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灵书斋 > 第七十五章 希望 (3)

第七十五章 希望 (3)

作者:锦书如画 返回目录

希望之光,呵!令人讽刺。燕祁闭上双眼,沉寂在自己的思绪中。


“嘎吱——”


房门被推开,闭着双眼的燕祁猛然睁开眼睛,看到是铃音来了红着脸走下床,“铃音姐姐,这么晚了还不睡啊?”


“小燕,我有一件事要跟你说。”铃音将熬好的银耳粥放在桌上表情极其严肃,“明天老老实实待在灵书斋不要出去。”


“啊?”燕祁呆愣的挠挠后脑勺,连忙点头。


“那么,小燕早点睡!晚安。”铃音在得到燕祁点头答复后,满意的离开了这里。


对方为何特意嘱咐他不要出去,为何强调明天二字。燕祁思来想去,一口闷下银耳汤回到床上睡觉。


明天很快就到来了,灵书斋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


燕祁原本要跟着冷峰一同出去买菜,可想起昨夜铃音的话,略微迟疑。


“今天你就别跟着了。”冷峰不给燕祁选择的机会,直接下达不让他跟着的命令。


“哦!”燕祁乖乖的应下,望着冷峰离去的背影觉得无事可做。他踢着院子的小石子,灵机一动。


他去厨房没有找到铃音,有些懊恼。晃晃悠悠一盏茶的功夫,他耐不住心中的野性想要出灵书斋。


越是不让做的事情,他越想去试试。这大概就是迟来的叛逆期吧!


燕祁刚刚踏出灵书斋的大门就和学校的教官撞了个满怀,他心下一惊转身却不见灵书斋的大门,背后是一望无际的森林。


顾不得多想,他被学校的教官发现了。


燕祁就算跑的再快也敌不过四五个人的追击,他狼狈不堪的被教官抓住当着所有学生的面被鞭挞着。


他咬紧牙关不吭一声,沾了辣椒水的皮鞭抽打到他的身上,火辣辣的疼。他被押到了禁闭室,在那里见到了另一个被鞭挞的人。


那人蜷缩在一个角落,目光空洞无神,嘴里一直念叨着“不敢了”三个字。


没有水、没有吃的,这人待在禁闭室已经一天多了。燕祁想要靠近对方出声安慰,手还未触碰到对方的身体,对方就已经抱住了头一个劲的道歉。


这副模样和当初他的好友一样,燕祁收回手蜷缩在一旁。暗无天日的日子,他不清楚时间的流逝。


只知道在他被关进禁闭室没过多久,那位先于他进入禁闭室的仁兄便出去了。在灵书斋待着的日子就像梦一样,他不应该不听话,不应该起了叛逆的心思。


好在燕祁在这里的朋友不少,有人冒着被抓的风险偷偷的给他送吃的。他靠着一点点零食撑过了待在禁闭室的这几天。


从禁闭室出来,双眼青黑下巴出现胡渣显得十分邋遢。他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自己的寝室,看着退到一旁恨不得和他划清界限的室友,心中泛起凄凉。


燕祁在被寻来的这些日子,成为希望之光中所有教官重点照看的对象。


一天操场集会上,一名女学生疯了似的往学校的铁门跑去。她的手穿过缝隙拉住来往行人的衣服,低声哭诉道:“救救我!”


来往的行人见此,纷纷停下脚步。谁家没有这么大的娃,看着女生凄惨的样子路人伸出援手。


就在这时候,教官赶到了现场。其中一人笑呵呵的对着牵住女生手的大婶说道:“这个学生天天逃课,大姐对不起啊!让你见笑了。”


大婶听着面前中年人的话信以为真,她将少女搀扶起来语重心长道:“娃啊!老老实实学习,将来出息了你的爸妈都会开心的。”


少女一个劲的摇头说道:“阿姨,救救我!不是这样的,救救我!”


少女被教官拖着离开,大婶觉得有些奇怪但看着眼前中年人带着歉意的神色,选择相信中年人的说辞。


离开校门口的时候她无奈叹息一声,“这年头的小孩子怎么不好好珍惜校园时光。”


只是大婶不知道的是,女生在被这群教官拖进去眼中充满了绝望。她没有逃出去,后果可想而知。


当着一众学生的面,哭着脸将自己的上衣一件一件脱下。暴露在阳光之下的躯体,那被戒尺抽打的身体,那没沾满辣椒水和盐水的皮鞭不停的抽打,屈辱的泪水在女孩的眼里不停的打转。


她刚毅的面庞是所有学生中永远忘不了的面孔,那撞在墙上的声音、那倒在地上解脱的眼神。


少女最后被家长接走了,家长哭啼啼的对学校的老师道歉,路过的学生不知道这位家长知不知道学校的情况知不知道自己女儿的遭遇。


燕祁上前想要揭露这个情况,可被几位‘老师’盯着的情况下,默默地离开了这里。还有两年他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燕祁如实的想着,他初一被送到了这里十二岁到十六岁足足四年了。他的父母只在送他来学校的时候过来过,后来就再也没有过来了。


他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在这学校里一天一次闹自杀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了。所有的同学都在心中想着忍忍再忍忍。


一味的忍让让他们产生了畏惧,至于后来那位被家长接回去的女生怎么样了,燕祁不得而知。


因为他也因为心底压力而选择自杀,被救下来的他变得自闭。原先喜欢玩闹的阳光男孩,失去了阳光变得阴沉。


那再乖巧下掩盖的是什么无人得知,他的父母只知道大男孩一害怕就躲进衣柜不出来也不愿意出来。


那位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不停的安慰他,从燕祁的口中知道了学校的事情,她不敢相信。


没有什么能力的她选择向自己喜欢的一位记者求助,那位记者在知道这件事情后第一时赶到了燕祁的家。


燕祁呆愣的坐在摄像机前像失了魂一样,记者问什么他都不说。没人知道在被抓回来后的两年里面他遭受到了怎么样的折磨。


他的小青梅焦急的看着空洞无神的燕祁,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记者深吸一口气,耐心的和他进行沟通。


燕祁的父母回到家中见到摄像机,穆青过于激动的将记者推到地上,呜咽的说道:“求求你,放过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