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玩家饶命 > 第五十二章 复生计划

第五十二章 复生计划

作者:一品大神 返回目录

听到王咤对伺剑无形的解释,林倾城瞳孔微微收缩。


伺剑无形幻术的恐怖,她最为清楚。


两人刚刚交手,她只见棺中亮光一闪,头痛欲裂。


跟着,就看到死去的六位叔叔,便浑身是血的、从棺中走出来。


六人睚眦崩裂,顿足锤胸,对林倾城破口大骂,自称是被伺剑无形从地府召唤出来的鬼魂,要找她索命。


一时间,林倾城惊疑不定。


直到胸口挨了重重一记,才恍然想到,鬼魂不可能以武技来复仇。


伺剑无形铜棺内的幻术,可以让中术者幻想出自已潜意识内,最重要人。而且,中术者会把所有疑问自行脑补,极难从幻像中脱离。而面对这种级别的幻术,王咤不仅临危不乱,反而在瞬间“将计就计”,将棘手的敌人擒获。


如此定力和智慧,实非常人可比。


“蓝星人,真是大大滴狡猾!”


伺剑无形神色一黯,心里哇凉一片。


奇留沛雨的死,已经让他兔死狐悲,自己引以为傲的幻术不仅没有制服任何一个人,如今被王咤设计生擒——刹那间,心如死灰。


“傻笔了吧?”王咤哼了一声,神色傲然:“我的智商,岂是你能想象!”


然而,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式的——


看到妈妈竟然出现在副本之地,王咤瞬间热血上头。


副本之中危险万分,头顶还有钻石巅峰的存在,无论如何要尽快带妈妈离开。


然而,他刚刚起身,林倾城居然就挥剑偷袭“妈妈”。


暴怒之下,他连施两记【九重虚】,20多倍力量,直接把林倾城打得口溢鲜血。


三人落地,他犹然对林倾城杀意极浓。


直到林倾城喝出那句“你还在幻象之中”,他才瞬间懵笔,分析出刚才所说的疑点。


但是,妈妈是他最重的人,他觉得不允许自己出错。


关键时刻,他突然想到游戏的【天机】功能。


于是,暗中调出游戏面板。


所幸,刚才一番打斗,已经赚到4200功德点。


王咤用500点,兑换了“妈妈的秘密”,才知道自己的猜测不假。


于是将计就计,把伺剑无形一招制服。


“敢用妈妈骗我,你必须死!”


王咤心中咆哮着,手指用力收缩,伺剑无形苍白的脸庞被憋得通红。


“咳咳……”伺剑无剑咳嗽一声,发出模糊的狞笑:“你杀了我也没用!澹台大人的计划,就要成功,到时候你们都要死!”


王咤手指一松,挑眉问道:“什么计划?”


“打死我也不说!”


“澹台大人的秘密!”


王咤懒得跟他废话,左手掐着伺剑无形的脖子,右手在空中一划。


“澹台大人的秘密,需要功德点3500。”小注狂兴奋地跳跃着。


乔治你个佩琪,居然需要这么多功德点!


王咤暗骂了一句,却丝毫没有迟疑——“兑换!”


轰!


刹那间,王咤脑海中多出一道信息。


“澹台大人计划成功,到时候男杀女奸,你们孩子永世等着成为我们奴……”伺剑无形歇斯底里地狂笑着,身体如同一只搁浅的鱼,拼命挣扎。


“你和奇留沛雨的棺材都是迷惑之计!”


王咤瞳孔收缩,看了一眼塔吊上的那位“钻石巅峰”,一字一句地念出【天机】中兑换到的消息:“那口青铜棺中,是一位【星耀至尊】巅峰强者!”


“什么?!”


此时一出,林倾城、白牙和红唇同时惊呼出声。


伺剑无形的眼球凸出,差点从眼眶里跳出来。


“澹台上书,圣魂城城主澹台普渡第三子,本身为星耀至尊巅峰。”王咤冷笑一声,继续说道:“为了抢先在蓝星迅速建立自已的势力,称霸一方!他服食【锁魄封神丹】,进入灵魂出壳的极度假死装态,欺骗天道通过传送阵!”


“你……你怎么……”


咯吧!


不等伺剑无形说完,王咤手指用力,将其咽喉捏断。


“你说得都是真的?!”


伺剑无形的尸体委身倒地,林倾城抢步上前,满眼惊骇。


新星幻元刚刚19年,蓝星之上,没有一位【最强王者】,目前所知的最高级别,就是唐明玮的星耀三段。


距离星耀至尊五段巅峰,还有两段距离。


不过,以唐明玮的年纪,想要达到五段巅峰,可能性微乎其微。


身为铂金巅峰,她深知一位至尊星耀有多么恐怖。


如果王咤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个“澹台上书”的计划成功后,便可纵横蓝星。


蓝星的最高武器就是大炮坦克,星耀巅峰根本没用。


“开个玩笑,吓吓他而已,你们在这里不要动!”


说毕,王咤不等林倾城回答,伸手一摸,旁边的伺剑无形和旁边的青铜棺同时进入储物格。


跟着,纵身而起,直向塔吊奔去。


保护“澹台上书”的,可是【永恒钻石】巅峰,林倾城再厉害也绝不是他的对手,上去就是送死!


3500功德点,兑换到“澹台大上的秘密”。


在林倾城等人面前,王咤并没有把全部秘密说完。


要想灭掉“澹台上书”,非常简单。


现在,这位【至尊星耀】巅峰,是灵魂出体形态,那口铜棺就是不仅装着他的肉身,还封印着他的魂魄。


只要在他复生之前,打开棺材板,他就会魂飞魄散!


王咤紧紧地注视中,钻石巅峰强者司徒横纵,默立在塔吊横臂上。


他右手持一把刻有七星的厚重黑尺,左手扣在棺板的铜板上,胸口缓缓起伏。


长发披肩,一张惨白的长条脸,稀疏的扫帚眉,红云黑袍和已被雨水淋得精湿。


随着呼吸,一道肉眼难辨的淡淡血气,不断地渗入青铜棺外繁奥的符文中。


王咤知道,他正在耗费精元,为“澹台上书”的复生,提供养料。


倏!倏!倏!


25.5倍的敏捷加持下,王咤几个起落,轻轻落在几十米高的塔吊臂上。


悄悄取出储物格内的钻石剑“黑剑”,缓缓走向铜棺与钻石强者。


一步,两步,三步……


刷!


眼看就要到达钻石强者面前,司徒横纵豁然睁开双眼。


两道目光,如实质般的利剑,戳在王咤身上。


王咤脚上一滑打了个趔趄,不是说司徒横纵,此时无法感知外界情况吗?


他暗骂一句,顺势单膝跪倒,恭敬地行礼:“晚辈顽石子,拜见司徒横纵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