的面前走过去,柳雅鼻尖动了下,好像闻到一阵药味。


但很快,一阵裹着花香的风飘过来,那浓郁的味道,让柳雅以为自己刚刚闻错了味道



回到自己的房间,柳雅便忍不住问严斐然:“我还要待多久?”


“不知道。”


“不知道!?”


这样没有盼望的回答,让柳雅的脾气一下就毛躁起来,并说:“我想恢复正常的生活,我不想因为你们的恩怨情仇而毁了自己的生活!”


曲优优忙在旁安抚道:“这件事说快也快,你别急。”


“那给我个具体点的时间。”


严斐然倒是实在,给出一个范围很广的答案:“可能是一个礼拜,也可能是一个月,一年,甚至一辈子。”


听了他的话,曲优优无奈地望着天,心想柳雅本来就浮躁,说点有希望的话安慰一下不行吗!


那边的柳雅听了严斐然的回答之后,先是愣了愣神,而后就开始拍桌子:“我才不要一辈子都关在这里呢,你们在外面吃香的喝辣的,凭什么让我在这担惊受怕!”


见这女人都要拆房盖了,曲优优便耐着性子安慰道:“严斐然也在处理这件事,哪里来的吃香的喝辣的?你看看,他为这件事,都累瘦了。”


严斐然的确瘦了,生了病还不肯好好休息,不变瘦也不正常。


柳雅也看出他的变化,心底的不甘和怨怼也消失了一半,又问道:“是外面的情况不好吗?”


严斐然顶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说:“也没什么不好的,还是那个样子。”


“那我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离开,我受够那个疯子了,如果他总是这样蛊惑我,我难保不会着了他的道。”


柳雅的担心不无道理,一面是不断蛊惑,一面是毫无希望,正常人都难以把持住自己。


曲优优想了下,提出一个建议:“如果你真的住不惯,就去我那,反正我们家地方多,给你间屋子住,还是没问题的。”


去尹家?嗯,那里没有宁子轩,环境也相对自由一些,是个不错的选择。


柳雅心动了,张口就要说话。


但是在那之前,严斐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曲优优的帮忙,并说:“尹夜辰不会同意的,而且,我也不希望将你牵扯进来。”


“夜辰那边你不用考虑,我来搞定,现在只需要你一句话,我就可以把人带走。”


严斐然没有说话,他用自己的沉默,再次否定了曲优优的提议。


这家伙有多固执,曲优优很清楚,既然他不肯接受,那曲优优不管说什么都没有用。


轻叹了一声,曲优优又说:“你若是不同意她跟我走,那就把宁子轩关起来,不让他和柳雅见面。”


“如果他们不见面,怎么探听出宁子轩的真实计划,又如何将外界的信息传递给他?”


严斐然的话一说出口,曲优优和和柳雅都惊住了。


曲优优先回过神来,恍然道:“你这是想用柳雅来试探宁子轩?”


“没错,宁子轩最大的愿望,就是让我和薇薇安痛苦,互相厮杀。但目前来看,我们的相处太过平稳,这肯定不是宁子轩想看到的,他一定会通过柳雅,来制定新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