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魔神人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作者:灰羽 返回目录

由于卡文,罗丝弗,再加上希瑟把一切打理的井井有条,夜羽反而变成了唯一的一个闲人,想想明天就要起程了,他便准备去森林里和布兰告别一下。最近布兰为了自己的新基地可是做到日不休,夜不眠的地步了。


无名和往常一样,寸步不离夜羽身边。但是走在路上,行人却只能看到夜羽一个。其实这是忍术里的隐身术,平常无名就是隐在周围空气里,连高级魔法都无法识破,非常不占地方,而且还可以给敌人来一个出其不意。这也是露和卡文之所以放心的理由之一。即使有个万一,他们也早给无名准备好了高价的高级瞬间转移卷轴。当然这些都不是夜羽所知道的,大家都偷偷瞒着他在背地里保护着他呢。


走到岔道口,夜羽犹豫了一下,决定临时改变方向,走向了森林另一边。


还记得前几天就是在这里,他又遇到了那只子青兽——小秋…


“吱~~”


夜羽看到一只风鼠挡住了路。


“你,你是上次那只…”看到风鼠颈间漏出的绿色光芒,夜羽立刻认出了它的身份。


“吱~~”


“你让我跟你走?”


“吱吱~~~?”


“呵呵,我有耳语的果实的能力,能听懂你的话并不奇怪。”


“吱~~吱!”小秋不知道耳语之果实是什么,只知道夜羽能听懂他的话。它很高兴,招了招爪子,示意夜羽跟上前。


“啊,小秋,等等,慢点。”


耳语之果实——神之果实的其中一种。能使食用者知晓万物语言,使沟通不在成为阻碍。夜羽并没有直接吃过耳语之果实,是他的母亲吃过的。在帮助他塑造形体的时候,果实的力量随着纯粹能量的输入被他继承了。这种纯粹能量的流通,也让夜羽同时继承了其他人的能力。这就是他能与白龙,小秋沟通的原因。


随着小秋的带路,一幅非常唯美的画面展现在他眼前。


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上,或卧,或趴着许多小动物。阳光洒下来暖洋洋的,不少动物还舒服的眯起了眼睛。其中有一些正聚在一起,抢着一名金发少年手中的食物。


金法少年用着宠爱的眼光柔和的看着眼前抢食的小东西们,一抹微笑一直挂在他嘴边。


夜羽也被这温馨的画面感染了,不知不觉也微笑起来。可在那金发少年仰起头的一瞬间,微笑,僵在了嘴角。


天啊,是里昂!那个少年竟然是里昂!


不可思议!那个盛气凌人的,讨人厌的王子,竟然,竟然在一片草地上喂食动物?!他不是自持身份高贵么?


哦!难道我看到的是幻觉?!还是那不是里昂本人?!


看到一只小金甲(类似穿山甲,但是是金色的)一边吃,一边从嘴里掉落残渣在里昂身上,可他不但不抱怨,反而轻手轻脚用手帕擦去它嘴角和自己身上的残渣。原本深刻的五官现在却要多温柔就多温柔…夜羽不停告诉自己,那是幻觉,那是幻觉…


小秋可不管夜羽的想法,它跑出小树丛,窜向了里昂。指手画脚的告诉他,它带了一个人来。


里昂抬头,不意外的看到没有躲藏的很好的夜羽,顿时周围柔和的气氛变的尴尬起来。


眼见自己被别人看到这么一幅模样,而且对方还是不久前发生冲突过的“敌人”。里昂有些恼羞成怒,“贱民,你来这里做什么?!”手里迅速放下了小金甲,不过他放下的动作却依然很轻柔。


被发现了,夜羽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前,制止空气中询问他是否要动手的无名,夜羽微微点了点头示意,说,“殿下。”


拍身上的尘土,里昂站了起来。


“你还没有回答本王子的问题!”


“厄…”撇了一眼小秋,看到它很无辜的眼神,夜羽无奈的说道,“我,我是迷路了才走到这里。打扰了殿下实在不好意思。”


“我这就离开。”


里昂冷冷的哼了一声。


“等等。”


“不知殿下还有什么吩咐?”


“恩…”里昂那盛气凌人的气焰顿时降了下来,“今天你看到的事情…绝对…绝对…不要告诉别人…”


夜羽一愣。


“记着!”里昂又立刻大喊起来,“这是命令!不允许你告诉任何人!听到没有?!”


“啊…遵命。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不过他心里偷偷的说,是绝对不会告诉“别人”。


走到远处,夜羽还是觉得刚才看到的不是真实的。那个不把人命当一回事,可以毫不犹豫下命令杀掉别人的的王子,竟然可以对动物那么温柔。


脚边有什么在拉扯自己,夜羽低头一看,是小秋追上来了。


(以下为翻译机运做中…)


“大人,请不要责怪里昂。”


“他不是故意对您大喊的,他其实很温柔的。”


“上次我被捕兽夹夹住的时候,就是他救了我。”


“森林里还有其它小动物也都受过他的恩惠…所以他…”


“我知道。”夜羽打断了小秋的话。


“大人您不生里昂的气了?”


“我为什么要?”


“太好了!那大人您可以做他的朋友吗?”


夜羽奇怪的看着这么问的小秋。


小秋低下了头,说,“里昂每次都只有一个人来,虽然他在我们面前都笑,可是我知道,我知道…”


小秋猛的抬头,“他很寂寞!”


“小秋不会说人话,所以每次里昂说的话我都记得很清楚。”


“他是人类,可是他没有人类的朋友。他说那些人都是为了他的身份接近他,不是真心待他好,都只是看到他的表面,所以每次他只有一个人来这里。”


“只有在这里,他才能放下自己身为皇族的包袱,变回真正的自己。”


“小秋不知道为什么,可是当时那么说的他,总让小秋觉的快要哭出来一样。”


“小秋喜欢里昂,所以想要帮他找个好的,真心待他的朋友。”


“可是小秋除了里昂以外,只认识大人你一个好人。小秋不知道大人和里昂之间发生过什么,可是小秋真的不想看到里昂那么难过,所以小秋拜托大人,做里昂的好朋友好不好?”


看到那殷切期望的眸子,夜羽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大人?”


说真的,夜羽实在无法把小秋说的那个温柔善良的人和那个曾经在他面前要手下杀死柯罗罗,还放言侮辱平民的家伙联系在一起。不过听小秋这么一说,倒也有些同情里昂了。这叫什么?上位者的孤独?还是上位者的悲哀?


不过那天,夜羽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沉默。


之后夜羽几次碰见到森林里来喂动物们的里昂,每次见面里昂都没有给他好脸色看过,虽然一开始总是“贱民”“贱民”的讽刺他几句,后来倒也默许夜羽的存在了,可是依然不理会他。只是一个人喂着动物们。


空闲下来的夜羽没事总是想东想西,也总算明白为什么自己心里为什么看到里昂就有一种莫名的焦躁感。不是因为他是强暴自己前身的男人的弟弟,不是因为他随意说杀人的残忍,也不是因为他无知的语言,而是因为他…因为他从来不对自己笑…他会对可爱的动物展现笑颜,显露出他不为人知的一面,可是他从来不把这一面展现在自己面前。他外表坚强,充满傲气,其实只是个怕寂寞的孩子,他总是对着小动物们说着心里话,露出他寂寞脆弱的心。可是对他呢?里昂只会说着冷言冷语,对着他冷嘲热讽,这两极的待遇才是夜羽真正心焦的所在。他…似乎从来没有被人忽视的这么彻底…


倒不是说夜羽对里昂产生里什么不该产生的感情,可是里昂在无意间流露出的脆弱总是让夜羽放心不下。恩,应该说夜羽他同情,好奇,所以才会在意。打个比方说,你发现原来你讨人厌的同学竟然是个大好人,你会不好奇,不在意么?不过这个在意会不会继续发展下去成为其他感情,就不得而知了。


在明天就要离开的这个时候,夜羽突然萌出想要和里昂告个别的念头,因此才会改道去看看里昂在不在。


穿出草丛,夜羽看到了金发微笑着的里昂,今天他有来。


里昂对夜羽的到来还是不闻不问,继续逗弄着可爱的小秋。不过小秋还是很礼貌的和夜羽打了个招呼。


原本以为对方会和平常一样坐一会就离开的里昂,却讶异的看到走到他面前的夜羽。


“有事?”


“恩…”


“什么事?”


“我最近可能有一段时间不能过来了,我要出去旅行。”


“那关我什么事?”


夜羽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里昂问道,“要多久?”


“我不知道。”


再次沉默…


“哦…“良久,里昂才应了一声。


又过了很久,见里昂没有出声,夜羽便转身准备离开。


突然,背后传来轻轻的一声,“早点回来…”


夜羽的脚步一顿,再重重的踩了下去。他相信,里昂一定脸红了,这个别扭的死不肯说真话的小孩…夜羽嘴角上扬,还挺可爱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