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灵书斋 > 第七十三章 希望(1)

第七十三章 希望(1)

作者:锦书如画 返回目录

身上伤痕累累,有的地方乌青严重。一看就能明白,这是长年累月积攒下来的。


打水回来的铃音心疼的望着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小男孩,长叹一声道:“到底是谁啊!对小孩子下这么重的手。”


沈轻幽起身将位置让给铃音,什么话也没说转身离开房间。冷峰出来就见到沈轻幽半身倚靠在朱红色的柱子上,手上拿着烟杆朱唇缓缓吐出烟雾,白皙的大腿暴露与空气,整个人的气质显得十分颓靡。


“出来了?怎么样?”沈轻幽目光未落在冷峰身上,反而看向一旁半开不开的花朵。


冷峰摇了摇头,沈轻幽轻瞟一眼就明白了里头的情况。她也不打算过多的询问什么,人各有命,小男孩来到了灵书斋就是命不该绝。


铃音端着水出来,通红的双眼上还挂着几滴没有擦拭干净的泪珠。三人相互对视一眼,纷纷沉默。


少年睁开双眼看了看四周的景色,昏迷前的记忆缓缓浮现在眼前。他好像怕被学校的教官发现躲在后山上,三天没有吃饭肚子饿的受不了了想要下山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朱红色的大门。


话说这年头还有谁住在山上,用着这么古老的大门的?他定眼看到摆放在桌上的食物,吞咽了一下口水,肚子不成器的叫出声来。


他思来想去,直接扑到了桌上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管他呢!想那么多还不如实实在在的吃一场。


“他刚醒来又饿了那么多天,还是不要暴饮暴食的好会伤胃的。”沈轻幽右手一晃烟杆直接指着封闭的门说着。


刚刚还在伤感的冷峰和铃音顺着烟杆的方向望去,一时间无话可说。老板的思绪过于跳跃,追不上怎么办,急在线等。 一秒记住m.geilwx.com


不等两人反应,沈轻幽直接推门而入。


正大口吃饭的少年看到来人,脸色一红差点噎着。眼前的大姐姐穿着红色的衣裳,半遮半掩的肩膀,随意散落的头发。


少年热血上头,捂住鼻子。


“哦呀?”沈轻幽用烟杆轻轻挑起少年的下颚,关怀的说,“吃慢点,喝点茶缓缓。”


少年疯狂捶着自己的胸腔,听着沈轻幽的话乖巧的点头。他盯着沈轻幽,看她抽了一口烟,后知后觉的捂住下颚。


没有灼烧的疼痛,没有疤痕。少年露出疑惑的神色,却耐不住饥饿转头继续投身在吃饭的大业里面。


沈轻幽撑着脸看着少年微微发红的而建,轻笑出声,“慢点吃,你已经三天没吃饭了,吃得这么快伤胃。”


少年将头低的更低了,手上吃饭的动作放缓了起来,显然是将沈轻幽的话听了进去。


“对了,小孩你叫什么名字呀?”


“燕祁!”少年放下手中的碗筷吞下嘴里的饭老老实实的回答。


“来尝尝这个。”沈轻幽拿起一旁摆放的筷子,将不远处的大鸡腿夹在了少年的碗里,“你为何会独自一人出现在这个山上?”


咬住鸡腿的燕祁手一顿,眼眶微红,支支吾吾的不敢说话。


“不想说的话没关系。”沈轻幽笑容渐渐柔和像知心大姐姐一样放缓语气,“对了,你在这山里待了三天,家长应该很担心吧。”


说道家长,燕祁的面部表情就僵住了。


“难道你没有亲人?”


燕祁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他支支吾吾的开口,选择性避开了亲人的话题回答上一个问题,“我是从学校的围墙逃出来的。”


“学校?”沈轻幽放下了手中的筷子,“逃课不好,小孩,吃完这顿饭我会让冷峰送你回去,你可要老老实实回去上课。”


一听到他要被送回去后,燕祁当即跪在了地上。都说男儿膝下由黄金,不能随便的跪下。燕祁却不管这些,他不想回到学校。


“姐姐!求求你不要让我回去。”燕祁双目通红,差一点就要磕头了。


还好沈轻幽及时制止住了,她将燕祁从地上扶起来说道:“你不去学校又能干什么呢?没有学历文凭,找不到一个像样的工作。”


“姐姐,我可以在你这里工作。我很能干的,我什么都会做。”


“小孩,今年几岁了?”沈轻幽坐下打量着燕祁,似乎在考虑他说的话。


燕祁双眼放出精光,脱口而出,“十六岁。”


“十六岁啊!”沈轻幽身板停止,一脸正气的说道:“我这里不招未成年人,放弃吧,小孩。”


端着药汤走来的铃音听到沈轻幽一板一眼的教育燕祁时,一个踉跄还好被冷峰扶着,药汤没有泼。


不收未成年人?她和冷峰被老板骗过来的时候也没有成年。她的及笄之礼都没有过,冷峰也还未到及冠。


沈轻幽余光瞟了一眼在一旁的两人,正了正身继续说,“小孩,你可要未自己的未来考虑啊!”


燕祁很倔强又跪在了地上,“姐姐,我不想去那个不是人待着的学校。你看——”


燕祁说着将衣服撩起,露出腹部。上面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让一旁的铃音不忍直视,冷峰也侧过脸避开。


“怎么回事?”沈轻幽面色凝重,原以为对方不想提及亲人是因为身上这伤时他父母打的,没想到是学校。


她轻叩桌面,目光落在了燕祁倔强的脸上。


“啧!”沈轻幽收敛了面上的笑容,右手放在桌上安慰道:“你可以在这待着,先去医院检查伤口。”


燕祁喜极而泣,他擦拭了脸上的泪水乖乖的点点头。能够留下来已经很好了,他终于不用回到那个地狱里面去了。


圆月挂在树梢上,乌鸦的叫声让寂静的校园显得格外阴森。


一道惨烈的叫声传出,惊扰了在树上的乌鸦。它们纷纷飞走寻找另一个较为安静的树梢。


寝室走廊上,站着一排排男学生。他们瑟瑟发抖的望着在面前来回徘徊的高大男子,不敢发出一丝丝声响。


皮鞭打在肉体上的声音很是刺耳,他们迫于压力只能强忍着心中的恐惧看着眼前想要避开的画面。