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魔神人 >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作者:灰羽 返回目录

夜羽虽然拜托挪亚让他和长老见面的,可是等来的却不是好消息。


晚上,夜羽一个人躺在床上发呆。本来是想和挪亚一起睡的,以前不也是这样的么(前身),可他却脸红红的拒绝了,结果留他一个人在房间里,自己反倒跑去睡客房。


哎~现在那些长老又不肯见外人…诶?!他们不肯见我,我去见他们不就好了么!


夜羽一掀被子,猛的爬起来。一会儿工夫就穿戴好,从空间袋里掏出一个灰色的斗篷,往身上一盖…只见夜羽竟然凭空消失了,然后门自动打开,又自动关上了,诡异,实在诡异。


一边用精神力搜索长老们的精神印记,夜羽批着隐身斗篷一边小心翼翼的前进。这个斗篷是他刻入了空间魔法阵练制而成的。说是隐身也不太正确,这是利用空间折射原理,通过改变光线的折射调节映照在自身上的光的频率,达到和周围景物一致的效果,从而间接隐身的斗篷。可惜的是,练制的时候,透明晶石已经不够了,在颜色调和方面出了点差错,本来想弄成银色的,结果成了灰色…这个斗篷的另一个好处是,附加了通过光元素硬性抵消元素气息的死灵魔法,可以完全掩盖住生物的呼吸和生气,不愁被武术高强人士发现。


恩,左前方有3股强大的精神力聚集,整个精灵村除了挪亚,就应该数他们精神力最高了,而且还正好微微散发风,火,土三种元素属性,看来是他们没错了!


小心翼翼的穿过复杂的长廊,在夜羽终于穿过第23个花园的时候,到达了风长老寝室外。


捶了捶酸疼的脚,夜羽不断埋怨着这个精灵岛的设计者,没事建这么多花园长廊干什么!死灵魔法可以完全掩盖住生物的呼吸和生气,但可不能遮掩住魔法气息,在隐身斗篷里的他可没办法使用魔法。


想了想,这三长老聚集在一起一定有什么事,于是夜羽又在小口袋里掏来掏去,一对青色的耳坠出现在他手里。耳坠小巧玲珑,外形象是曲卷的螺旋,光华流转的表面上还雕刻着精细的花纹。


轻轻把耳坠夹戴在耳朵上,夜羽凑近木门,倾听那被“风之细语”放大百倍的微小声响。


估计那长老们也不曾想到,竟然会有人公然在他们的地盘偷听他们的谈话,所以连个隔音结界都没有设,这也太不小心了。不过即使他们设了结界,只要有结界隔绝声音从而产生的反射频率存在,这风之魔法器具就不愁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老火,你怎么今天这么冲动啊。虽然你平时也很冲动,但今天也太着急了吧。”土长老有些吐糟。


火长老没有答腔,反而问道,“你们不觉得最近王已经不怎么尊重我们的意见了么?”


“喂喂!什么叫不尊重我们的意见?那整个不就一个不听我们的话了么!”


“原来你也知道啊,老土!哼!”


“这有什么!不就属于人类的叛逆期么。他好算是孩子么,总有一点的。”


“被你这么一说,我倒忘了,那家伙似乎今年才刚满16岁吧。”火长老竟然连尊称都不用了。


“那家伙?呵呵~说不定是那家伙的意识在捣乱呢。”


“老风啊,你确定那个什么融合术绝对没问题吗?我怎么觉得最近那家伙都不怎么按照我们的意愿来行事了啊?”


融合术?夜羽听到后微皱眉头,好象在哪里听过的样子。


“术,绝对没有问题。”


“不过也3年过去了,我看还是再把那个术加强一下,保险点,免的又发生什么叛逆的事儿,你说是吧,老土。”


“没错,没错。我们可是为了不再发生那样的事情才聚集在一起,成立长老的,而且又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这么适合和风精灵王融合的半精灵啊!”


“哼!”火长老不高兴了。


“嘿嘿,这还多亏了老火你啊!当年风精灵王突然衰弱,要不是外出游历的你带回这么适合融合之术的人体,施展禁忌之术,用神木把风精灵王和那个半精灵融合在一起,我们精灵族就要面临失去王的危机了呢!”


火长老被夸的愉悦起来,“哪里,这也得多亏了老风,也多亏了他找到神木,我们三人才可以合力施展这古籍上的禁忌之术啊!”


再后来的话,夜羽没有听下去,他已经得到他想要的信息,自然抽身回去了。


第二天,天还蒙蒙亮,夜羽就跑到精灵王的睡的客房,也不顾精灵王睡眼朦胧,就这么把他挖了出来,一把拉到了精灵族族中圣地。这整个精灵岛的精灵,看到那夜羽拉着他们的王气势汹汹的一路跑过,也不知道阻止,反而还不由的让出道来,结果夜羽一路无阻到达圣地。


有些奇怪的看着满眼血丝的夜羽,精灵王却还是听从他的话,发话让守卫打开了圣地大门,然后又被夜羽拉着一路跑下去。不过精灵王没有不满,反而为夜羽握着他的手而心里愉悦不已。看来,还真堕落了…


说是圣地,其实也就是圣泉的所在,在精灵岛中心的神殿里。


圣泉没有夜羽想象中的那么宏大和美丽,其实只是一个空旷的房间最里面的一个小小水池。实话,夜羽有些失望。但凑近一看,那泉水通体碧蓝,仿佛晶体一样反射微微光华,夜羽惊叹。


精灵王也不阻止夜羽,任他捧起一把泉水在手中把玩。那泉水到了夜羽手上,却不象普通水一样流出手的隙缝,反而凝结成半透明固体,象布丁一样滑溜溜的液体。夜羽好奇的用手指戳来戳去,第一次看到这种仿佛固体一般的水,好好玩。


精灵王微笑的看着夜羽,带着宠溺的目光观察着夜羽的一举一动。对方并没有故意做什么动作,他的目光却无法从他身上离开。


“哎呀!我可不是跑来做这种事的!”夜羽忙放下手中泉水,大块的蓝色布丁泉水立刻掉入大潭子中,然后咕噜一下和原来的泉水融为一体。


辗转了一夜,夜羽这才想起融合术的由来。他不是听说过,而是在管家爷爷的藏书室里那么一本小山一样大的禁咒大全里曾经看到过被提起的那么一小条。据说是千年前神魔大战里古精灵所使用的咒术,是把自身和元素精灵强制融合的法术。书本上就提了这么一句,夜羽想了这么久也不奇怪,能够想起,还要归功于他异于常人的记忆力。一般元素精灵都是产生在自然界,然后和它签订契约,得到力量。然而也有非常稀有的例子,比如因为外界元素过度刺激从而在体内产生出元素精灵之类的,这种产自体内的元素精灵,不需要签订契约,直接就是属于产生人本身的精灵,而且相较而言,更能与主人心意相通,虽然一开始实力不够强大,但却拥有无限的成长可能性。古精灵在战争中,就是把外界强大的元素精灵强制和自身融合,从而生成类似体内产生的精灵和主人之间的联系,这样,没有了实力弱小的缺点,就可以得到心意相通的元素精灵。然而这个法术如果没有相当强的力量引导的话,其成功率是相当低的,通常一个不小心就会把元素精灵给搭进去,再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咒语的力量反噬,所以热爱生命的精灵们把这个术列为禁咒。这些书里可都没有写,这些可都是夜羽在空间袋里翻找出的爷爷的笔记上做的注解。也幸亏他走的时候顺手牵羊拿了不少东西,整个龙穴的东西几乎都被塞进他的小空间袋里,这本笔记本才得以被夹带出来。


管家爷爷的注解里还写到,战争后,精灵们想要解除这种法术,便纷纷饮下拥有加强森林力量的圣水,在精灵王纯正森林能量的引导下,解除了咒语,还了元素精灵们自由。


这圣水本来就是通过加强森林本身的自然力量,以消除负面能量的。夜羽这才明白圣水的净化功能是怎么来的。


精灵王眼前一晃,只见夜羽凭空手里出现一只银色的高脚杯,不用说,又是空间袋里拿出来的。


另精灵王感到着实疑惑的是,夜羽竟然用那高脚杯盛了一杯潭子的圣水,还递给了他,让他喝?


疑惑的精灵王对上夜羽闪闪发亮的眼神,选择无条件相信夜羽,接过杯子,一饮而尽。只是,那布丁般的圣水,却让他咀嚼了好几下才吞咽下去。


夜羽本来的想法是,让精灵王喝下圣水,然后由他来引导能量的消除,他就不信,他,遗传自神魔的能量体身体蕴涵的能量会不比古精灵王的纯正!可是…等了好一会儿都不见精灵王的身体有什么动静。夜羽围着精灵王走来走去,难道没有任何提示,只要直接引导就好了?


这时,长老们杀到了。


当他们照例和往常一样准备早起活动身子的时候,却纷纷从守卫那里得到王带着一个人类进入圣地的消息。


荒谬!自古以来,精灵族就一直守护着圣地,是精灵族里最神圣的地方,现在王竟然要让一个人类踏入那神圣的土地,可能还会接触到那神圣的泉水,一想到这里就另火长老气愤的满脸通红。


也不知道土长老和风长老是怎么想的,却也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纷纷放弃早锻炼,跑了出来。于是精灵岛的各位有幸目睹三位长老齐聚一堂,风尘仆仆向圣地赶的情景。


“王!你竟然带了一个人类进入圣地!”火长老拿着橡木拐杖指着夜羽直嚷嚷。


“王,这里可是圣地,这么做实在有欠妥当!”土长老拼命向精灵王眨着眼睛,我知道你中意这个人类,可是这么做也太离谱了吧!圣地不仅是精灵族的象征,也是族人们心中的净土,现在竟然被一个人类染指了!


风长老没有说话,只是若有所思的眼光盯着精灵王手中的高脚杯,还不时在夜羽和精灵王之间瞧来瞧去。


“我…”精灵王还来不及回答问题,一阵剧痛自下腹袭来,他一个踉跄,把高脚杯摔在了地上。


“挪亚,你怎么了?”夜羽上前扶住精灵王摇摇欲坠的身子,关切的他没有看到风长老在听到那一声挪亚的时候骤变的脸色。


“我…呜…”那疼痛不似一般伤筋断骨般的疼痛,却仿佛用小刀刮你的骨头一般,疼入骨髓。疼痛开始从腹部扩散,蔓延向全身,不一会儿,精灵王就疼的满头大汗,连话都说不出来。


“王,你怎么了?”那火长老还以为是融合术出了什么问题,紧张的要死,频频看向风长老。


夜羽倒是有些明白过来,敢情这是圣水发作的功效,那么能量引导就适不宜迟了!


精灵王受着那腹部,乃至全身的绞痛,心里却没有一丝一毫对夜羽的怀疑,莫名的,他相信着夜羽。他不明白,比起一直照顾他的长老们,陪伴他的精灵们,他竟然更加相信,不,是信任着夜羽,这个外来的人类,他不明白,真的不明白,可是他很喜欢这种投入全身心去相信一个人,信任一个人的感觉,即使,他会因为这样粉身碎骨,抛去生命,他也甘愿。


————————————————————————————


精灵王的独白:


我是王,一个种族的王,一个世界上最美丽种族的王。


我是王,什么时候开始起的,记忆已经模糊不清,只记得我是王,精灵族的王。


王,背负着精灵族的荣誉与兴衰,王,是精灵族族人们精神的寄托,王,是力量的代表,尊敬的名词。


是的,我是一个王。


我是王,我必须维护这个种族,保护这个森林,所以,我不离开,不离开这个精致的花园。


为此,花费一生,我也乐意,只因为我是王。


我很快乐,是的,我的世界里有崇拜我的族人,喜爱我的小精灵们,亲近我的元素精灵们,我有很多这样的朋友,所以我的生活过的很快乐。


我的世界是彩色的,每天一尘不变的生活却是我最大的乐趣,为族人解决困难是我最大的满足,是的,我的世界因此而精彩。


我是王,却有着亦师亦友的下属。也许年龄不同,但年长的精灵们总能提出好的意见,为了我的族人,理所应当按照他们的理想去做。


按息作业的日子里迎来了一群过客,那五花八门的灵魂颜色里,有一个银色的光华深深吸引了我,奇妙的,我竟然觉得那银色光华熟悉,有一股温暖夹杂淡淡哀伤的情感在心里慢慢升华。


我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如此不舍那银色光华的离去,我的世界,我的生活,明明很完美,很无缺,为什么,我的心却象突然缺掉了一角,揪的厉害?


再次看到那抹银色的时候,他已经成为了黯淡的灰,一闪一闪,仿佛马上要熄灭的灯一样,霎时间,我觉得我的世界崩溃了!


在银色光华身边的时间,仿佛流星一般,过的飞快。


我才知道,原来我的世界,我的生活根本不完整。


我是王,必须保护族人和森林,却因此被困在精致的花园。


我是王,虽然受着族人和精灵们的尊敬和爱戴,却没有一个真正吐露心声的朋友。


我的世界,那一尘不变的日子,虽然是彩色的,却也只是单调的一种彩色,一种彩的颜色,而不是五彩缤纷。


我是王,那忠心的下属却也只是因此而刻意完成的面具,而我,只是个复杂的傀儡。


原来我,只是因为是王,所以以为快乐,所以以为满足,所以认为理所应当。原来,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我自认为的产物。


我,是个不称职的王。


无秽的精灵,从大自然产生的,热爱自然的生物,我却产生了亵渎精灵神的念头,拥有了人类那肮脏的想法,那可怕的独占欲,我,开始从内部腐朽了。


在那银色光华的身边,看着那美丽而苍白的睡颜,我,一日比一日,一天比一天,那可怕的念头,那疯狂的想法,一点又一点的加深着。


伟大又仁慈的精灵神大人,我想连您也不能够解救我了吧,毕竟我堕落的心甘情愿。


那柔弱的身子,纤细而敏感的银色光华,我想用我的双手来守护。


不再是以王的身份,不再是以一族之长的身份。


不去想族人,不去想自己的责任,我抛弃了原有的世界,这样的我,连精灵大神也不会愿意原谅吧。但我真的堕落的心甘情愿。


除去那一身光华,我也许就有资格站在那银的身旁,有和他人一较长短的资本了吧。


可是我丝毫不敢奢望,也不敢去独占那抹银,他是那么无暇和纯真,相反,映照的我,却是那么丑陋和可怕。


我想,我现在才终于明白,人类所谓的幸福是什么。只要能够待在他的身边,分享到那暖暖的温柔,看到那柔和的笑容,守护属于他的快乐,我,就已经全身上下沐浴进阳光下,温暖无比,幸福无比。


我,愿意堕落,心甘情愿沦陷,只要能守侯在你的身边,我可以奉献我的一切。


(这个精灵王的独白是整个人的独白,不是这个时期的独白哦~其中包含了以后跟着夜羽从而产生的心理~~~大家还想看谁的独白?可以留言哦~还有小小透露下,埃利~那个偶花了一部讲述的前身是不会那么简单结束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